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古 日 记

(八十七)

2009年

 

9月16日  星期 三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40

  有好手画人,自言能画云气。余谓曰:古人画云,未为臻妙,若能沾湿绡素,点缀轻粉,纵口吹之,此得天理,虽曰妙解,不见笔踪,故不谓之画,如山水家有泼墨,亦不谓之画,不堪仿效。(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论画体工用拓写》)

  裴按:吹粉、泼墨均不见笔踪,无书法用笔之韵致,故不为之“画”。近来山水特技更层出不穷,竞炫其技,而去画之本真逾远。竟不知此类琐屑之巧唐人已斥之非画,而竟沾沾自喜耶。

 

9月17日  星期 四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41

  遍观众画,唯顾生画古贤得其妙理。对之令人终日不倦,凝神遐想,妙悟自然,物我两忘,离形去智,身固可使如槁木,心固可使如死灰,不亦臻于妙理哉,所谓画之道也。(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论画体工用拓写》)

  裴按:此言画之功效异于儒家“成教化、助人伦”之世俗功利。而取老庄思想为画之妙理。然张氏于同书《叙画之源流》中又云 :“夫画者,成教化、助人伦……”是则其绘画思想亦在儒道之间出入也。

 

9月18日  星期 五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42

  国史云:太宗于侍臣泛游春苑。池中有奇鸟,随波容与,上爱玩不已,招侍从之臣歌咏之,急招立本写貌。阁中传呼“画师阎立本”。立本时已为主爵郎中,奔走流汗,俯伏池侧,手挥丹素,目瞻坐宾,不胜愧赧。退戒其子曰:“吾少好读书属词,今独以丹青见知,躬厮役之务,辱莫大焉!尔宜深戒,勿习此艺。”然性之所好,终不能舍。(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历代能画人名》)

   裴按: 斯时画家读书属词者尚不多,故为士林所轻。讫至明皇时,士人涉丹青者日多,如王维等一批文人名宦成为染翰高手,画家地位乃彻底改观。以致王摩诘自许“前身应画师”云。

 

9月19日  星期 六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43

  王陁子,善山水幽致,峰峦极佳。世人言山水者,称“陁子头,道子脚”(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历代能画人名》)

   裴按:是知唐人山水极重丘壑,一峰一峦佳胜即可名家。后世自董华亭后,只重笔墨,丘壑之美甚忽焉。及至黄宾虹氏名世,“人人黄质,家家宾虹”,则只知笔墨不知丘壑矣,千年佳山秀水遂沦为乱薪草垛,无复形仪之美矣!

 

9月20日  星期 日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44

  王维,字摩诘,太原祁人,年十九进士擢第,与弟缙并以词学知名,官至尚书右丞。有高致,信佛理。蓝田南置别业,以水木琴书自娱。工画山水,体涉今古,人家所蓄,多是右丞……尝自制诗曰:当世谬词客,前身应画师,不能舍余习,偶被时人知。诚哉是言也。余曾见破墨山水,笔迹劲爽。(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历代能画人名》)

  裴按:吾儒当以词章之学为重,书画其馀事也。若无词客之学问文章,则其书画皆不入雅格。王摩诘集词客画家于一身,宜其为文人画之巨擘。

 

9月21日  星期 一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45

  毕宏,大历二年为给事中。画松石于左省厅壁,好事者皆诗咏之。改京兆少尹为左庶子。树石擅名于代,树木改步变古,自宏始也。(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历代能画人名》)

   裴按: 树法乃山水画必讲之一项。故其变革意义重大。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论画山水树石》云:“魏晋以降……其画山水,则群峰之势,若钿饰犀栉,或水不容泛,或人大于山,率皆附以树石,映带其地,列植之状,则若伸臂布指……”则唐以前之树法 布局呈单排并列之状,枝叶如伸开的手臂和五指缺乏交搭错落之层次感(“列植之状,则若伸臂布指”)。此言“树木改步变古,自宏始”则“列植之状,则若伸臂布指”应有以改之。但毕宏真迹无传,具体如何变革树法尚不得而知。

 

9月22日  星期 二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46

  张璪,字文通,吴郡人……尤工树石、山水。自撰《绘镜》一篇,言画之要诀,词多不载。初,毕庶子宏擅名于代,一见惊叹之,异其唯用秃毫或以手摸绢素,因问璪所受。璪曰: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毕宏于是搁笔。(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历代能画人名》)

  裴按:“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是张璪应对毕宏问其山水画师承而作的回答,是对世俗过于看重“师门传承”的破执。其实很朴实,且“师造化”和“师心”之说前人已有之,并非张璪发明。然今画史却往往“过度解读”,赋予此八字以里程碑之意义。

 

9月23日  星期 三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47

  张志和,字子同,会稽人。性高迈,不拘检,自称烟波钓徒。著《玄真子》十卷。书迹狂逸,自为渔歌,便画之,有逸思。(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历代能画人名》)

  裴按:歌而图之,后世文人画之格局远绍诸?

 

9月24日  星期 四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48

  王默,师项容,风颠酒狂,画松石山水,虽乏高奇,流俗亦好。醉后以头髻取墨抵于绢画……颜远从兄监察御史厚与余具道此事,然余不甚觉默画有奇。(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历代能画人名》)

   裴按:能此杂技者作品往往平庸无奇,故炫其末技以夺人眼。故张公不吃张默醉后那一套,直言“不甚觉默画有奇”。此种做派于当今书画界亦不乏其人,余亦未见佳者。盖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头髻与毛笔孰利,不言自明。且乎执毛笔之利器尚未能尽善尽美,其抛利器而取拙具乃欲更善乎?

 

9月25日  星期 五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49

  夫画有六要:一曰气,二曰韵,三曰思,四曰景,五曰笔,六曰墨。

  ……气者,心随笔运,取象不惑。韵者,隐迹立形,备仪不俗。思者,删拨大要,凝想形物。景者,制度时因,搜妙创真。笔者,虽依法则,运转变通,不质不形,如飞如动。墨者,高低晕淡,品物浅深,文彩自然,似非因笔。(传五代·荆浩《笔法记》)

  裴按:六要的提出,是对谢赫“六法”的修正和发展,对中国山水画尤具重要影响。其意义余以为有三点:其一是将“气韵”和“笔墨”析分为相对独立的四个命题,使各命题的重要性得以凸显出来。其二是将“墨”作为绘画的一个要项单独提出,弥补了谢赫六法重笔轻墨的不足。(谢赫“六法”提到“骨法用笔”,而无“墨”项。)其三是“墨”不但作为绘画要项单独提出,而且 拓展了其外延 :按其定义,即显示物象的立体感、层次感的手段(“高低晕淡,品物浅深”)皆是“墨”的运用,而非仅指黑色之“墨色”。即“墨”包含“一切深浅之色”的意思,故曰“文彩自然”。其后中国画理论涉及“笔墨”中“墨”之所指,多继承了荆浩这一涵义。 于是在中国古代山水画论的语境中,非墨外另有色,亦非色外另有墨,色即是墨,墨亦是色,色外无墨,墨外无色。可惜今 之论者对于“墨”的理解多未能结合中国古代画论的语境而致简单化地与书法中所指的“笔墨”之“墨”等同视之。乃至在鉴赏实践中,以水墨画为“有笔墨”“笔墨生动”,以设色者为“有笔无墨”“不见墨法”,噫!是何肤浅之见也!岂不知水墨画亦有“无墨”者,其未能表现“高低晕淡,品物浅深”者,安得视之为“有墨”?设色画其色彩能表现“高低晕淡,品物浅深”者焉能视之为“无墨”?至于文人画偏爱水墨,另有其理由也,其与是否具墨法并无关系。

 

9月26日  星期 六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50

  夫病有二:一曰无形,一曰有形。花木不时,屋小人大,或树高于山,桥不登于岸,可度形之类也。是如此之病,尚可改图。无形之病,气韵俱泯,物象全乖,笔墨虽行,类同死物,以斯格拙,不可删修。(传五代·荆浩《笔法记》)

  裴按:无形之病,俗病也。俗病无可救药矣。然俗病因何而致之? 病根在其人。人俗,则一切俗。盖人亦有“气韵”也。人无操守则骨气难立,人不读书则韵致不生,斯人气韵俱泯矣,则求其作品之气韵自难。

 

9月27日  星期 日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51

  夫随类傅彩,自古有能,如水墨晕章,兴我唐代。故张璪员外,树石气韵俱盛,笔墨积微,真思卓然,不贵五彩,旷古绝今,未之有也。(传五代·荆浩《笔法记》)

  裴按:水墨晕章为文人画之诞生创造了技法和审美前提。“不贵五彩”以斯时五彩尚未能晕章也。五彩而能晕章,则何必贵水墨而卑五彩?五彩之晕章在元代始兴,讫近代张大千之泼彩山水,始完成之。故古代文人画以水墨为贵有其历史原因也,非水墨天然贵于五彩。有一种观点十分流行:谓水墨画以黑白两色表现万有,乃中国古代哲学——阴阳学说的体现,故为历代文人所推崇云云。此乃一种很肤浅的简单化类比。如果这种说法成立,则五彩亦能表现中国古代的五行说,为何不为文人画特别眷顾?与其说黑白两色体现阴阳说,毋宁说“高低晕淡,品物浅深”更能体现阴阳说。故非独水墨能体现阴阳说,五彩晕章同样能体现阴阳说。文人画体现中国哲学精神这是没有疑义的,但并不是这种图解式的表现。若然,亦不为“极高明而至精微”矣。

 

9月28日  星期 一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52

  《语》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谓礼、乐、射、御、书、数。书,画之流也。(宋·郭熙郭思《林泉高致》序)

  裴按:此处将绘画归入六艺之书艺,在画史上尚属首倡。则画虽技艺,亦道之所寄也。

 

9月29日  星期 二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53

  世之笃论,谓山水有可行者,有可望者,有可游者,有可居者画凡至此,皆如妙品。但可行可望不如可游可居之为得。何者?观今山川,地占数百里,可游可居之处十无三四,而必取可游可居之品。君子之所以渴慕林泉者,正为此佳处故也。故画者当以此意造,而览者又当以此意求之。此之谓不失本意。(宋·郭熙郭思《林泉高致·山水训》)

  裴按:山水“四可”乃郭熙首倡,其于山水画之创作和鉴赏皆有极大之指导意义。然四可之间,亦有高下床之别,诚如郭熙所言“可行可望不如可游可居之为得”,此价值之判断依据何在?在以人为本也。亦即依人之可伫留之时间长短而定之:“可行可望”终不如“可游可居”伫留之时间长,“可游可居”之处毕竟“十无三四”,故更觉难觅也。按此价值之判断依据,则尚可细分,不妨试以己意推演如下:可望不如可行,可游不如可居。何者?可望,形势美也,然未必有好路可行,如不可行,即不可入于其中,终觉隔膜也。可行,未必可游,行者,有路可出入也,总算可入其中矣,然山中景致或不如远观,山中景致若不佳,终是过路,不值得流连以游玩之。可游,未必可居。可游,未必有好庐,无好庐,则居之不安,终非人生息肩处,是不可居也。

 

9月30日  星期 三

中国文人画思想资料54

  世人之学画,无异学书。今取钟、王、虞、柳,久必入其仿佛。至于大人通士,不局于一家,必兼收并揽,广议博考,以使我自成一家,然后为得。今齐鲁之士惟摹营丘,关陕之士惟摹范宽。一己之学,犹为蹈袭,况齐鲁、关陕,幅员数千里,州州县县,人人作之哉?专门之学,自古为病,正谓出于一律。(宋·郭熙郭思《林泉高致·山水训》)

   裴按:北宋末家家营丘,人人范宽,明清人人大痴,家家一峰,现代则家家黄质,人人宾虹。此病绵延数七百年,仍需当头棒喝。噫,今之大人通士何在哉?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