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古 日 记

(七十)

2009年

 

1月1日  星期四

裴说青花瓷:《转变期青花瓷》(1)

、 一段被误读的瓷史

  明末清初社会动荡、战争频仍,是一段云障雾罩、变数丛生的岁月。

  明王朝从嘉(靖)万(历)以来,朝纲不振,国势衰颓。统治集团骄奢淫逸,横征暴敛,贪官污吏横行,加以国库空虚,民生维艰,农民起义此起彼伏,朱明王朝自此以还“家道中落”。

  天启、崇祯间,爆发声势浩大的农民起义更是极大地动摇了王朝的统治根基。

  公元1644年,大明王朝终于在“甲申之变”中以35岁的崇祯帝朱由检自缢景山而宣告崩溃。

  满清爱新觉罗氏入秉国政也并非一开始“海晏河清”。翦除南明小朝廷及吴三桂势力的征战一直持续了36年,直至康熙二十年,清军逼近昆明城,“洪化”皇帝吴世璠被迫自杀而告终。

 

图829 清代顺治青花山水人物图筒瓶 高45.4厘米

 

图830 清代顺治青花洞石瑞兽图筒瓶 高27.2厘米

 

1月2日  星期五

裴说青花瓷:《转变期青花瓷》(2)

  在这段动荡的明末清初(此处特指明万历末年至康熙二十年),景德镇瓷器面目如何?如果从历史的表象推测这段时期的景德镇窑事,必定得出百业萧条,瓷业自然也江河日下,产品粗制滥造,无足可观的结论。(迄今为止,一些“权威”的古陶瓷著作仍持这种论调。)至于这段时期的瓷器风格如何?按照敦华斋师徒的论瓷套路(“上接下靠中介乎”)应是“天启与万历风格接近(上接),顺治与康熙相似(下靠),而崇祯一朝瓷器面貌介乎天启和顺治之间(中介乎),没有自身的艺术风格。”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一大批品质优良、艺术上乘并且风格独特的明末清初精品瓷经过域外研究者的考证、鉴别、类比排队,将其从原被划归万历前期或康熙中晚期甚至雍正朝的瓷器组群中分离出来,“重新出土”,确认了它们真实的出生年代:万历末年——康熙前期(明末清初)。

  这批风格独特、品质精良且蔚为大观的瓷器的“重新出土”告诉了我们一个真相:在明末清初这样一个风雨飘摇的年代,景德镇的匠师们曾经创造出大批空前绝后的瓷艺精品,在中国陶瓷史和中国美术史上谱写了一段精彩的乐章。产生这段乐章的年代被西方学者命名为“转变期”(the transitional period between the Ming and the Qing/transitional period)。

  遗憾的是,首先发现这段精彩乐章的却是西方学者,而不是它的故国学人。

 

图831 清代顺治青花麒麟芭蕉图盘 口径37厘米

 

图832 明代崇祯米石隐款青花花卉纹方觚 高32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1月3日  星期六

裴说青花瓷:《转变期青花瓷》(3)

二、转变期:被中国瓷学界遗忘已久的别地洞天

  “转变期”(或译为“过渡期”)的概念是西方学者提出来的。早在上世纪一、二十年代,中国“转变期”瓷器(Chinese Porcelains of Transitional Period)便开始进入欧洲学者的视野。1955年英国大英博物馆的詹尼斯(Soame Jenyns)在《明清之际转变期瓷器:1620-1683》一文中对“转变期”的概念作了阐述,并对其时间外延作了界定:他认为“转变期”的时间是在1620-1683之间的60余年,即明代万历的最后一年(万历四十八年,亦即泰昌元年)到康熙二十二年。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美国的Stephen Little、Julia B Curtis,英国的Michael Butler、Margaret Medley、Richard Killurn、日本的西田宏子等均对转变期瓷器进行过研究,香港、纽约等地还举办了转变期瓷器特展。目前海外对转变期瓷器的研究暂处领先。国内在转变期瓷器研究方面起步较晚,如能广泛借鉴海外学者的研究成果,必能后来居上,使转变期瓷器研究在中国古陶瓷研究领域如元青花一样成为一门显学。

 

图833 明代天启青花五老观画图水盂 高10厘米

 

图834 明代崇祯荷锄图莲子罐 高18厘米

 

1月4日  星期日

裴说青花瓷:《转变期青花瓷》(4)

  关于转变期的时间,目前学术界看法还不甚一致,尽管其大体的时间段没有争议(即明末清初),但对具体的上下限时间的界定还是见仁见智:除上述詹尼斯所主张者外,还有将上限前推到1602年(荷兰东印度 公司成立)者。英国的Harry Garner则将下限定在康熙元年(1662)年,存在时间缩短到40余年。

  其实纵观中国瓷器发展史,任何一种瓷器风格都不是一朝一夕间忽然从天而降,又在某一时刻忽然变为另一种风格的,一种风格的存在,在时间上都具有模糊性。瓷器的发展跟其所属的社会历史演变并不同步,有时甚至出现表象上的悖论,就是与彼时的窑事变迁也未必亦步亦趋、如影随形。故上述诸种关于转变期的时间界定应视为“标志性”的时间界定。当然,“标志 时间”(能反映瓷器风格嬗变的历史事件、窑事、纪年器等)的选定还是很有讲求的。

 

图835 明代崇祯青花清供图莲子罐 高28厘米

 

图836 清代顺治青花花鸟图铃铛杯 高13厘米

 

1月5日  星期一

裴说青花瓷:《转变期青花瓷》(5)

  将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成立时间作为转变期的上限,显然是把转变期瓷器的性质定为外销瓷。但是在国内被重新发现的大批转变期的存在表明这类瓷器虽然大量外销,但在国内市场的销量更大,它并不是作为纯外销或主要为供给海外市场的瓷器而生产的,而且其风格虽然独特,但其独特性并不像外销瓷那样体现在“异国情调”上面,而是体现在其“文人气质”方面,其诗、书、画、印一体的画面在瓷艺上是前无古人的,它呼应了当时艺坛盟主董其昌倡导的南画 (文人画)传统。应该说正是这种独特的、“非常中国”的文人趣味吸引了西方热爱东方陶瓷的贵族和中产阶级,遂使它在海外市场占有一定的份额。

  因此转变期瓷器实际上应该是内外兼营的中国瓷器。这种精品瓷并不因为海外市场的刺激而流行,故与东印度公司的成立并无直接关联。

  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成立拓展了中国外销瓷的海外市场这是事实,但在明末清初通过东印度公司销往海外的主要是“克拉克瓷”(一种以开光图案为特征的中西合璧风格的青花外销瓷)。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成立作为一个标志性事件对中国商品的外销确实产生过刺激和推动作用,就瓷器而言受其直接影响的应是克拉克瓷而非转变期瓷器(可参见拙著《克拉克瓷》)

 

图837 清代顺治青花山水图笔筒 高16.8厘米

 

图838 清代康熙指日高升图盘 口径13.3厘米

 

1月6日  星期二

裴说青花瓷:《转变期青花瓷》(6)

  而将转变期的终结定在1683年的依据则是这一年康熙派臧应选到景德镇督陶,景德镇官窑生产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Soame Jenyns:The Wares of the transitional Period Between the Ming and the Qing:1620-1683)应该说詹尼斯将景德镇官窑全面恢复生产作为转变期下限的依据是一条可取的思路,因为作为民窑精品的转变期瓷器与官窑瓷器的生产是互为消长的。但詹尼斯将1683年(臧应选入住景德镇)作为转变期的终结却是值得商榷的。

 

图839 清代康熙西厢记图执壶 通高21.8厘米 上海博物馆藏

 

图840 清代顺治青花指日高升图围棋罐 高15厘米

 

1月7日  星期三

裴说青花瓷:《转变期青花瓷》(7)

  我认为作为清代官窑复苏的标志应是朝廷恢复派烧制并派督陶官往景德镇榷陶没错,但1683年朝廷派臧应选驻厂督陶并不是朝廷派员督烧并恢复常制之始,其始当在1680年的康熙十九年。此年据朱琰载“始遣内务府官驻厂监督……所造益精”(朱琰《陶说》卷一《说今·饶州窑》)蓝浦在《景德镇陶录》中更具体说“(康熙)十九年九月始奉烧造御器,遣广储司郎中徐廷弼、主事李延禧来驻厂监督……陶成之器,每岁照限解京。二十二年二月,差工部虞衡司郎中臧应选、笔帖式车尔德来厂代督器,日完善。”(《景德镇陶录》卷二《国朝御窑厂恭记》)可见清代派员景德镇督陶、恢复御窑常规烧瓷是始于康熙二十年(十九年九月派员督陶,实际到厂应为当年底或第二年初)而非二十二年。而康熙的第一个有记载的正任督陶官是徐廷弼而非臧应选。

  故我认为转变期的终结应以朝廷派广储司郎中徐廷弼及其副手李延禧到景德镇驻厂督陶(康熙二十年)为标志,而这一年也是清政府平定内乱、真正实现江山一统的年份。

 

图841 清代顺治青花指日高升图围棋罐 高13.6厘米

 

图842 清代康熙癸卯款青花祝寿图花觚 高40.4厘米

 

1月8日  星期四

裴说青花瓷:《转变期青花瓷》(8)

  综合数说,我认为转变期的时间应为明万历四十八年到清康熙二十年(1620——1681)。1620年是明万历皇帝朱翊钧卒年,此后景德镇官窑进入低潮时期,朝廷几乎不再派烧瓷器, 御窑厂大批裁员,许多御窑匠师流入民间窑场。这使得属于民窑精品的转变期瓷器的大规模生产拥有了人才(高技能优秀匠师)和物质(优质瓷土等原材料)等方面的条件;1681年景德镇官窑恢复常规生产,明末以来 因官窑停烧流散民间窑户的御窑厂良匠又拢聚到了珠山。这批御窑良匠曾经是转变期瓷器的主创者,由于转变期瓷器的风格不被皇室看重,他们只能按谕旨回到绘制规矩图案的皇家瓷器之老路上去,艺术原创力在一时的喷发之后又遭受抑制和打击;而在民间,由于大批御窑厂良匠的“归队”,从事转变期瓷器风格之创作的匠师忽然告缺,后继乏人,这又成为催生新风格新类型(即康熙风格)瓷器的契机,而转变期瓷器也从此式微,最终 退出历史舞台。

 

图843 明代崇祯青花人物图净水碗 高15.3厘米 中国历史博物馆藏

 

图844 清代康熙老莱彩衣图印章盒 通高5.3厘米

 

1月9日  星期五

裴说青花瓷:《转变期青花瓷》(9)

  转变期瓷器的时间外延已如上述,而转变期瓷器的内涵,即其具体风格界定,目前学术界还不甚明确。我认为并不是所有在1620——1681年生产的瓷器都可以称之为转变期瓷器的。“转变期”既是个时间概念,更是一个风格概念。就明末清初的景德镇民窑青花瓷而言(转变期瓷器的主体是青花瓷,故此处所论转变期瓷器即主要指青花瓷器,一般不再涉及其它品种,以符《转变期青花瓷》之题),其制作实有精粗二路:粗瓷胎骨粗松,器形多不太规整,绘工草率,青花色泽灰暗;细瓷胎土洁白细腻,器形周正、优美,青花色泽青翠明艳,绘画别开生面,具有文人士大夫情调或浓郁的生活气息。转变期瓷器所指应以后者为是,并且尤应强调其绘画方面的精湛水平和独创性。

 

图845 明代崇祯青花人物图筒瓶 高47厘米 首都博物馆藏

 

图846 清代顺治青花人物图筒瓶 高45.4厘米

 

1月10日  星期六

裴说青花瓷:《转变期青花瓷》(10)

  不妨作如此定义:转变期瓷器是在公元1620——1681年间(或曰明万历末年至康熙早期)景德镇民窑生产的具有浓郁生活气息或文人画绘风的精品瓷器。

  这样界定就把这一段时间里生产的民窑粗瓷、传统风格的民窑细瓷、烧量极少的官窑瓷与转变期瓷器区分开来。区分出来的结果令人不禁眼睛一亮:原来这动荡的60年,景德镇民窑竟然有如此高雅而别开生面的精品瓷器出现,其质量之上乘、艺术之高超,前足以媲美元代张文进型青花瓷,后足以比肩广为玩赏界称道的“康青”(康熙青花瓷)而自树一帜,真是别有洞天!这种转变期青花的“重新出土”可以说是激动人心的。

 

图847 清代顺治癸巳款青花山水图筒瓶 高44.4厘米 上海博物馆藏

 

1月11日  星期日

裴说青花瓷:《转变期青花瓷》(11)

 

二、转变期 青花瓷的特征

1.胎釉特征

  胎土可用“细洁致密”概括之。胎土与嘉(靖)万(历)相比,明显提高。琢器厚重沉实,修胎工整。釉色亮青,釉面匀净。足外墙有一道特别宽而整齐的露胎,有细密旋痕(此非上釉时所预留,而是满釉后在倒置轮盘上刮削釉层所致),这是转变期瓷器甚为独特的工艺特征。在器口外沿和足胫有一道釉下暗花(或弦纹)装饰带,也是转变期青花瓷的一个显著装饰特征,可成为转变期青花的断代依据。顺治以后,流行口沿施一圈酱黄釉的做法。

 

图848 明代崇祯蟾宫折桂图笔筒 口径21厘米

 

1月12日  星期一

裴说青花瓷:《转变期青花瓷》(12)

  转变期青花瓷质量上乘(与此前青花瓷相比较,令人有“忽然转精”的感想),与优质烧瓷原料的选用、胎土多元配方(主要采用二元配方)的普遍运用及官方不再以“官土”为名垄断优质瓷土有很大关系。

  瓷器质量的优劣与制瓷原料的选用关系甚密切。但自元代以来,优质瓷土一直为官方所垄断。元人孔齐在其《至正直记》中载“饶州御土,其色白如粉垩。每岁差官监造以贡,谓之‘御土’。窑烧罢即封,土不敢私也。”这种“御土”具体在什么地方,不得而知。而元代民窑所用瓷土,据元代蒋祈《陶记》载:“进坑石泥制之精巧。湖坑、岭背、界田所产已为次矣。比壬坑、高砂、马鞍山、磁山堂,厥土赤石,仅可为匣模。”可知斯时民窑用土有三等:“进坑石泥”为上等,可用 以制作精品瓷;湖坑、岭背、界田三处较次,可用以制作日用器皿,而壬坑、高砂、马鞍山等处之土,只能用来烧制匣钵。

  另外还有一种“余土”(出自江西余干)在当时也是民窑所用优质瓷土。(《至正直记》:“或有贡余土作盘、盂、碗、碟、壶、注、杯、盏,白而莹色可爱。”)

  入明以后,“官土”有明确的采集地点——即在景德镇市郊的麻仓山,称“麻仓土”。(嘉靖王宗沐《江西大志·陶书》:“陶土出浮梁新正麻仓山,曰千户坑、龙坑坞、高路坡、低路坡,为官土。”)而民窑所用何土,文献没有万历之前的记载,可能沿用元代的五处瓷土(进坑石泥、余土、湖坑土、岭背土、界田土),也有可能发现开采新土,或兼而有之。但最迟至万历三十二年,景德镇民窑已开始采用了优质瓷土——高岭土。而此时官土麻仓土已经告竭(明末王士性《广志绎》:“近则饶土入地渐恶,多取祁、婺之间。”《景德镇陶录》卷八亦云:“明神宗十一年管厂 同知张化美报麻仓老坑土渐竭——邑志。”)到崇祯宋应星著《天工开物》时已断言“此镇(景德镇)从古及今为烧器地,然不产白土。”因此,在万历后期当麻仓土告竭时,官窑所用优质瓷土转取自距景德镇45公里的高粱山(所出即高岭土)和祁门开化山。这时高岭土就面临着和过去麻仓土一样被定为“官土”的可能了。

  “万历三十二年,镇土牙(瓷土买卖的中间人)戴良等赴内监(此指当时的督窑太监潘相),称高岭土为官业(官方财产)欲渐以括他土也。檄(公告)采取。地方民衣食于土者甚恐。守道叶云仍知县周起元争之,还其檄(收回公告)。”(康熙《浮梁县志》)

  这可以说是中国瓷史上一个很重要的事件,它宣告了自元代以来官与民争土的时代从此结束。经守道叶云和知县周起元的力争,督陶太监潘相终于收回定高岭土为官土的公 告,高岭土终于仍归百姓开采。且此后历天启、崇祯及整个清代均未见有“官土”垄断的记载。

  “忽转精”的民窑性质的转变期瓷器的出现,我认为与它正好遭遇官土垄断终结这一历史时机有关。

 

图849 明代崇祯青花麒麟芭蕉图笔筒 高18.2厘米 扬州文物商店藏

 

图850 明代崇祯青花人物笔筒 口径21.5厘米

 

 

1月13日  星期二

裴说青花瓷:《转变期青花瓷》(13)

  优质瓷土高岭土的采用,是转变期青花瓷的保质前提,而先进的原料配制、精细的淘练工艺则是烧制优质瓷器的关键。崇祯十年发表的《天工开物》对其时的原料配制有载:“土出婺源、祁门两山。一名高粱山,出粳米土,其土坚硬;一名开化山,出糯米土,其性粢软。两土和合,瓷器方成。”

  这里的“高粱山粳米土”就是高岭土,“开化山糯米土”就是瓷石,“两土和合”说明此时的胎土采用了比较先进的二元配方工艺(即高岭土+瓷石)。有人认为这种二元配方的配制在元代已经出现,但最早见诸文献的却是本条记载。这说明在万历后期至崇祯,瓷胎的二元配方配制工艺已经确立。

 

图851 清代顺治青花人物图筒瓶 高26.5厘米

 

 

1月14日  星期三

裴说青花瓷:《转变期青花瓷》(14)

  这种二元配方的瓷胎与传统瓷胎(即仅以瓷石为原料的瓷胎)在许多质量指标上,如白度、硬度、粒度、吸水率、透光度等等方面是有很大区别的,前者明显优于后者,可以说是否采用二元配方是瓷器是否进入现代瓷形态的重要标志。因此可以说,“转变期青花瓷”独立成类的意义不仅是艺术上的“风格转变期”,也是中国瓷器技术层面的“工艺转变期”,大批转变期青花瓷的问世,表明中国瓷器在明末清初已完成了向现代瓷的蜕变。仅从这一点(技术层面)来看,转变期青花瓷在中国瓷史上的里程碑价值已居于旧日所称道的“永宣青花”之上。

 

图852 明代崇祯狮子穿花图坐墩 高38厘米

 

1月15日  星期四

裴说青花瓷:《转变期青花瓷》(15)

  此时胎土的制练也是相当精细的,采用的是“水澄法”:

  “造器者将两土(即高岭土和祁门瓷石)等分入臼,舂一日,然后入缸水澄。其上浮者为细料,沉底者为中料。既澄之后,以砖砌方长塘,逼靠火窑,以借火力。倾所澄之泥于中,吸干,然后重用清水调和造坯。”(《天工开物·陶埏》)

 

图853 清代康熙人物图将军罐 高42厘米

 

图854 明代崇祯山水人物图莲子罐 高15厘米 扬州文物商店藏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