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古 日 记

(七十四)

2009年

 

3月1日  星期 日

清三代青花瓷

裴光辉

    拙著《康雍乾青花瓷》2004年7月由福建美术出版社出版,现改题为《清三代青花瓷》,更换了原书部分图片,内容也稍作修订。2009年3月1日 作者谨识。

 

裴说青花瓷:《清三代青花瓷》(1)

、 “清三代”的文化内涵

  清代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旧史家称“盛世”,又称“清三代”。

  清三代政治稳定、国力强盛、百姓安居乐业,是中国封建社会最后一个“盛世”。三代最高统治者出于稳固江山和笼络汉族士人的需要,在经济上 与民休息,在政治和社会生活各领域大力推行汉唐以来的以儒家思想为中心的一整套政治典章制度,其本人也躬自研习汉文化,雅好中华传统文化艺术,其汉文化修养均具一定水准。“开科取士”“盛世修典”“奖掖工商”……种种举措造成一种有似欧洲文艺复兴的文化繁荣局面(但只是表面相似,二者本质并不同)。

  在这样的历史文化背景下,作为工艺美术的金银器、铜器、玉器、漆器、竹木牙角雕器和陶瓷也步入一个黄金时代,无论官办民造均美轮美奂,质量、工艺水平比比可圈可点,可谓空前绝后。故所谓“清三代”,它既是一个政治上的盛世概念,也是中国工艺美术进入最后一个黄金时代的标峰概念。在昔古玩业者言清代文玩必推“清三代”,实有其由也。

 

图951 清代康熙十八罗汉图炉 上海博物馆藏

 

3月2日  星期 一

裴说青花瓷:《清三代青花瓷》(2)

  就古瓷器而言,清三代瓷器(又称“盛世瓷”)代表了整个清代瓷器的最高艺术成就,并且还独具其审美内涵。其美学特征正如民初许之衡在其《饮流斋说瓷》一书中所言“宋代则谢宣城、陶彭泽也,淡而弥永,渊渊作金石声,殆于三百篇犹未远也。元瓷者,其晋人之古乐欤!质直而有致,朴拙而不陋。若明瓷则初唐之四杰也,壮□华贵,开盛唐之先声,而疏处往往不及来者。至于康熙,殆如李杜,无美不臻,而波澜老成,纯乎天马行空,不可羁勒矣。若雍正颇似王龙标、岑嘉州,高华而清贵者也。若乾隆则似元、白、温、李,极妃青俪白之能事,所谓千人皆爱,雅俗共赏者矣。”所谓“无美不臻”“波澜老成”“天马行空”“不可羁勒”,所谓“高华清贵”,所谓“极妃青俪白”“雅俗共赏”,这就是清三代呈现于世人的多姿多彩的文化内涵和美学风貌。它既不同于宋瓷之“淡”、元瓷之“质”,也不同于明瓷之“壮□华贵”而有失之以“疏”。它在总体上是成熟的,多姿多彩的,而三代之间又各自有其审美倾向。三代以后。“嘉庆者,有如晚唐之皮、陆,矩蒦不失而声价远逊。道光品格较小而饶有别趣,揆之诗家,其有宋代之姜尧章欤?若夫光绪则明之七子也,刻意摹拟古人,其功力亦有独到之处,然比之盛唐则不啻上下床之别矣。”故清三代瓷器犹唐诗,唐人之后,诗尽矣;三代之后,瓷器亦无足观矣。

 

图952A 清代康熙早期青花釉里红山水图盘 上海博物馆藏

 

图952B 清代康熙早期青花釉里红山水图盘 上海博物馆藏

 

3月3日  星期 二

裴说青花瓷:《清三代青花瓷》(3)

二、 清三代青花瓷的美学特征

  清三代青花瓷的美学特征是在与明青花的比较中凸显出来的。明青花“壮□华贵”而有失之以“疏”。“疏”体现在造型、工艺、绘画诸方面,但这种“疏”又透出一种稚拙的“真趣”和荒率的“野趣”,有如人生之青年时代,邃密练达或有不足且真气流注,朝气勃发。清三代青花则如人生之入中壮年(嘉道以后,则步入老年矣),它体现的是一种成熟美。这种成熟美不是单一风格的,它在“成熟”的共性下又呈现多姿多彩的审美趣味:康熙青花伟岸清刚、亦庄亦谐;雍正青花高雅俊秀,独具文人士夫之书卷味;乾隆青花由雅趋俗,格调稍逊康雍,然型类之夥、工艺之巧亦当得起“千人皆爱,雅俗共赏”之美誉矣,较之嘉庆以后作品,其品质未失,创意仍殷,亦堪称难得也。

 

图953 清代康熙青花龙纹萝卜瓶 上海博物馆藏

 

3月4日  星期 三

裴说青花瓷:《清三代青花瓷》(4)

三、 清三代官民窑优劣论

  清三代瓷器与明代瓷器一样,有官窑器和民窑器之别。 依照一种从旧时古玩业中师徒授受而来、至今仍占“主流”的看法,官窑优于民窑,官窑产品代表清代陶瓷工艺的最高水准,民窑产品则不能望其项背。拙人经过长期的鉴赏实践和文献资料研读,对这种因袭已久的“官本位”说法甚不以为然。

  首先,从明代嘉靖以来御用瓷器“官搭民烧”的做法入清以后已成定例。这种烧窑制度原是官方盘剥民间窑户的一种手段,但客观上也促进了民窑产品质量和工艺水平的提升。这种制度的确立另一方面又进一步模糊了官民窑产品的界线。

  所谓“官搭民烧”,在明代是因御窑厂在限期内完不成朝廷派烧的任务而将一部分钦限瓷生坯交由民间窑户烧成。烧成的合格品由官方按市场价给值,烧坏或未能如数完成者必须赔偿。明代末期,太监把持窑务,官搭民烧成为窑务官走私御用瓷器和借机敛财的便捷之道。凡民间“包青户”完不成派烧任务或烧坏钦限瓷器,赔偿方法为向御窑厂购买合格产品抵数。

  入清以后,朝廷加强了对窑务的监督和管理,窑务改由税官兼理,革除了滋生腐败的种种弊端。但“官搭民烧”却作为一种常规制度沿用下来并贯穿至清王朝灭亡。

  由于清代官窑器全部采用官搭民烧,所有御用瓷器都派发到民窑包青户烧制,御窑厂实际上只是制坯和装饰作坊,有时派烧数量庞大,也在民窑作坊完成生坯制作和装饰工序,故官民窑瓷器的制作实际上并没有原料、设备、人工、技术力量等方面的绝对差异。

 

图954 清代康熙青花耕织图碗 上海博物馆藏

 

3月5日  星期 四

裴说青花瓷:《清三代青花瓷》(5)

  其次,有人认为官民窑的差别在于官窑烧瓷目的在于供御,故不惜调动一切人力物力财力,不惜成本精心打造。殊不知只要有利可图,利益的驱动同样可以令民窑不惜成本烧造高档精品瓷以供达官显宦、富商雅士高价索取。清三代有不少书写堂号款的精品瓷即属此种情形。其作品的品质、艺术水平常高于一般御用瓷器。拙人以为,这类带堂号款的民窑精品真正代表了清代瓷器的最高水平。而官窑瓷器即使“不惜成本”了,也不见得就完美无瑕。不妨引录几段雍乾之间著名督窑官唐英的奏折以见一斑:“乾隆六年四月十二日奉旨:唐英烧造上色瓷器甚糙,釉不好,瓷器内亦有破的,着怡亲王寄字唐英,钦此。”“朱批:不但去年,数年以来所烧者,远逊雍正年间所烧者,且汝从未奏销……”(乾隆六年五月二十四日唐英奏折)“窃奴才于乾隆八年六月内,接到和硕怡亲王、果毅公讷、内大臣海望来文……以所造瓷器釉水、花纹远逊从前,又破损 过多……奏令赔补……”(乾隆八年九月十七唐英奏折)大名鼎鼎的“唐窑”御器尚且因质量问题而常被皇帝批评,着令赔补,更遑论非唐英主持的官窑瓷器?其实被皇帝发现者,占有瑕疵的御器总数的比例毕竟很少。唐英《陶成纪事碑记》载:“每岁解送圆琢器皿六百余箱。岁例上色圆器一万六七千件,上色琢器亦岁例二千余件”,如此大量的入选御用瓷器,皇帝焉能一一过目?

  我们再考察故宫等博物馆所藏清三代官窑瓷器,有瑕疵者确实不是绝无仅有(当然总体还是“合格”的,但请注意“合格”不等于“上乘”)。其中有成型不够周正的(尤其见于一些多方体琢器)、有釉水不够匀净滋润的、有带疵点而美其名曰“荞麦地”者……这种情形实际上也是正常的——每年派烧近两万件的御用瓷器,要求件件无可挑剔除非神助一般人力是做不到的。从另一方面考察,限期定量的 派烧任务又使得承烧御器的窑户只能以“达标”为追求目标,而没有宽裕时间和轻松的心态在承烧瓷器上“精益求精”,这也是造成官窑品不如民窑精品的一个致命原因。

 

图955 清代康熙青花山水图笔筒 上海博物馆

 

3月6日  星期 五

裴说青花瓷:《清三代青花瓷》(6)

  复次,在艺术水准方面,官窑是否比民窑更胜一筹呢?答案恰好相反。官窑作品作为“堂庙之器”深受官方意识形态的影响和直接干预,品种造型之丰富固不让民窑,但绘画题材总离不开龙、凤、缠枝花卉、御制诗等有限几种,以图案画为主,绘风繁缛、呆板,代代相袭,缺乏艺术创造力。民窑绘画则反是,历史故事、神话传说、宗教、风俗、山水、动植……不管是现实的还是想象的,一切可以入画的均广收博采。绘风更是千姿百态,各具特色。因不受“大内出样”的约束,创作心态十分宽松自由,艺匠在继承前人优秀绘画传统的同时往往不是对“粉本”亦步亦趋,而是大胆发挥,个人想象力和创造力得以充分发挥。

  “一切受命的文艺都是低级的文艺”,以艺术学和美学的观点来审视清三代官窑作品,我们不得不说,这种受命的供御瓷器的艺术格调是平庸甚至低下的,实在当不起“代表清代乃至中国封建社会陶瓷艺术的最高水平”这样的盛誉。这一誉辞其实应该让与清三代的民窑精品瓷器。

 

图956 清代康熙山水图棒槌瓶

 

3月7日  星期 六

裴说青花瓷:《清三代青花瓷》(7)

  民胜官的观点其实前人、时人均有提到,如云“乃有明明官窑而画稿了无意味者,有真客货(民窑产品)而笔意工细绝伦者,瓷虽小道亦微乎微矣。”(陈浏《匋雅》)但时至今日,仍有“权威名家”对充盈生命原创力和艺术想象力的大量精彩绝伦的清三代民窑精品视而不见,而大弹官优于民、官窑品代表清瓷最高水准之老调,这种陈腐而不能反映客观存在的观点至今还在左右中国文物艺术品市场,以致许多古玩艺术品的艺术价值与市场价值未能同步,甚至产生悖谬。

 

图957 清代康熙青花山水图方瓶 上海博物馆藏

 

3月8日  星期 日

裴说青花瓷:《清三代青花瓷》(8)

 拙人以为无论从数量还是从质量、艺术水准而言,清三代民窑作品都是清代陶瓷艺术的主流和标峰,官窑作品则是其支流,即便有极个别产品为官窑垄断,具有民窑所不可取代的艺术价值(如珐琅彩瓷),但亦不足以掩其总体逊色于民窑精品的事实。而历来撰写中国陶瓷著作者却一概以官窑作品为叙述主干,民窑作品则置于枝叶之地位,常常是详官而略民,对民窑产品只是在重点叙述官窑产品之后顺笔一带,甚至只是在为了突出官窑器的“精湛”时才将民窑产品作为对比衬托的角色稍作介绍。我们常能见到这样的一种叙述模式:在介绍同期作品时,器类形制相同或相近的官民窑产品,官窑必“器型周正”“修胎精整”“绘画工致无懈可击”……民窑则“器型欠周”“胎骨粗松”“修胎潦草”“绘画粗放”……这种千篇一律的鉴赏套路和精粗二分法的叙述定式大多出自作者先验的观念,即“想当然”。拙人以为这种叙述实际上颠倒了清代瓷业的客观事实,也违背 了“真正的艺术产生于民间”这样一条古今中外概莫能外的艺术规律。纵观古今中外一切优秀作品,有哪一件不是出自民间文人或杰出工匠的匠心独运?而那些钦命的、官办的艺术(应制诗、宫廷画、“制样须索”的官窑瓷……)又有多少不是扼杀性灵、抑制艺术创造力和艺术个性的平庸之作?

 

图958 清代康熙青花雪景山水图铺首筒瓶 上海博物馆藏

 

3月9日  星期 一

裴说青花瓷:《清三代青花瓷》(9)

  基于上述认识,我在这个“清三代青花瓷”专题中试图颠覆以往在清代瓷史写作上的“官本位”叙述模式(如以官窑为主线,先官后民、详官略民和扬官抑民等等),改为以民窑作品为主线,叙述上先民后官,以民为主,以官为辅。框架章法也不采用官民分述的方法,例以民窑为叙述主体,官窑的特殊性、独有性则在主体叙述之后附带描述之。

 

图959 清代康熙人物图笔筒 北京首都博物馆藏

 

3月10日  星期 二

裴说青花瓷:《清三代青花瓷》(10)

四、 清三代青花瓷特征

  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的景德镇青花瓷烧制既是清代青花瓷生产的黄金时代,也是中国古代青花瓷的最后一个鼎盛期。三代青花瓷胎土致密细洁,釉水莹润光亮。胎釉结合紧密,甚少大面积崩剥现象;器类造型十分丰富,举凡历代流行之传统造型应有多有,不胜枚举,且不乏推陈出新、独具时代特色之新造型;制作工艺大多十分考究,并常有烧窑前、后二次加工的独特工序(如露胎部分的细砂打磨、磨掉瑕疵二次复烧及出窑后的镶饰工艺等等)。

 

图960 清代康熙青花四妃图盖罐 上海博物馆藏

 

3月11日  星期 三

裴说青花瓷:《清三代青花瓷》(11)

  青花则选用浙江绍兴、金华之钴料。其中优质上等钴料有两种:一曰“顶圆子”,一曰“韭菜边”。前者以浓艳青翠取胜,是烧成“宝石蓝”“翠毛蓝”的原料;后者以烧成后蓝色纯正深沉、图案纹饰清晰不洇,毫发毕现取胜,用于细描青花和题写款识。

 

图961 清代雍正青花花鸟图扁壶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3月12日  星期 四

裴说青花瓷:《清三代青花瓷》(12)

  清三代青花瓷的绘画风格颇受明代陈老莲、清初四王、恽寿平等文人画家的影响。笔墨精湛洒脱,构图奇异,妙趣横生,格调不俗。虽为瓷作,但视之为以瓷胎为纸绢的水墨国画亦无不可。三代官窑青花绘画虽逊于民窑精品,然其绘笔之精工严谨、风格之典丽亦堪称宋明院画之苗裔,诚足以彼时宫廷画家如蒋挺锡辈抗礼也。

 

图962 清代雍正青花八仙图尊 苏富比拍品

 

3月13日  星期 五

裴说青花瓷:《清三代青花瓷》(13)

  1、康熙青花瓷

  清三代青花瓷固然引领清代260余年风骚, 但执其牛耳的当属康熙青花瓷。我认为康熙青花瓷是继元代张文进型青花瓷、明代永宣青花瓷、成化青花瓷、嘉靖青花瓷、明末清初“转变期青花瓷”之后,中国青花瓷艺术的第六座高峰。诚如寂园叟在《匋雅》一书中所云:“雍乾两朝之青花瓷远不逮康窑,然则青花一类康青虽不及明青之秾美者,亦可以独步本朝矣。”(按此处所谓“明青”专指明代永乐宣德之青花。永宣青花浓艳无比,但往往晕散过甚,色浓重处有黑疵锈斑乃美中不足之处,而康熙青花浓艳虽不及永宣,青翠却过之,且无黑疵锈斑,纯净度远胜永宣。故寂园叟谓康青不及明青实乃偏见,而其谓康青“可以独步本朝”确是具眼之见。)康熙朝存在六十一年,其青花瓷的品质和风格特征亦非一成不变。现根据海内外传世有明确纪年款的青花进行排队类比(从康熙元年到康熙五十六年,多为民窑器)得出康熙青花有早、中、晚三期之不同特征(大致每二十年为一变)。

 

图963 清代乾隆青花莲花八吉祥纹狮钮盖壶 苏富比拍品

 

3月14日  星期 六

裴说青花瓷:《清三代青花瓷》(14)

(一)康熙早期青花瓷特征

  康熙早期青花瓷处于青花转变期之后期(域外学者称明末清初的某种独具内涵的中国瓷器为“转变期瓷器”,其大宗即为“转变期青花瓷”。转变期青花瓷处于明清交际的特殊历史时期,其作品有其独特的时代特征),产品带有转变期青花的许多共性和顺治朝青花遗意。

  1)胎釉特征

  康熙早期青花瓷胎体厚重,胎色偏灰暗,但胎质比顺治器较为细洁,杂质较少。大器修胎比较粗率,接痕明显,器底常有跳刀痕,底足 有毛糙感,常见窑砂或白灰等垫烧物粘连。釉层莹厚,普遍泛青。釉面有棕眼,以棱角处及外底为甚。器口常施酱色釉一圈,口沿厚者则施浆白釉,与器身之青白釉形成反衬,俗称“酱口”“粉口”。器足外墙常刮釉一圈,平底琢器外底心常留一釉斑。

 

图964 清代雍正青花缠枝莲灯座 上海博物馆藏

 

3月15日  星期 日

裴说青花瓷:《清三代青花瓷》(15)

  2)造型特征

  造型基本承袭顺治遗制,变化不明显。古拙敦厚、质朴凝重,胎体尚未脱离前期厚重的特征。器类与中后期比较尚不是很多。主要有盘、碗、套杯、将军罐、蒜头瓶、筒瓶、花觚、观音尊、笔筒、香炉、海灯等。

    有圆口、花口、四方、多方、倭角、折沿等样式,器壁深浅不一(折沿盘最浅,其次撇口盘,收口盘较深)。胎体厚薄均有,胎薄者多为釉底,胎厚者多为无釉砂底。薄胎器透过釉层常能看到修胎旋纹,厚胎大盘底足常带有垫烧白灰和窑砂。

    常见一种“浅碗”(比小盘略深些), 撇口或收口,胎壁较厚,圈足高深,多写堂名款。墩式碗仍沿袭明末以来风格,胎壁厚重,直口或小撇口,圈足深厚,足端滚圆,有敦厚笃实、耐用耐看的感觉。

    有高足杯、仰钟杯、铃铛杯、筒形杯、马蹄式杯等。

  将军罐  最早出现于明末,因器盖似古代将军头盔而得名。直口,短颈,丰肩,下收长圆腹,平底无釉(或鼓腹收胫,外撇二层台足,前者多见于崇祯、顺治,后者始见于此期),口上扣宝珠顶宽沿隆顶盖。多绘雉鸡牡丹、缠枝牡丹、云龙、仕女、童戏等图。,

  蒜头瓶  蒜头口(有直口和撇口两种),长颈,扁圆腹,外撇圈足。器型有小蒜头口长颈和大蒜头口粗颈两种。多绘缠枝莲、蕉叶、“寿”字纹及兽面、人物等。

  筒瓶  又称“象腿瓶”,广口微侈,短颈溜肩,直筒长腹,平底无釉。始见于明末民窑,因谐“天下一统”,清顺治、康熙早期官窑亦喜烧制之,但仍以民窑为多见。康熙器型与顺治大体相似,但筒身不如顺治瘦长。主体纹饰有山水、花鸟、博古图等。

 

图965A 清代雍正青花双龙戏珠纹香炉 上海博物馆藏

 

图965B 清代雍正青花双龙戏珠纹香炉 上海博物馆藏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