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古 日 记

(八十九)

2009年

 

10月16日  星期 五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70

  古云:用笔有三病:一曰版,二曰刻,三曰结。何谓版病?腕弱笔痴,取与全亏物状,平扁不能圆混者版也。刻病者,笔迹显露,用笔中凝,勾画之次妄生圭角者刻也。结病者,欲行不行,当散不散,似物凝碍,不能流畅者结也。(宋·韩拙《山水纯全集·论用笔墨格法气韵之病》)

  裴按:此用笔“版刻结三病说”于画史甚有影响,语出北宋郭若虚《图画见闻志》卷一《论用笔得失》,韩纯全除全语照搬,更于下文添一病谓“礭病”曰:“愚又論一病,謂之礭病,筆路謹細而痴拘,全無變通。筆墨雖行,類同死物狀如雕切之迹者礭也。”然“礭病”症状与三病雷同,更无新意,实乃续貂也,故鲜有提及者。
  余谓版,刻,结三病亦互为因果。版因刻、结;刻因版、结;结因版、刻。是故举一病而三病皆罹之,治一病则三病皆愈之。

 

10月17日  星期 六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71

  凡用笔,先求气韵,次采体要,然后精思。若形势未备,便用巧密精思,必失其气韵也。以气韵求其画,则形似自得于其间矣。(宋·韩拙《山水纯全集·论用笔墨格法气韵之病》)

  裴按:“以气韵求其画,则形似自得于其间矣。”此唐张彦远语也(见《历代名画记·论画六法》),韩公效其舌耳。然“先求气韵,次采体要,然后精思。若形势未备,便用巧密精思,必失其气韵也。”亦可采。“体要”全局也,总体构思也,不可不熟思求备,然后在此基础上“巧密精思”,进一步讲究细节。然无论体要之采,抑或细节之巧思,均以表现气韵为前提,是故宜二者之前“先求气韵”。如何求之?非欲作画时临时求之也,在平素之涵养也。此吾前已述之:先求人之气韵,而后作品自有气韵。苟画人自身索然寡味,而求其画具气韵则何异于缘木求鱼?

 

10月18日  星期 日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72

  画有真可传于世、不自显其名者, 所谓有实则名自得,故不期显而自显也。画有一时虽美名,久则渐销,所谓以誉过于实者,故不期销而自销矣。凡观画者,岂可择于冠盖之誉?但看格清意古,墨妙笔精,景物幽闲,思远理深,气象脱洒者为佳。其未当精绝,惟寘巧密者鲜鉴矣。(宋·韩拙《山水纯全集·论观画别识》)

  裴按:“凡观画者,岂可择于冠盖之誉?”此儒者正名思想于绘事中之体现也。 所列两种情况亦古今皆然,以后亦将然。真正明智的鉴赏家、收藏家必审其作品本身之艺术水平以定其价值,而不屑于“冠盖之誉”。而艺术水平之高低非以“巧密”与否而定,当以画格、气象而定之。有未必巧密,然格清意古、气象洒脱者自为高品,如笔墨未精妙,惟巧密是求者,何可取鉴也。

 

10月19日  星期 一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73

  余平生嗜此,老矣,此外无足为者。尝作诗云:“棐几延毛子,明窗馆墨卿。功名皆一戏,未觉负平生。”(宋·米芾《画史·序》)

  裴按:宁负功名,勿负丹青,老米真洒脱士也。

 

10月20日  星期 二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74

  唐画《张志和颜鲁公樵青图》在朱长文字伯原家,无名人,画甚佳。今人以无名命为有名,不可胜数。故谚云:“牛即戴嵩,马即韩干,鹤即杜荀,象即章得”也。(宋·米芾《画史·唐画》)

  裴按:“以无名命为有名”之陋习于鉴赏界久矣。今传世名画无款者甚多,例必冠以大画家之名头,且往往成为定论。 昔时有“牛即戴嵩,马即韩干”之荒唐,今日何尝不有“虾即白石,驴即黄胄”之无稽?

 

10月21日  星期 三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75

  山水李成只见二本:一松石,一山水。四轴松石皆出盛文肃家,今在余斋。山水在苏州宝月大师处,秀甚不凡。松劲挺 ,枝叶郁然有阴。荆楚小木无冗笔,不作龙蛇鬼神之状。今世贵侯所收大图,犹如颜柳书药铺牌,形貌似尔,无甚自然,皆凡俗,林木怒张,松干枯瘦多节,小木如柴无生意。成身为光禄丞,第进士,子祐为谏议大夫,孙宥为待制,赠成金紫光禄大夫。使其是凡工衣食所仰,亦不如是之多,皆俗手假名。余欲为“无李论”。(宋·米芾《画史·唐画》)

  裴按:此描述真李成与假李成的林木特征,曰真者“松劲挺,枝叶郁然有阴。荆楚小木无冗笔,不作龙蛇鬼神之状”,其伪者则“无甚自然,皆凡俗,林木怒张,松干枯瘦多节,小木如柴无生意”。然传世李成似多作“龙神鬼神之状”“林木怒张,松干枯瘦多节”者,如其蟹爪树之仪态万千并无荆楚小木之质朴,则其传世之作多伪者乎?其实老米之语亦有甚随意者,如此言欲为“无李论”,其后所载其亲见李成真品却不下十本。(如“余家所收李成送李冠卿大扇,爱之不已,为天下第一”“王鞏字定国,收李成雪景六幅,清润,今归林希字子中家”“林虞家有王维六幅雾图、董源八幅、李成雪图”等)是仅其自见而笔之者,其未见者又几何?予谓古今大家之作品常有数格,荆楚小木可为李成画之一格,“龙蛇鬼神之状”“松干枯瘦多节”者未尝不可为李成画之另一格。岂得以余家所藏之荆楚小木者为准的?

 

10月22日  星期 四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76

  巨然师董源,今世多有本,岚气清润,布景得天真多。巨然少年时多作礬头,老年平淡趣高。(宋·米芾《画史·唐画》)

  裴按:岚气清润,布景天真,一片江南,此董巨门风也。礬头于高远图较常见之,平远自然少礬头,所谓“少年时多作礬头,老年平淡趣高”直谓晚年多作平远可也,何必数礬头之多寡,未免绕弯也。

 

10月23日  星期 五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77

  董源平淡天真多,唐无此品,在毕宏上。近世神品,格高无与比也。峰峦出没,云雾显晦,不装巧趣,皆得天真;岚色郁苍,枝干劲挺,咸有生意;溪桥渔浦,洲渚掩映,一片江南也。(宋·米芾《画史·唐画》)

  裴按:“唐无此品”点出了董源的创格意义。“平淡天真”“一片江南”八字实董画定鉴之语,道出董源画格之三昧,遂成评董之经典语,深为历代鉴赏家所认可而乐引之。

 

10月24日  星期 六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78

  大抵牛马、人物一模便似,山水摹皆不成。山水心匠自得处高也。(宋·米芾《画史·唐画》)

  裴按:应说山水妙者摹皆不成。妙山水其心匠自得处在于学养,其学养浅陋者百摹千效皆难至之,而牛马、人物之功在于对生活之观察,较之山水,其心匠之运,起点自不可同日语也。牛马、人物意在状物,山水者,媚道也,欲表现人生感悟乃至宇宙精神也,故“心匠自得处高也”。

 

10月25日  星期 日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79

  滕昌祐、边鸾、徐熙、徐崇嗣花皆如生。黄筌惟莲差胜,虽富艳皆俗。(宋·米芾《画史·唐画》)

  裴按:此野逸与富贵之别趣也。黄事三主,贪恋富贵,其花富贵逼人,然画格亦卑。徐崇嗣一反野逸家法,效黄门富贵精神,更创没骨法,虽有创格之功,然有墨无笔,终非文人画之所尚。第其格调之俗正与黄筌辈同列,老米何不察也?

 

10月26日  星期 一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80

  徐熙大小折枝,吾家亦有,士人家往往有之。翎毛之伦非雅玩,故不录。(宋·米芾《画史·唐画》)

  裴按:古“翎毛”为绘画之专科也,及其工致,非等同于今之所谓“花鸟”科。与后之“写意花鸟”亦别其趣:前者为工笔,后者写意。文人画崇写意而卑工笔,故老米以为“翎毛之伦非雅玩”,有以也。

 

10月27日  星期 二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81

  及得盛文肃家松石,片幅如纸,干挺可为隆栋,枝茂凄然生荫,作节处不用墨圈,下一大点,以通身淡笔空过,乃如天成。对面皴石,圆润突起。至坡峰落笔,与石脚及水中一石相平;下用淡墨作水相准,乃是一碛,直入水中,不若世俗所效,直斜落笔,下更无地,又无水势,如飞空中,使妄评之人以李成无脚,盖未见真耳。(宋·米芾《画史·唐画》)

  裴按:此披露李成真笔松与坡脚画法特征,驳“李成无脚”之妄说。不知何时起,今人画山水多无脚。余谓山水无脚最不韵也。宁可无峰,不可无脚,如元四家之王蒙,常有截图,然从不截脚。截脚悬空,只见峰峦不见坡脚,时人山水之流行病也。或问其病在何处?曰无路可走、无水可渡,可望而不可行、不可游更不可居也,登临之趣荡然矣。

 

10月28日  星期 三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82

  唐希雅作竹林,韵清楚,但不合多作禽鸟。又作棘林间战笔小竹,非善,是效其主李重光耳。(宋·米芾《画史·唐画》)

  裴按:竹木花鸟门以竹木花卉为主角,禽鸟点缀耳,故不合多作。战笔竹甚造作,且与此君精神大为不合,故非善。李煜擅战笔或有别趣,然终非雅格,且未必适用于一切之画材也。如画藤本,尚可一观,画竹,则猥琐甚矣。

 

10月29日  星期 四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83

  荆浩画,毕仲愈将叔处有一轴,段缄家有横披,然未见卓然惊人者。宽固青于蓝。又云李成师荆浩,未见一笔相似,师关仝,则叶树相似。(宋·米芾《画史·唐画》)

  裴按:关仝亦师荆浩,亦无一笔相似。余谓无一笔相似正是其善师处也。盖善师者,师其意非师其貌也,师其神非师其形也。此李成之所以为李成、范宽之所以为范宽、关仝之所以为关仝之处也。师而至于全似,古人讥为“脱笔”,是传移模写,六法末技也,虽亦名家,固非丹青家之尚也。

 

10月30日  星期 五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84

  赵昌、王友之流,如无才而善佞士,初甚可恶,终须怜而收录,装堂、嫁女亦不弃。(宋·米芾《画史·唐画》)

  裴按:“如无才而善佞士”,有白话译为“无才而善于阿谀奉承士人”(熊志庭等译注《宋人画论》,湖南美术出版社)者,大谬。据刘道醇《宋朝名画评》载:“赵昌,剑南人,性简傲,虽遇强势,亦不下之。”王友,乃赵昌门人,其画格“画花不用笔墨,专尚设色,得芳艳之态。今有豪贵家得友之笔者,目为赵昌,以其亲切,所以难辨。”查其它有关资料,赵、王亦无佞事可摘。据其“画花不用笔墨,专尚设色,得芳艳之态”可知其花鸟画之画格不重笔墨而“好色”,比较媚俗,故米老此语非谓其人品,乃指其画格也,谓其画格如无才而善佞士也,亦即格调不高也。

  然又谓“终须怜”,何也?盖以其写生难得也。欧阳修《归田录》谓:“昌花写生逼真,而笔法软俗,殊无古人格致,然时亦未有其比。”宋代范镇《东斋记事》卷四载赵昌“每晨朝露下时,绕栏槛谛玩,手中调采色写之,自号‘写生赵昌’”。是则虽无古人笔墨韵致,其写生之功夫亦不得不令人怜惜也。

 

10月31日  星期 六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85

  孙知微作星辰,多奇异,不类人间所传,信异人也!然是逸格,造次而成,平淡而生动,虽清拔,笔皆不凡,学者莫及,然自有瑰古圆劲之气。(宋·米芾《画史·唐画》)

  裴按:画星辰远古即有之,此称“逸格”,则自有文人画之意趣也。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