格 古 日 记

(九十一)

2009年

 

 

11月16日  星期 一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100

  国初江南布衣徐熙、伪蜀翰林待诏黄筌,皆善画著名,尤长于画花竹。蜀平,黄筌并二子居宝、居实、弟惟亮,皆隶翰林图画院,擅名一时。其后江南平,徐熙至京师,送图画院品其画格。诸黄画花,妙在赋色,用笔极新细,殆不见墨迹,但以轻色染成,谓之“写生”。徐熙以墨笔画之,殊草草,略施丹粉而已,神气迥生,别有生动之意。筌恶其轧己,言其画粗恶不入格,罢之。熙之子乃效诸黄之格,更不用墨笔,直以彩色图之,谓之“没骨图”,工与诸黄不相下。筌遂不复瑕疵,遂得画院品。然其气韵皆不及熙远甚。(宋·沈括《梦溪笔谈》卷十七《书画》)

   裴按:此处对“徐黄异体”辨析颇精当。其分界有三:其一,黄体工细,徐体写意,此就总体风格言之也;其二,黄体隐匿墨线(“殆不见墨迹”)甚至不用墨笔,徐体以墨笔画之,笔踪俨然;其三,黄体重视赋色,徐体仅略施丹粉,以墨笔体现神韵。“熙之子”( 或云为徐重嗣)有悖庭训,且黯于墨笔之妙,取媚诸黄, 未免徐亦江南望族也,岂徒取给于图画院之饭碗耶?然创“没骨画”,亦自备一格,于画史亦有一席,然画品终不高也。

 

11月17日  星期 二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101

  夫识画之诀,在乎明六要而审六长也。所谓六要者:气韵兼力一也,格制俱老二也,变异合理三也,彩绘有泽四也,去来自然五也,师学舍短六也。所谓六长者:粗卤求笔 一也,僻涩求才二也,细巧求力三也,狂怪求理四也,无墨求染五也,平画求长六也。既明彼六要,又审此六长,虽卷帙盈箱,壁版周庑,自然至于别识矣。(宋·刘道醇《宋朝名画评》)

  裴按:气韵兼力,求气韵兼求笔力也。格制俱老,画格、规范皆成熟老到也。格,指个人面貌、风格;制,指传统规范。有画格而无制,师心自用,失其传统;有制无格,则仅为画奴,失其个性,皆不可谓“格制俱老”。变异合理,改变传统画法,须合画理。以今言之,须符合审美规律也。彩绘有泽,傅彩有生气,悦人心目也。“有泽”,非“有光泽”也。去来自然,谓取舍自然也。绘画非照搬生活,须根据画者之立意有取有舍,然皆须本乎自然之原则,不可矫揉造作,令失自然之美也。师学舍短,从师学习需取其长,舍其短也。论者以为此六要乃对应谢赫六法者,予谓不尽然也。言受六法之影响,则显见无疑,然如谓可一一对应之,则未也。如“气韵兼力”,乃合并六法中“气韵生动”“骨法用笔”二项者;“格制俱老”“变异合理”“去来自然”则六法所无;“彩绘有泽”似类六法之“随类傅彩”,然实不可等同之,其于傅彩有更高之要求也。而“师学舍短”更不可等同于“传移模写”,反为视“传移模写”之弊而言者。是故六要实乃对谢赫六法之补充、发展、改造者。 至于六长,刘氏自运机杼而发也。粗卤求笔,谓挥洒纵横而俱笔法也;僻涩求才,谓画境荒僻似阻而能以智巧变通也;细巧求力,谓细巧处能见笔力也;狂怪求理,谓风格狂怪而理在其中也;无墨求染,谓无墨(空白处)而仿佛有墨染之效也,所谓“计白当黑”是也;平画求长,谓画面平淡之而意味深长也。予谓刘道醇之六要六长,虽曰“识画之诀”,实亦为画人金针也。

 

11月18日  星期 三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102

  李成,营邱人,世业儒,为郡右族。成自幼属文,能山水树石,当时称第一。开宝中孙四皓者延四方之士,知成妙手不可遽得,以书招之。成曰:“吾本儒者,初识去就,性爱山水,弄笔自适耳。岂能奔走豪势之门,与工伎同处哉!”遂不应。(宋·刘道醇《宋朝名画评》)

  裴按:成之语掷地有声,诚真儒气节也,宜其画品高迈千古。

 

11月19日  星期 四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103

  宋有天下,为山水者惟中正与成称绝,至今无及之者。时人议曰:“李成之笔近视如千里之远,范宽之笔远望不离坐外”皆所谓造乎神者也。(宋·刘道醇《宋朝名画评》)

  裴按:“李成之笔近视如千里之远,范宽之笔远望不离坐外”千古绝评!

 

11月20日  星期 五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104

  黄筌,画山水亦为时所称。松石学孙位,山水学李昇,皆过之。伪蜀孟昶时,尝写《秋山图》,至今犹传。(宋·刘道醇《宋朝名画评》)

  裴按:黄筌以花卉翎毛著名,其山水则鲜有论及者。然其于山水确是用过心力者。北宋黄休复《益州名画录》亦谓其“又学孙位画龙水、松石、墨竹,学李昇画山水竹石”,载其山水作品有《春山图》《秋山图》《山家晚景图》《山家早景图》《雪景图》《山居诗意图》《潇湘图》等。然终不如其花鸟知名,盖其天赋在花鸟者欤?此云学孙位、李昇且“皆过之”,似难取信:既“过之”矣,则不以山水名而以花鸟名,实无道理。其山水“为时所称”而不传,盖有以也。

 

11月21日  星期 六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105

  曹仁希,字企之,毗陵人,善画水,无与敌者。凡为惊涛怒浪,万流曲折,以致轻波细溜,于一笔中自分浅深之势,此为佳耳。评曰:……如仁希之画水,浅深怒恬一笔而已,信所谓敏而不失真者也。(宋·刘道醇《宋朝名画评》)

  裴按:浅深怒恬一笔而已,其胸中自有万顷波涛也。

 

11月22日  星期 日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106

  夫气韵全而失形似,虽活而非;形似备而无气韵,虽似而死。(宋·刘道醇《宋朝名画评》)

  裴按:工匠画重形似而轻气韵,文人画重气韵,然颇有欲矫工匠之枉而轻形似者,是所谓矫枉过正矣。如唐之张彦远即谓欲“以形似之外求其画”,形似之外者何?气韵也,故又云“以气韵求其画,则形似在其间矣”。刘道醇于此则不以为然,谓气韵全者亦有失形似者,形似未必“在其间”。气韵、形似实可兼容,非汉贼不可两立者,形似既可在气韵中,气韵何不可亦在形似中乎?何必弃形似而外求气韵?是故刘氏此语较诸张彦远所论远为公允。

 

11月23日  星期 一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107

  李用及……能画天厩马,深得韩干笔法,人多称之。为病马尤工,自古未之有也。(宋·刘道醇《宋朝名画评》)

  裴按:天厩马集天下马之出类拔萃者,历来不乏画之者,然病马入画家视野,何也?或问:岂不云画者,审美也,此何反审美而为审丑乎?是不知中国画尤不知文人画方有此惑也。文人画之旨在“言志”也、“寄托”也。故偏安时有残山剩水、有露根兰,豕尾窃华时有白眼鸦雀、反目水族,是皆藉审丑而有所寄托也。李用及病马亦然,不足为怪也。

 

11月24日  星期 二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108

  徐熙……善画花竹林木、蝉蝶草虫之类。多游园圃,以求情状,虽蔬菜茎苗亦入画。(宋·刘道醇《宋朝名画评》)

  裴按:是知菜蔬果品入画非自吴昌硕、齐白石辈始也。瓜棚自适,菜根足香,文人士大夫澹泊明志之所寄也,故文人画中最喜菜蔬果品之小品。此与西方之画“静物”非同一境界也。

 

11月25日  星期 三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109

  筌神而不妙,昌妙而不神,神妙俱完,舍熙鲜矣。(宋·刘道醇《宋朝名画评》)

  裴按:于宋人崇处徐熙已坐花鸟画第一席矣,即太宗皇帝亦叹曰“花果之妙,吾知独有徐熙矣,其余不足观矣。(同书)何其子孙重嗣反无目乎?

 

11月26日  星期 四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110

  太宗朝参政苏公易简得筌所画《墨竹图》,李公宗谔见之,赏其神,作《黄筌竹赞》。其叙曰:“工丹青状花木者,虽一蕊一叶比五色俱焉而后画之为用也。黄筌则不然,以墨染竹,独得意于寂寞间,顾彩绘皆长物,鄙而不施。其清姿瘦节,秋色野兴,具于缣素,洒然为真,故不知墨之为灵乎!惜乎筌去世远矣,后人无继者……”(宋·刘道醇《宋朝名画评》)

  裴按:黄筌而有墨竹,可谓难得。然李宗谔进言之“顾彩绘皆长物,鄙而不施”恐非其实也。筌画格总体为重彩轻笔,定论也,验之作品,信然也。墨笔止偶一为之耳。其当“顾彩绘皆长物,鄙而不施”之语者,徐熙也。

 

11月27日  星期 五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111

  阎士安,宛丘人也……工墨竹及草树、荆棘、土石、蜞蟹、燕子等,皆不用彩绘,为时辈所推。(宋·刘道醇《宋朝名画评》)

  裴按:斯知蜞蟹宋人已有,齐白石不得专美于后矣。以取材及技法观之,士安亦野逸派者也。

 

11月28日  星期 六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112

  张图,字仲谋,河南洛阳人。朱梁太祖在藩镇日,图掌行军资粮簿籍,故时人呼为“张将军”。图少颖悟而好丹青,及善泼墨山水,皆不由师授,自致神妙。(宋·刘道醇《五代名画补遗》)

  裴按:凡言善泼墨者,常曰“不由师授”,然亦有法也。泼墨山水,山水中之草书也,故其法度之精审亦当如草书,乃称“神妙”。

 

11月29日  星期 日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113

  郭忠恕,字恕先,无棣清河人,有艺文,善篆籀隶书。周时为国子博士,兼宗正丞……忠恕尤能丹青,为屋木楼观,一时之绝也。上折下算,一斜百随,咸取砖木诸匠本法,略不相背。其气势高爽,户牖深秘,尽合唐格,尤有可观……

  评曰:画之于屋木,尤书之于篆籀,盖一定之体,必在端详修整然后为最。忠恕俱为第一,岂二者之法相近而然耶?可列神品。(宋·刘道醇《宋朝名画评》)

  裴按:忠恕本书家,精于篆隶,故其界画自与工匠不可同日语。屋木楼观与篆籀于结体上原理一致也,然仅于结体“端详修整然”尚未为佳,其用笔兼能俱篆籀气乃为上乘。故虽云“界画”,亦讲笔法也。观忠恕屋木,实兼二者,其列神品,实至名归也。

 

11月30日  星期 一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114

  画之逸格,最难其俦。拙规矩于方圆,鄙精研于彩绘,笔简形具,得之自然,莫可楷模,出于意表,故目之曰逸格尔。

  大凡画艺,应物象形,其天机迥高,思与神合。创意立体,妙合化权。非谓开橱已走,拔壁而飞,故目之曰神格尔。

  画之于人,各有本性,笔墨精妙,不知所然。若投刃于解牛,类运斤于斫鼻,自心付手,曲尽玄微,故目之曰妙格尔。

  画有性周动植,学侔天功,乃至结岳融川,潜鳞翔羽,形象生动者,故目之曰能格尔。(北宋·黄休复《益州名画录》)

  裴按: 以逸、神、妙、能四品评画者,始于唐之朱景玄。盖由前人神、妙、能三品外复增一“逸品”者也(此乃效唐李嗣真《书后品》评书法之例也)。然于何者为神、妙、能?殊乏定义。至言“逸格”,则曰“其格外有不拘常法,又有逸品”,“非画之本法,故目之为逸品,盖前古未之有也”此外无更多之言说,亦不免简率。且其所增“逸品”殿于其它三品之后,未见其崇拔逸品之意也。而黄休复于此则一一为之定义,四品之别始豁然可鉴,且于鉴赏有具可操作性之标准矣。更将逸格高置于神格之上,其于文人画之推动功莫大焉。宋邓椿《画继》卷九《杂说》云:“自昔鉴赏家分品有三,曰神、曰妙、曰能。独唐朱景真撰《唐贤画录》,三品之外,更增逸品。其后黄休复作《益州名画记》,乃以逸为先,而神、妙、能次之。景真虽云:‘逸格不拘常法,用表贤愚。然逸之高,岂得附于三品之末?’未若休复首推之为当也。”是为的评。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