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古 日 记

(八十三)

2009年

 

7月16日  星期 四

系列文章《中华艺术纹样五千年》原载《美与时代》(Beauty & Times)月刊 ,现作修订与扩充。

中华艺术纹样五千年

 

裴光辉

 

序言:中华艺术纹样起源于迄今七~八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早期,但真正进入艺术自觉、开启艺术纹样系统先河并对后世艺术纹样产生直接示范或启迪作用的纹样则产生于迄今六~四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中晚期。笔者认为进入艺术自觉阶段的认定应以出现手工绘制的纹样为标志,新石器时代早期纹样的表现形式主要是以现成物通过拍印、按压形成纹样,如陶器上的绳纹、篮纹、编织纹等,这种初级的装饰手段尚未进入艺术纹饰的自觉阶段。 本专题称“中华艺术纹样五千年”而不言“中华纹样八千年”缘乎是。

行文的体例,则每一章取一种纹样,考述其产生、发展和式微的过程及各时期的代表样式、寓意、运用范围和表现形式等。

本专题希望通过对五千年中华艺术纹样的梳理和考述,能给中国文物鉴赏者和艺术设计工作者提供有益的借鉴。

 

 

7月17日  星期 五

第一章 鱼纹

 

第一篇 新石器时代的鱼纹

 

鱼纹是中华先民创造的第一个动物纹样。可能许多朋友都会认为,我们中华民族既然被称为是“龙的传人”,且中华“龙文化”源远流长,影响深广,那么,中华民族创造的第一个动物类艺术纹样应该是龙。其实这是错误的认识:龙的形象在秦汉时期才基本成形,鱼的形象则在新石器时代早期已经出现在陶器之上(在距今约七千年前的河姆渡文化的陶器上,有刻划的鱼藻纹,十分拙朴,但尚不具备艺术纹样要素,其性质不属纹样,乃即兴之原始绘画)。而新石器时代中晚期的彩陶上已经出现了完全具备艺术纹样要素的成熟的鱼纹。

为什么鱼纹会是中华先民创造的第一个动物纹样?这自然与新石器时代原始先民的生活环境和生活方式有关。逐水而居和采集、渔猎生活是世界各地原始氏族和部落人群(尤其是母系社会)生活的共性。鱼作为当时原始先民维系生存的最重要的食物来源之一,自然最先吸引他们的眼球,最为其所青睐。逐水而居的原始先民平日目之所见,鱼也;日之所作,渔也;腹之所裹者还是鱼也,于是难免对鱼产生一种精神上的依赖乃至感激、崇拜之情。传说八卦(也是一种远古纹样)乃一原始部落联盟的首领曰包牺氏者所作,其创作的方式之一就是“近取诸身”。(《周易·系辞下》:“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作八卦……”)那么,作为艺术纹样的鱼纹自然也是原始先民“近取诸身”的结果。这就是为什么鱼纹必定先于龙纹而成为中华原始先民创造的第一个动物纹样的道理。

新石器时代中晚期的彩陶是新石器时代的鱼纹的主要载体。在至今发现的新石器时代中晚期彩陶中,出现鱼纹彩陶的文化类型主要有:仰韶文化半坡类型、史家类型、庙底沟类型、石岭下类型;马家窑文化石岭下类型、马家窑类型、半山类型、马厂类型(图136)等。

  鱼纹的形象已由新石器时代早期的具象绘画逐渐演变为概括性的抽象或半抽象图案画。具象和抽象的成份比例在各种文化类型中都不尽相同,甚至在同一文化类型的不同器物上也有所差异。鱼纹的表现形式,有单体鱼纹(只有一种形态的鱼纹,)、复合鱼纹(多种形态并存的鱼纹,或以鱼纹为主体纹饰,兼饰其它辅纹者)和局部鱼纹(截取鱼的局部形象,如鱼身、鱼鳍、鱼尾等,而后进行概括、简化或变形、夸张处理而形成的抽象鱼纹)数种。鱼纹的施用常在泥质陶器(泥质红陶、泥质灰陶等)之上,少部分施用于砂质陶器上。绘饰的手段主要是手工彩绘,几乎不用剔、刻、划、塑等雕塑手段。彩绘使用的颜料为矿物质原料(赭石、朱砂、富铁矿石)和石膏等,烧成后的颜色有黑、褐、橙、红、白数色,常以红褐色陶衣为地色,然后在其上绘饰黑、白和深褐色图案(称为“红衣彩陶)或以白色陶衣为地色,然后在其上绘饰黑、红和褐色图案(称为“白衣彩陶),也有以橙黄色陶衣为地色,然后在其上绘饰黑、红和褐色图案者(称为“橙黄衣彩陶),鱼纹的位置常施用于器物内外立面的宽展处和陶器的内底部,即静态视觉的最佳位置。可见鱼纹在彩陶时代基本上是作为主体纹饰来使用的。

 

 

7月18日  星期 六

1、仰韶文化半坡类型的鱼纹

 

主要施用于盆、折腹钵、圜底钵和船形壶上。鱼纹形象有半抽象鱼纹和抽象鱼纹两种;表现形式多样:有单体半抽象鱼纹、复合半抽象鱼纹、局部抽象鱼纹、复合局部抽象鱼纹等数种。多为红衣褐彩和橙黄衣褐彩两种。

 

 

7月19日  星期 日

 

代表作品:

 

彩陶人面鱼纹盆 高16.5厘米,口径39.5厘米。细泥质红陶,红衣褐彩。主体纹饰为复合半抽象鱼纹,施于盆内底。围绕内底中心对称绘饰一对线描鱼纹和一对勾填人面鱼纹。其中人面鱼纹的人面轮廓成圆球形,眯眼,倒T字形鼻,口衔双鱼,双鱼的鱼头与口重合,两鱼身、鱼尾则分置口角左右并延伸到人面外。人面两侧当耳部又对称绘饰两条勾填小雨,鱼吻连接于面部轮廓线。头顶复绘饰一正三角形头饰,此正三角形勾填头饰亦似鱼纹之身尾部。这种人面衔双鱼的纹样十分奇特,在史家类型的彩陶盆上也有类似的纹样,它到底表示什么一种寓意呢?对此谜一样的神奇图案应该如何解读,学术界至今还是见解纷纭,目前已经出现了近三十种说法。有图腾说(认为是半坡氏族的图腾)、祖先形象说、原始信仰说、权力象征说、太阳崇拜说、巫师形象说、鱼神说、隐喻男女媾合繁衍后代说、面具说、摸鱼图像说、原始历法说,甚至还有“外星人形象”说等等。笔者认为解读此纹样离不开陶器的使用环境。在半坡遗址出土的这种人面鱼纹盆都是作为夭折儿童的瓮葬缸盖使用的,也就是说它其实是瓮棺的棺盖。这种盆的纹饰例皆施于盆内,而盆外壁光素无纹,也证明了它是倒扣于瓮棺口的专用棺盖,是葬器的组成部分。由于瓮棺是夭折儿童的专用葬具,这个功用自然引发我们将葬具上的图案与葬主产生关联性思考。纹样上的这个圆脸,从轮廓、五官和神态看,显然是个儿童的脸。这应该是对儿童葬主的一种示意性描绘,也就是说,纹样的圆脸描绘的其实就是瓮棺里的儿童。而鱼则是原始渔猎社会的主要食物,此童子一口就含了两条鱼,在其耳部还有唾手可得的两鱼,周边又有更大的游鱼,甚至连头饰也是鱼的形象,这不正表明儿童葬主食物的丰盈?这马上由让我们联想到后世一种青瓷冥器——谷仓来。谷仓的作用并不存在争议,它正好可以拿来作为揭开此纹样之谜的一把钥匙:谷仓作为陪葬的冥器在古代葬俗中存在了数千年,其寓意不外就是希望墓主人在另一个世界享有食有馀而仓廪足的幸福生活。以鱼纹象征足食与以谷仓象征食物,这两种象征在中国古代先民的思维方式上是同构的,于是我们不难得出人面鱼的寓意乃是死者亲属对夭折儿童在一种前往另一世界途中的一种祈福,即祈望他在另一世界足食无忧。(见图1066)

 

图1066 彩陶人面鱼纹盆 仰韶文化半坡类型 1955年陕西省西安半坡遗址出土中国历史博物馆藏

 

 

7月20日  星期一

 

彩陶鱼纹折腹钵 高17厘米,口径31.5厘米。泥质红陶,橙黄衣黑褐彩。主体纹饰为单体半抽象鱼纹,施于钵外壁。以黑褐彩围绕钵外壁绘单体连续鱼纹三尾,首尾相呼应,形成周延闭合性主体纹饰带。鱼纹绘法为勾填。鱼身、鱼鳍和鱼尾均用三角几何形填彩,鱼身三角几何形填彩替代了用斜网纹表现鱼鳞的做法是与上例(图1彩陶人面鱼纹盆)鱼纹绘法的相异之处,这种处理表明此时的半坡类型鱼纹已朝更抽象几何化迈进了一大步。(见图1067)

 

图1067 彩陶鱼纹折腹钵 仰韶文化半坡类型 1954年陕西省西安半坡遗址出土 中国历史博物馆藏

 

 

 

7月21日  星期二

 

彩陶鱼纹圜底钵 高9.4厘米,口径25.2厘米。泥质红陶,橙黄衣褐彩。主体纹饰为单体抽象鱼纹,施于器外壁。以褐彩围绕钵外壁绘单体连续鱼纹二尾,首尾相接应。鱼纹绘法为粗线勾描加复线扩描。鱼纹吻部演化为方形,鱼头变大变长,甚为夸张。与上例比较(图2彩陶鱼纹折腹钵),鱼纹整体基本完成向几何化演变,但仍可辨识为完型鱼纹。(见图1068)

图1068 彩陶鱼纹圜底钵 仰韶文化半坡类型 1981年甘肃省秦安县王家阴窪56号墓出土 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7月22日  星期三

彩陶鱼鳍网纹船形壶 高15.6厘米,长24.8厘米。泥质红陶,橙黄衣褐彩。主体纹饰为复合局部抽象鱼纹,施于器外壁。此纹样与前三例之横向布局不同,是采用直向布局。大多数著作称此种纹样为“斜方格纹和锯齿纹”,殊为不确。因为这种称谓不能反映半坡氏族渔猎生活之特征,且尚未进入铁器时代何来“锯齿”?故笔者将之改称为“鱼鳍网纹”。其所谓“斜方格纹”者实为渔网纹及其抽象也;其所谓“锯齿纹”者实鱼鳍纹及其抽象也。乃截取鱼的局部形象(鱼鳍),而后进行概括、简化或变形、夸张处理而形成的局部抽象鱼纹也。此局部抽象鱼纹又与渔网纹组合形成了复合局部抽象鱼纹,表现的是捕鱼起网的瞬间,正是远古先民渔猎生活的生动画面。其纹样的形式虽已完全走向抽象几何化,但其文化内涵尚不难解读也。(见图1069)

 

图1069 彩陶鱼鳍网纹船形壶 仰韶文化半坡类型 1958年陕西省宝鸡北首岭出土 中国历史博物馆藏

 

 

 

7月23日  星期四

 

彩陶鱼头纹圜底钵 高8厘米,长14.8厘米。泥质红陶,红衣褐彩。主体纹饰为复合局部抽象鱼纹,施于器外壁。此鱼纹截取两个鱼头形象,抽象几何化后进行反向重叠并置,使之共有一眼,并以夸张的鱼眼为中心,将鱼吻向左右两边对称展开,使整体呈一梭形双鱼头抽象几何纹样,构思十分奇特。(见图1070)

图1070 彩陶鱼头纹圜底钵 仰韶文化半坡类型 1981年甘肃省秦安县王家阴窪54号墓出土 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7月24日  星期五

2、仰韶文化史家类型的鱼纹

 

主要施用于盆、葫芦瓶、尖底瓶上。鱼纹形象以抽象鱼纹为主,少量为半抽象鱼纹;表现形式主要是局部抽象鱼纹、复合局部抽象鱼纹,个别为复合半抽象鱼纹。多为红衣褐彩和橙黄衣褐彩两种。其中有与半坡类型相似的彩陶人面鱼纹盆,其人面鱼纹略有不同:三角形头饰已经演化为尖顶帽,帽沿对称伸出两条上弯的帽翅,帽翅取代了两耳边的对称小鱼纹。有的人面还出现了睁眼的形象。

 

7月25日  星期六

代表作品:

 

彩陶鱼纹葫芦瓶 高25.2厘米,口径3.4厘米,底径8.6厘米。泥质红陶,橙黄衣黑彩。主体纹饰为复合局部抽象鱼纹,施于瓶下腹部。此鱼纹截取鱼头、鱼鳍、鱼吻和鱼尾,打破实物鱼的原生自然结构秩序,进行人为拆分、重组和穿插形成抽象鱼纹。此种鱼纹已经高度几何化和抽象化,由于人为打乱了实物鱼的原生自然结构秩序,所以已无法找出整条鱼的完型,但仍可分辨出鱼的局部形象,如鱼头、鱼鳍等,当然这些局部形象也已经几何化和抽象化了。史家类型的鱼纹正是以这种局部抽象鱼纹和复合局部抽象鱼纹为典型。这种复合局部抽象纹样与西方画家毕加索的立体几何主义绘风有异曲同工之妙,如果说五千年前的中国原始先民在创作艺术纹样时已经有了后世西方立体主义的艺术思维,实在不为河汉之言。(见图1071)

 

图1071 彩陶鱼纹葫芦 仰韶文化史家类型 1975年11月陕西临潼县姜寨遗址出土 陕西省历史博物馆藏

 

 

 

7月26日  星期日

 

彩陶鱼尾纹尖底瓶 高18厘米,口径11.5厘米 夹砂红陶,橙黄衣黑褐彩。主体纹饰为局部抽象鱼纹,施于瓶腹部。此鱼纹截取鱼的尾部形象,抽象几何化后,进行反向穿插组合,形成由斜直线和勾填三角组成的几何纹样。 许多著作称之为“波折纹”,笔者认为称之为“鱼尾”纹应该更恰原意。(见图1072)

 

图1072 彩陶鱼尾纹尖底瓶 仰韶文化史家类型 1975年7月陕西临潼县姜寨遗址出土 陕西省历史博物馆藏

 

 

 

7月27日  星期一

3、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的鱼纹

 

主要施用于小口大瓶和敞口大缸等大型陶器上。鱼纹形象以具象和半抽象鱼纹为主;表现形式主要是单体具象鱼纹和复合半抽象鱼纹。所见为橙黄衣褐彩和黄褐衣白褐彩两种。

 

 

 

7月28日  星期二

 

代表作品:

 

彩陶鲵鱼纹双系小口瓶 高38厘米,口径6.8厘米。细泥红陶,橙黄衣褐彩。主体纹饰为单体具象鱼纹,施于瓶腹部。鱼纹形象为鲵(娃娃鱼),头扁圆,双眼圆睁,大口露牙,鱼身向右弯曲,尾巴与头部相接成一三角构图。绘有两前足,颈部绘几组上仰弧线,鱼身以网格纹表现,鱼尾以褐彩平涂。这基本是以写实笔法绘制的鱼纹,绘画性较强,但它对后来马家窑文化的鲵鱼纹有直接示范和启迪作用,故此将其列入纹样范畴。关于此纹样,学术界有几种不同的解读:一种认为就是鲵(娃娃鱼)的真实写照。甘肃省只有天水武都两个地区生存有鲵,此瓶的出土地点(甘谷县)正好在这一范围之内。因鲵是当地远古人经常见到的两栖动物,以之入画,合情合理;一种认为此纹样的头部实是人面,彩陶瓶出土地区正是传说中的伏羲氏的诞生地,认为是人首蛇身的伏羲氏的雏形。一种认为是龙的原始图形,称之为中国最早的龙纹、“龙的史前祖先”;还有人认为它是原始氏族图腾。笔者则倾向于第一种看法。(见图1073)

 

图1073 彩陶鲵鱼纹双系小口瓶 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 1958年甘肃甘谷县西坪出土 甘肃博物馆藏

 

 

 

7月29日  星期三

 

彩陶鹳鱼石斧纹敞口缸 高47厘米,口径32.7厘米。砂质红陶,黄褐衣白褐彩主体纹饰为复合半抽象鱼鸟纹,施于缸外壁。纹样以褐、白两色绘制。左边绘鹳鸟叼鱼纹,鹳鸟除以褐彩勾画眼睛,整体均以白色钩廓白色填涂,也不勾画羽毛,乃简笔的“无骨绘法”,长喙叼一垂悬的鱼,鱼纹以褐彩点睛和钩廓,廓内填涂白色,不勾画鱼鳞,也是简笔法。右边以褐彩勾画一带长柄之石斧,轮廓内填涂白色和褐色,长柄白地上有褐彩“×”字符,其下褐地上刻划斜交网纹。此鹳鱼石斧纹颇俱神秘色彩,它寄托什么寓意?说法不一。一般认为纹样表现的是氏族战争图像。以鸟为图腾的氏族部落战胜了以鱼为图腾的氏族部落,取得鱼图腾氏族部落的统治权(以石斧象征权力)。笔者认为应是工具崇拜的表现:由于石斧是新石器时代原始人不可或缺的生产工具。荆棘,辟田亩,造房屋、御猛兽……无不仰赖石斧。石斧在原始人征服、改造自然的斗争中发挥了巨大的威力原始人对石斧油然产生了依赖和崇拜的心理,并进而经过长期集体无意识的精神强化过程,终于构建了人格化的工具神——“斧神”。画面上的石斧其实不是自然写实,而是经过了精心的艺术加工,并融入了一定的精神内容。如斧柄上的符号,就已经表明它不是一把平常实用之斧。再如在自然条件下,没有插架或墙的倚靠,石斧不可能直立,只能平放,而这把石斧竟然能神奇地自立。这些异常的处理都在于表现斧的“神性”。白衔大鱼,虔诚地面对石斧,这其实是一个献祭的活动仪式。是以白鹳为图腾的氏族向神顶礼奉献供品(以鱼为供品。如前所述,鱼象征食物)的场面。其目的在于祈求斧保佑氏族富足、平安。这个鹳鱼石斧纹在美术史上还有它的特殊意义:即孕育了中国传统绘画表现手法的两种基本形式(勾勒法和没骨法)之一的没骨法,可视为没骨法运用的发端。(见图1074)

 

图1074 彩陶鹳鸟叼鱼纹敞口缸 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 1978年河南临汝县阎村出土 中国历史博物馆藏

 

 

 

 

7月30日  星期四

 

4、仰韶文化石岭下类型的鱼纹

 

关于石岭下类型的陶器是属于仰韶文化还是马家窑文化?目前观点很不一致。石岭下类型的彩陶,其中不乏有鱼纹者,尤其以抽象鲵鱼纹引人注目,过去大多归于马家窑文化,仅见于一彩陶斗兽游鱼纹撇口罐曾被归入仰韶文化遗物。近年有的学者认为石岭下类型的彩陶总体应属于仰韶文化晚期的一种文化类型。但在更有力的证据出现之前,笔者还是依照过去的划分,将多数带有鱼纹的石岭下类型彩陶归于马家窑文化。这样,带有鱼纹的“仰韶文化石岭下类型”彩陶器目前只能暂定一件,即此件彩陶斗兽游鱼纹撇口罐。

罐高35.3厘米,口径13.4厘米。泥质橙黄陶,橙黄衣褐彩。主体纹饰为复合半抽象兽鸟纹,施于罐肩腹部。罐两面各绘一对猛兽相斗纹,其中一面在两斗兽下方绘制一条悠然游弋的大鱼。鱼身以一组平行的弧线表现鳞甲,这是一种新的绘法。可以看出这组斗兽游鱼纹是写实和抽象几何化相结合的纹样,绘画性还是比较明显。关于这组斗兽游鱼纹的寓意,目前还没有较专门深入的讨论。笔者认为它的寓意应该与部族的纷争有关。(见图1075)

 

图1075 彩陶斗兽游鱼纹撇口罐 仰韶文化石岭下类型 1979年甘肃省秦安大地湾211号灰坑出土 甘肃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待续)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