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古 日 记

(九十)

2009年

 

11月1日  星期 日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86

  古人图画无非劝戒。今人撰《明皇幸兴庆图》,无非奢丽;《吴王避暑图》,重楼平阁,动人侈心。(宋·米芾《画史·唐画》)

  裴按:云何“奢丽”?云何“动人侈心”?真无谓也,仙山云阁,固不拒人之梦游,何必每画必寓劝诫?崇楼台阁虽不入雅格,然较之劝诫之画尚居上床。以寓劝诫与否定画之高低,是老米亦有迂腐时也。

 

11月2日  星期 一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87

  余尝与李伯时言分布次第,作《子敬书练裙图》。图成,乃归权要,竟不复得。余又尝作《支许王谢于山水间行》,自挂斋室。又以山水古今相师,少有出尖格者,因信笔作之,多烟云掩映,树石不取细,意似便已。知音求者只作三尺横挂,三尺轴惟宝晋斋中挂双幅成对,长不过三尺,褾出不及椅所映,人行过肩汗不著。更不作大图,无一笔李成、关仝俗气。 (宋·米芾《画史·唐画》)

  裴按:此老米自叙透露其山水画格并非仅“米点”一种(即其所谓“多烟云掩映,树石不取细,意似便已”者),尚有具人物故事主题之《子敬书练裙图》、《支许王谢于山水间行》者。惜后一种画格之作后世不传,未知详情。然毕竟以“米氏云山”(米点)为其代表性面目,最具文人画之特质,于画史亦最具开创意义。

 

11月3日  星期 二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88

  苏轼子瞻作墨竹,从地一直起至顶。余问何不逐节分?曰:“竹生时何尝逐节生?”运思清拔,出于文同与可,自谓与文拈一瓣香。以墨深为面、淡为背,自与可始也。作成林竹甚精。子瞻作枯木,枝干虬屈无端;石皴硬亦怪怪奇奇无端,如其胸中盘郁也。吾自湖南从事过黄洲,初见公,酒酣曰:“君贴此纸壁上,观音纸也。”即起作两枝竹、一枯树、一怪石见与,后晋卿借去不还。(宋·米芾《画史·唐画》)

  裴按:苏东坡画竹石世有传本,与此处老米记载甚合,纯文人气象也。“怪怪奇奇无端,如其胸中盘郁”正不知多少学问、多少心事付诸笔端!又画竹次序,历代竹谱及《芥子园画传》均有介绍,如苏轼“从地一直起至顶”者实属另类,亦不可效仿,乃当学者,其清拔之韵耳。

 

11月4日  星期 三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89

  文与可每作竹贶人。一朝士张潜迂疏修谨,文作纡竹以赠之,如是不一。又作横绢丈馀着色偃竹,以贶子瞻。(宋·米芾《画史·唐画》)

  裴按:文人画竹或以自况,或以况人,非一般画匠之应物象形也。故有纡竹、偃竹诸名目。画中常寄寓画者之志趣或题人论世之感想。 张潜迂阔,故有纡竹之贶;苏轼命多偃蹇,故文同作偃竹赠之,皆妙喻之笔也。

 

11月5日  星期 四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90

  黄筌画不足收,易摹。徐熙画不可摹。(宋·米芾《画史·唐画》)

  裴按:黄筌工致,精细繁复,然有定规,似难实易,故云“易摹”;徐熙写意,逸笔草草,笔简意该,然随意而发,笔踪不定,似易实难,即得其形未必得其神也,故曰“不可摹”。老米断物之价值,以“易摹”与否为根据,实千古只眼也。大凡可重复生产之物其收藏价值皆有限,反之则当为珍藏之品,初不必以繁杂工致与否为准绳也。“繁”非收藏品之第一要义,“难”方为贵。“难”者,不可摹也。

 

11月6日  星期 五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90

  江南周文矩士女,面一如昉。衣纹作战笔,此盖布文也。惟以此为别,昉笔秀润匀细。(宋·米芾《画史·唐画》)

  裴按:欲见其布纹而故作战笔,未为高明,以此矩须让昉一棋子。

 

11月7日  星期 六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91

  范宽山水,嶪嶪如恒、岱,远山多正面,择落有势。晚年用墨太多,土石不分。本朝自无人出其右。溪出深虚,水若有声。其作雪山,全师世所谓王摩诘。

  范宽势虽雄杰,然深暗如暮夜晦暝,土石不分。物象之幽雅,品固在李成上。(宋·米芾《画史·唐画》)

  裴按:土石不分故宽之短,然未必用墨太多致之也,黑龚(半千)用墨更多,何不见其土石不分之敝?其用墨少者,亦未必不能致土石不分,关键在于用笔之当否。用笔不当,土石不分之真正病因也。又按文人画之精神特质而言,土石亦不可太分也。土石分界太清楚,则流于匠气。须是土石似分而不分,似不分而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土中有石,石中有土),混沦一体方为至境。 又云“品在李成上”,则不然。予谓范宽雄杰,李成萧疏,各具其趣,固无上下床之别也。

 

11月8日  星期 日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92

  江南陈常以飞白笔作树石,有清逸意;人物不工。折枝花亦以逸笔为枝,以色乱点花,欲夺造化。本朝妙工也!邹极大夫有之。(宋·米芾《画史·唐画》)

  裴按:飞白树石,赵宋陈常首创也。其运用主要在“树”,非在“石”也。若“石”亦有飞白,状物不似,或如藤木矣,安有其石乎?故称“飞白树石”莫如称“飞白花木”妥矣。花用色点厾,于斯时亦称开生面矣。以此,予谓陈常实乃青藤、白阳前身矣。

 

11月9日  星期 一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93

  鉴阅佛像故事图,有以劝戒为上;其次山水,有无穷之趣,尤是烟云雾景为佳;其次竹木水石;其次花草。至于士女、翎毛、贵游、戏阅,不入清玩。(宋·米芾《画史·唐画》)

  裴按:此评价山水以后极是。然有劝戒之佛像故事图(佛经变、本生之属)因何“为上”?此极似出释门弟子之口吻,且难免冬烘气,竟出老米手笔,惑矣。米未入释门,且若有辟佛言论,似不应有此语。

 

11月10日  星期二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94

  关仝粗山,工关河之势,峰峦少秀气;董源峰顶不工,绝涧、危径、幽壑荒迥,率多真意;巨然明润郁葱,最有爽气,矾头太多;荆浩善为云中山顶,四面峻厚。

  裴按:此首列荆关董巨四家,北宋山水之代表也。四家均有长短,学者自当学其长避其短,勿为巨匠名头所震慑以致步趋之而不敢取舍也。

 

11月11日  星期三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95

  颍州公库顾恺之《维摩百补》,是唐杜牧之摹寄颍守者,置在斋龛不携去,精彩照人。前后士大夫家所传,无一毫相似,盖京西工拙。其屏风上山水,林木奇古,坡岸皴如董源。乃知人称江南,盖自顾以来皆一样,隋唐及南唐至巨然不移。至今谢氏亦作此体。余得隋画《金陵图》于毕相孙,亦同此体。

  裴按:江南体者,披麻皴也。一般认为创自五代董源(元·汤垕《画鉴》:董源“山水有二种:一种水墨矾头,疏林野树,平远幽深,山石作麻皮皴。”),董源擅短披麻,巨然擅长披麻。然此称“乃知人称江南,盖自顾以来皆一样,隋唐及南唐至巨然不移。”则甚开人眼。杜牧乃晚唐著名诗人,而其临摹顾虎头维摩画“精彩照人”,远出京西诸画工之上,是小杜诗外功夫也。

 

11月12日  星期四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96

  虽云丈山尺树、寸马分人,特约略耳。若拘此说,假如一尺之山,当作几大人物为是?盖近则坡石树木当大,屋宇人物称之;远则峰峦树木当小,屋宇人物称之;极远不可作人物。(元·饶自然《山水家法》)

  裴按:“约略”而非“精确”,此中国山水之透视法与西方风景画透视法之差异也。高山之颠有屋宇人物,此西画不敢梦想也,以其“非科学”“违反透视法”也,而中国山水能游刃之。故必拘精确之透视,则“假如一尺之山,当作几大人物为是?”,必无人之立锥之地也,真成“空山”矣。善哉,此问!虽然,“约略”比有法度。当小当大虽源自心裁,亦有“理趣”在焉。故曰“近则坡石树木当大,屋宇人物称之;远则峰峦树木当小,屋宇人物称之;极远不可作人物。”

 

11月13日  星期五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97

  书画之妙,当以神会,难可以形器求也。 世之观画者,多能指摘其间形象位置、彩色瑕疵而已;至于奥理冥造者,罕见其人。如彦远《画评》言:“王维画物,多不问四时。如画花,往往以桃、杏、芙蓉、莲花同画一景。”予家所藏摩诘画《袁安卧雪图》,有雪中芭蕉。此乃得心应手,意到便成,故造理入神,迥得天意,此难可以俗人论也。谢赫云:“卫协之画,虽不该备形妙,而有气韵,凌跨群雄,旷代绝笔。”又欧文忠《盘车图》诗云:“古画画意不画形,梅诗咏物无隐情。忘形得意知者寡,不若见诗如见画。”此真为识画也!(宋·沈括《梦溪笔谈》卷十七《书画》)

  裴按:“以桃、杏、芙蓉、莲花同画一景”“雪中芭蕉”均与生活常识相悖,然趣在其中。文人画之思维乃超越时空者,“虚空驾铁船,岳顶浪滔天”正是佛法大意(神党禅师)。王摩诘逃禅者,以禅入诗乃摩诘诗之特色,则以禅入画,亦在情理之中矣。如是则岳顶既纵滔天浪,雪中何不植芭蕉?故文人画者,“画意不画形”也,“当以神会,难可以形器求也”。张彦远“不问四时”之责难,犯糊涂矣。

 

11月14日  星期六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98

  又李成画山上亭馆及楼塔之类皆仰画飞檐。其说以谓自下望上,如人平地望塔檐间,见其榱桷。其论非也。大都山水之法,盖以大观小,如人观假山耳。若同真山 之法,以下望上,只合见一重山,岂可重重悉见?兼不应见其中庭及后巷中事。若人在东立,则山西便合是远境;人在西立,则山东却合是远境——似此,何以成画?李君盖不知以大观小之法,其间折高折远自有妙理,岂在掀屋角也? (宋·沈括《梦溪笔谈》卷十七《书画》)

  裴按:读今存李成《晴峦萧寺图》轴(美国纳尔逊艺术博物馆),高远图也,其停馆楼阁屋盖俨然,山腰中庭后巷亦赫然可观,其它传世作品亦无“掀屋角”之事,是则沈存中所见者非李营邱欤?虽然,掀屋角者当实有其人,沈氏乃有感而发也。今受西洋“透视法”者影响之写生山水画家,屋角掀翻矣乃不觉其非,盖不知吾华自有多点透视之法也。“以大观小,如人观假山耳”一语揭吾华山水画“透视法”千古之秘,实沈存中之伟大贡献也。

 

11月15日  星期日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99

  《名画录》:“吴道子尝画佛,留其圆光,当大会中,对万众举手一挥,圆中运规,观者莫不惊呼。”画家为之自有法,但以肩倚壁,尽臂挥之,自然中规。其笔画之粗细,则以一指拒壁以为准,自然均匀。此无足奇,道子之妙处不在于此,徒惊俗眼耳。(宋·沈括《梦溪笔谈》卷十七《书画》)

  裴按:道子圆光画法经沈存中揭出,则引车卖浆者流稍操练之亦能运斤成风矣,道子之妙固在神韵不在此类杂技也。然俗眼颇乐于观杂技而拙于鉴赏,此于古于今皆然。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