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古 日 记

(七十九)

2009年

 

5月16日  星期 六

裴说青瓷:《越窑青瓷》(1)

一、越州青瓷是中国瓷史上第一个以地域窑口知名的瓷器名品

  青瓷是中国瓷器史上最先出现的品种。它是由商周的原始青瓷发展起来的。烧制青瓷的地域十分广泛,唐宋以来,青瓷窑口可谓星罗棋布,影响波及朝鲜、日本和越南等国。但这众多的烧制青瓷的窑场,其产品质量和艺术水准并不在同一个层次上,各窑口产品精粗不一,知名度也有天壤之别,而越州青瓷(即“越窑青瓷”) 可以说是中国瓷史上第一个以地域窑口知名的瓷器名品。

 

5月17日  星期 日

裴说青瓷:《越窑青瓷》(2)

二、“越窑”是“越州窑”的简称

  所谓“越州青瓷”现在通称“越窑青瓷”。但对“越窑”的确切所指,却有着根本不同的认识。有人认为所谓“越窑”就是吴越一带的窑场。拙文认为这种认识不确。通常讲的“吴越”是一个很宽泛的地域名词。“吴越”一词源于周代两个诸侯国:吴国(国都为吴——今江苏苏州)和越国(国都会稽——今浙江绍兴市),后来吴泛指苏南,越泛指浙东,而“越窑”窑场在越,不在吴。第二,在越地的窑口也不能都称为“越窑”,因为同一地区同时还有婺州窑、瓯窑等窑口。

  有人认为“越窑”之“越”乃指“吴越国”,因为吴越时的“越窑”名气很大,它产出了作为“贡瓷”的秘色瓷。此说也不确切。“吴越国”是五代十国之一,为钱鏐所据,建都于杭州,辖区相当于今浙江以及江苏一部分。越窑曾属吴越国所管辖,而且吴越时的越窑正处于鼎盛时期,其产品名闻遐迩,但“越瓷”“越器”“越瓯”等有关越窑产品的词汇早在中唐(代宗大历至文宗大和之间)文人的诗文中已频频出现。越窑的创烧更远远早于五代,所以“越窑”也不能简单地解释为吴越国的瓷窑。至于“秘色瓷”也不是吴越国始烧,它在唐代已经有了。

  确切地说,越窑就是越州窑。其中心窑场在浙江上虞和上林湖地区(过去属于余姚县,今属慈溪县)。这个地方是古越人居地,周代属越国,秦汉以后属会稽县,隋大业以后改为越州,所以 唐人诗文中的“越瓷”“越器”乃指“越州之瓷”“越州之器”。故“越窑”实乃“越州窑”之简称。

 

5月18日  星期 一

裴说青瓷:《越窑青瓷》(3)

  三、越窑所在地是中国瓷器的发祥地,也是世界瓷器的发源地

  越窑是中国瓷器史上第一个著名瓷窑。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商周的原始青瓷时期。在这里曾发现商周龙窑和20多处春秋战国时代原始青瓷窑址。在上虞、慈溪、宁波等地发现的东汉瓷窑达50多处。上虞县小仙坛东汉晚期出土的瓷片表明这里最先烧成了完全成熟的瓷器。因此可以说,浙东越窑是中国瓷器的发祥地,也是世界瓷器的发源地。

 

5月19日  星期 二

裴说青瓷:《越窑青瓷》(4)

  四、越窑的产品特色和工艺成就

  如果从成熟的角度来看,越窑的创烧是在东汉时期。六朝是它的发展期,中唐-五代到宋初是其鼎盛期,北宋晚期以后走向衰落。在其各个不同的发展演变时期,其产品特色和工艺水平也不尽相同。

  东汉创烧期器型有碗、盏、钵、罐、耳杯、盘、盘口壶、钟、洗、虎子、水盂、熏炉等。装饰纹样有弦纹、水波纹、铺首、兽首足等。胎骨坚致呈灰白色,釉色均匀,呈淡青色,有玻璃质感。胎釉结合紧密,极少脱釉现象。上釉除个别大器外,均用浸釉法,外壁施釉不到底。

  六朝是越窑的发展期。“六朝”是指吴、东晋、宋、齐、梁、陈这六个先后以建康(今南京)为都的朝代,也泛指三国两晋南北朝这300余年历史时期。三国时,越窑产品常见的器型除前期(创烧期)所举之外,尚有盆、槅、灯、唾壶、双口罐、砚等日用瓷和鐎斗、火盆、鬼灶、井、鸡笼、狗圈、碓、磨、垄、米筛和堆塑罐等供随葬用的明器。

  西晋时,出现扁壶、鸡首壶、尊、狮型烛台等新品种。罍、钟等大容器逐渐少见。

  东晋常见器型以日用瓷为主,东吴西晋大量出现的堆塑罐、鸡笼、狗舍等明器这时已极为少见,说明厚葬之风已经改变。

  南北朝时,越窑青瓷的器类有所减少。羊形烛台、耳杯等不见了,盆、熏炉也逐渐少见。

 

5月20日  星期 三

裴说青瓷:《越窑青瓷》(5)

  三国两晋越窑瓷器的造型流行把器物做成动物的形状,如羊形烛台、狮形烛台、熊灯、鸟杯、蛙盂等,或者以动物纹样作装饰。

  六朝时期越窑器型的演变规律是:早期器型矮壮敦厚,东晋开始向清瘦秀丽发展。

  三国时,越窑青瓷的胎质、釉色与东汉基本相同,胎色灰白,釉呈青色。西晋以后胎呈灰或深灰色,釉呈青灰色。六朝越窑器的上釉方式是按器物的不同用途而有所差别:碗、盏、盆、钵等是器内满釉,器外施釉近底;壶、罐等一般是口沿和外壁施釉,内壁露胎不施釉。

 

5月21日  星期 四

裴说青瓷:《越窑青瓷》(6)

  中唐五代到宋初是越窑的鼎盛之期。这一时期上林湖中心窑场生产了饮誉中外的“秘色瓷”。 此期越窑青瓷器类主要有碗、碟、盘、洗、水盂、盒、壶、罐、瓶、灯熏炉、唾盂、墓志等。 执壶取代了鸡首壶,盘口壶演变为瓷罂。晚唐以后,器型尤为丰富,碗、盏、盘、洗等圆器出现各种花口:有荷花型口、海棠花口、菱花口、葵花口等,还出现带托的碗、盏。执壶、瓶等琢器的器身常做成瓜瓣形或带棱角的多边形。其中秘色弦纹八棱瓶尤为越窑秘色瓷的扛鼎之作。这种秘色弦纹八棱瓶的完整器已知的全世界仅有三件。

 

5月22日  星期 五

裴说青瓷:《越窑青瓷》(7)

  为凸显“如冰似玉”的釉质美感,这时的越瓷以素面为主,少数采用刻划花(主要是划花,刻花极少)、印花、镂花和加绘褐彩装饰,还有在器物口沿镶饰金边、银边的,称“金棱秘色瓷”“釦金瓷”“银棱瓷”。

  这一时期的越窑青瓷胎土一般呈灰色或灰白色,胎质坚致细腻,很少见到明显的大气孔或杂质。釉色青黄或青绿,或呈蓝绿色(呈蓝绿者在其它窑口不见,似为越窑独有釉色),釉层晶莹滋润,胎釉结合紧密,少有剥釉现象。一般越器呈青黄色,虽滋润却多不甚透亮;秘色器则多呈青绿(就是不带黄色调的、如湖水般的“碧色”)。光亮度和玻璃质感比一般越窑瓷强。 施釉方式均为内外满釉。不少器物的外底留有一圈或两圈斜状排列米粒形支钉痕。这种形式的支钉痕似为“秘色瓷 ”所独有,其它一般越器则不常见。

 

5月23日  星期 六

裴说青瓷:《越窑青瓷》(8)

  北宋晚期,越窑走向衰落。此时由于汝窑、汴京官窑、钧窑、定窑等名窑的崛起,宫廷对贡瓷好尚的改变,越窑产品质量和艺术水准的裹足不前乃至下降导致其社会声誉渐落,市场萎缩,最终在北宋政和朝前后熄火停烧。

  此期越窑产品器类渐少而趋单一,胎质粗糙,杂质多,气孔率高,施釉不匀,釉色已难觅“千峰翠色”之美感。制作工艺不再精益求精,有的民用瓷的烧成甚至又回到不用匣钵的“明火叠烧”之落后阶段。

 

5月24日  星期 日

裴说青瓷:《越窑青瓷》(9)

五、“秘色瓷”的性质是“贡瓷”而非“官窑瓷”

  越州“秘色瓷”声名显赫,以致有人认为它应是晚唐五代的一种官窑瓷。拙文认为“秘色瓷”尽管是宫廷用瓷之一,但它的性质是“贡瓷”而不是官窑瓷。

  贡瓷与官窑瓷的性质是有区别的,其区别是多方面而又明显的,在当时并不易混淆。但主要区别是生产资料和生产方式的不同:官窑的生产资料是官方(朝廷)所有,也就是说朝廷自置窑厂,生产目的是供给朝廷使用和皇帝御用;贡窑则是生产贡瓷的民间窑场,它除了烧制上乘瓷品供地方政府作为“土贡品”进献朝廷,同时也生产供给民间市场的精品瓷。

  为什么说“秘色瓷”是贡瓷而不是官窑瓷呢?

  第一,近年从上林湖出土的唐光启三年(887年)凌倜罐形墓志中有刻文:“殡于当保贡窑之北山”。这是越窑存在贡窑最直接之证据,也从另一角度证明生产“秘色瓷”之越窑的性质是贡窑而非官窑,因为如若越窑设置有官窑,则没有必要在同一地区另定“贡窑”了。

  第二,唐末许夤《贡馀秘瓷茶盏》有“陶成先得贡吾君”句。就是说其当代人也认为“秘色瓷”乃“贡瓷”。之所以言“贡吾君”而不言“呈吾君”,乃因不是朝廷下达的生产任务,故不言“呈”而言“贡”。

 

5月25日  星期 一

裴说青瓷:《越窑青瓷》(10)

、“秘色瓷”即“碧色瓷”

  越州“秘色瓷”之“秘色”何意 ?自古以来众说纷纭。有人认为“秘色”就是一种“秘密之色”。(这里的“色”不单指“颜色”,而是指品种,即“花色品种”之意。)如宋人周煇《清波杂志》上说:“今之秘色瓷器,世言钱氏有国日越州烧进,为贡奉之物,臣庶不得用,故云秘色”。但这种说法早为同时代不少文人质疑。宋人赵令畤就引唐人陆龟蒙《秘色越器》时指出:“唐时已有秘色,非自钱氏始”。近年的考古发掘已查明:生产秘色瓷的窑场是在上林湖民窑性质的“贡窑”,“秘色瓷”就是越窑青瓷中的精品瓷(包括贡瓷),所以并无秘密可言。再者唐五代吟咏“秘色越器”的诗篇也说明了“秘色瓷”并非深藏宫中“臣庶不得用”的皇帝秘玩之器。这班文人墨客显然上手把玩过越州秘色器,否则不可能对秘色瓷作如此贴切细腻的描述和状物如神的赞美。

   不妨选读其中两首——

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

好向中宵城沆瀣,共嵇中散斗遗杯。

(唐·陆龟蒙《秘色越器》)

 

捩翠融青瑞色新,陶成先得贡吾君。

巧剜明月染秋水,轻旋薄冰盛绿云。

古镜破苔当席上,嫩荷涵露别江濆。

中山竹叶醅初发,多病那堪中十分。

(五代·许夤《贡馀秘瓷茶盏》)

 

  陆诗“夺得千峰翠色来”是描写秘色瓷的,应与前一句“九秋风露越窑开”联系起来品读。“九秋”既是实写越窑每年开烧的季节,也是为后一句作铺垫:深秋时节来临了,那春天里曾经漫山遍野的青翠都跑到哪儿去了?后句回答:原来这千峰翠色都被越窑的能工巧匠尽数夺来,融进了他们的杰作——越窑秘色瓷上了。这一取譬与许夤诗中“捩翠融青”的赞辞是同构的,但“捩翠融青”是实喻,远不如“千峰翠色”的想象空间丰富。但徐诗对秘色茶盏的四个比喻:“明月染春水”、“薄冰盛绿云”、“古镜破苔”“嫩荷涵露”却不得不令人击节称赏:你如见过越瓷中的荷叶盏或莲花托盏,哪怕只是精美的图片,你就不难领略“嫩荷涵露别江濆”的意境——犹如清晨刚从江边沙阜摘回的嫩荷,水灵灵的,还粘挂着晶莹的朝露,人间竟然有此尤物!用这样的盏来盛同样美妙绝伦的蜀茗(唐代名茶),你道是什么一种情形?或以为大概比得上神仙喝的玉液琼浆吧?这就俗了。且看元和诗人施肩吾怎说:

越碗初盛蜀茗新,薄云轻处搅来匀。

山僧问我将何比,欲道琼浆却畏嗔。

(唐·施肩吾《蜀茗新词》)

  越碗盛蜀茗,那是一种多么超凡脱俗的韵事,你如果把它比作世人常挂嘴边的“琼浆”,难道不怕山僧生气吗?所以面对山僧的问话,诗人竟好费踌躇:把它比作什么好呢?

 

5月26日  星期 二

裴说青瓷:《越窑青瓷》(11)

  唐五代诗人为越窑秘色瓷写下了如许优美诗篇足以说明这样两点: 第一,越窑秘色器在中国古代瓷器史上确实是一颗璀璨明珠,所以吸引众多诗人骚客纷纷为它吟诗作颂。第二,“秘色”的含义的确不是“秘密之色”。这些诗人如果没有见过秘色瓷器而竟能写出如此贴切生动的吟咏秘色器之诗是不可思议的。而施肩吾诗中的山僧得以用秘色盏盛蜀茗饮客,更直接说明越窑秘色器实非仅为“贡奉之物,臣庶不得用”。其实越窑秘色器还不止在中土民间得以睹其芳踪,即使远在西域的于阗,也时现真容:

昔人谢塸琔,徒为妍词饰。

岂如圭璧姿,又有烟岚色。

光参筠席上,韵雅金罍侧。

直使于阗君,从来未尝识。

(唐·陆龟蒙《越窑茶瓯》)

 

5月27日  星期 三

裴说青瓷:《越窑青瓷》(12)

  对于越窑秘色瓷“秘色”之意,还有其他种种解释。如认为“秘”是“制器者姓”等等。现在比较一致的看法是认为“秘色”是指一种越窑精品瓷的釉色。有人认为“秘色”就是“碧色”(“秘”“碧”古音同),而“碧”是一种青绿色的玉石。“当越窑烧制出碧玉般的瓷器并销往各地时,令人惊叹不已,以为神奇,因而讹写为秘色”(李刚《“秘色瓷”探秘》)。这一看法甚为可取。《山海经西山经》说“又西百五十里曰高山,其上多银,其下多青碧。”郭璞注云“碧亦玉类也。今越巂会稽县东山出碧。”郭璞的注值得我们注意——在越窑所在地的会稽县东山就出产一种被称为“碧”(也就是上引《山海经》句中的“青碧”)的玉石。越人把当地盛产的这种青绿色的美玉的名称用来指称越窑所产的精品青瓷这实在是顺理成章的事。又古人将精美的瓷器比拟为玉的例子可谓俯拾皆是:如宋代景德镇的青白瓷被称为“饶玉”;耀州青瓷被称为“巧如范金,精比琢玉”;宋代龙泉窑青瓷干脆将“玉”字模印在瓷器上。所以拙文甚为赞同“秘色”即“碧色”的解释。也就是说所谓“秘色瓷”实为“碧色瓷”之音讹,它就是越窑生产的一种釉色如碧玉的精品瓷。

 

5月28日  星期 四

裴说青瓷:《越窑青瓷》(13)

  “秘色”这种精品瓷自中唐以后一直被当做越州地方政府向长安朝廷纳贡的“土贡品”。五代到北宋前期,钱氏为保全一隅江山,便频频以秘色瓷等大量方物 进贡于中原朝廷。其数量少在几百,多竟达数万。

  如《宋会要辑稿·蕃类七》载:太平兴国三年(978年)四月二日,“俶(即钱俶)进瓷器五万事……金釦瓷器百五十事”《十国春秋》卷七十九载:清泰二年(935年)“王贡唐……金棱秘色瓷器二百事。”吴越国灭亡后,秘色瓷由盛转衰,终被北宋新崛起的汝、官、钧、定、龙泉等取代。

 

5月29日  星期 五

裴说青瓷:《越窑青瓷》(14)

七、“秘色”的烧成,是还原焰技术在中国青瓷史上的一大飞跃和最终完成

  现已明了,所谓“秘色”就是“碧色。那么碧玉的颜色是什么样的呢?就是青绿色。碧玉是分布很广的一种玉石,其实它的色调并非只一种,但离不开“青碧”这样一个基调。在传统中国玉的分类中,它是与白玉、青玉、青白玉并列的一类玉。中唐以前的越窑青瓷其釉色因技术的局限,都不能烧出很纯正的青瓷(碧玉之色),釉色往往青中带黄、带褐、带灰。这除了釉药配制的缘故,还因为未能熟练掌握烧制纯正碧色青瓷所需的还原焰气氛所致。

  所谓“还原焰气氛”就是烧窑中窑室内空气供给不充分,烟气中含有一定数量的一氧化碳气体。 这些气体能把釉中的氧化铁还原成氧化亚铁,氧化铜还原为氧化亚铜。与还原焰气氛相对的是“氧化焰气氛”,就是窑内空气供给充分,窑室中含有一定数量的氧气。同样成分的釉在不同窑内气氛烧成,其呈色是不同的。比如含铜的釉在氧化焰中烧成,釉呈绿色或青色;在还原焰中烧成,则釉呈红色。又如含铁的釉在氧化气氛中烧成,釉色为铁红;在还原焰气氛中烧成,则釉色为青绿色。

  中国古代南方窑口的青瓷因釉中普遍含铁分子,所以多是在还原焰中烧成。但还原焰气氛掌握不好,例如还原气氛较弱,釉中相当部分的铁仍保持氧化状态,或在烧窑后期跑进空气,致使釉层产生二次氧化,这样烧成的青瓷其釉色就不是纯正的青色,而表现为青中泛黄(就是所谓的“艾色”)的色调。

  秘色瓷的革命性成就就在于它在历史上第一次成功地完全控制了烧制纯正青瓷的还原焰气氛,烧出了釉色纯正的“秘色青瓷”。

 

5月30日  星期 六

裴说青瓷:《越窑青瓷》(15)

  秘色瓷的釉色及其纯净,成功的秘色不再带有黄色调或其它杂色,这一色彩的纯净度确与优质碧玉很相似。我们现在还很容易得到的碧玉尽管有颜色深浅不同的差异,但除个别青中带蓝,却不见有青中泛黄的。恰秘色瓷也有部分青中带蓝,这就是为什么古人把秘色瓷与碧玉类比的缘故。

  那么越窑到底怎样攻克技术难关才烧成这样纯净美妙的青瓷呢?

  应该说即使进入全盛期的越窑也不是烧出的青瓷(包括作为贡瓷的秘色瓷)都是纯正的碧色,还有不少仍是青中带黄、青中带灰的色调,但釉的“质感”却远胜前期,确如陆羽在《茶经》中对越窑器的描述:“类玉”“类冰”。而纯正的、釉水如湖水一般的秘色瓷还是少数。虽然纯正秘色为数不多,但它毕竟烧出来了!纯正秘色瓷的烧制成功,在技术上是多方面的,它是各项技术进步的综合结果。其中匣钵的使用是起决定作用的一项技术革新。

 

5月31日  星期 日

裴说青瓷:《越窑青瓷》(16)

  近年对上林湖越窑中心窑场进行的考古发掘发现,晚唐时期该窑场采用瓷质匣钵装烧青瓷器,而且匣钵相叠处或匣钵与钵盖相合处均使用釉浆密封,烧成后必须打破匣钵才能取出产品。这种工艺是前所未有的。

  用匣钵装烧跟裸烧(露烧)相比是瓷器装烧工艺的一大进步。这样可以避免窑烟、窑灰和窑顶落渣附着于产品表面而影响釉面美观。匣钵装烧工艺最早出现于南朝,到唐朝才开始普遍使用。越窑是最早使用匣钵的先驱之一。但一般匣钵均用耐火黏土制作,它是陶质的。用瓷质匣钵,并且在相合处涂上釉浆这两项工艺实为越窑首创。它的意义在于瓷质匣钵的致密性较好,再加上用釉浆密封,这样就较好地保证了坯件在密闭的条件下烧成,在开窑冷却时能较好地避免二次氧化对釉色的影响而比较顺利烧成纯正的秘色(碧色)。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