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古 日 记

(六十二)

2008年

 

9月1日  星期一

裴说五大名窑:《汝瓷》(17)

陆游1《老学庵笔记》

   故都2时,定器不入禁中,惟用汝器,以定器有芒3

 

  裴注:

  1、陆游:(1125——1210),字务观,号放翁。宋越州山阴人。孝宗朝任枢密院编修官,赐进士出身。后历夔州通判、礼部郎中、宝谟阁待制等。工诗文,长于史学。其诗多沉郁雄放之作,与尤袤、杨万里、范成大并称“南渡四大家”。有《剑南诗稿》、《渭南文集》、《老学庵笔记》、《南唐书》等。

  2、故都:北宋都城汴梁,今河南开封市。作者为南宋人,故称南渡前的国都为“故都”。

  3、有芒:有芒口。瓷器口沿无釉露胎谓“芒口”。

 

  点评:“惟用汝器”反映了皇帝对汝瓷的偏爱。但偏爱的原因并不纯因“定器有芒”,其实定器有芒也只是限于盘碗等圆器,如瓶、炉等琢器因采用正烧,并没有“芒”,因何也“不入禁中”?可见陆游的说法并不准确。其实宫廷“弃定用汝”更与“尙青”的宗教文化心里有关。因为皇上既自许“教主道君皇帝”,其用具也力求与其身份匹配。

 

9月2日  星期二

裴说五大名窑:《汝瓷》(18)

叶寘1《坦斋笔衡》

  本朝以定州白磁器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窑器2,故河北唐、邓、耀州悉有之,汝窑为魁。江南则处州龙泉县,窑质颇粗厚。

 

  裴注:

  1、叶寘:北宋末人,生卒年不详。字子真,号坦斋,池州青阳(今属安徽)人。陆心源《宋诗纪事补遗》卷八十一称其“隐居九华山,以著书自娱。宋末监司论荐,补迪功郎本州签判。” 著《坦斋笔衡》《爱日斋丛钞》。

  2、青窑器:即青瓷。窑器:瓷器。

 

  点评:“汝窑为魁”是北宋末人叶寘对汝瓷的评价,这是在比较了同时代唐、邓、耀、龙泉诸窑青瓷之后所得的结论。但这只是北宋末的结论,到了南宋,耀州、龙泉均有佳器产出,大有长江后浪推前浪之势。

 

9月3日  星期三

裴说五大名窑:《汝瓷》(19)

佚名1《百宝总珍集卷九:青器》

汝窑土脉2偏滋媚,高丽新窑皆相类。

高庙3在日煞直钱4,今时押眼看价例。

  汝窑土脉滋润,与高丽器物相类,有鸡爪纹者认真5,无纹者尤好,此物出北地。新窑,修内司自烧者。自后伪者皆是龙泉烧造者。

 

 

裴注:

  1、佚名:作者系南宋时人,姓名不详。

  2、土脉:瓷器胎质。

  3、高庙:宋高宗赵构。

  4、煞直钱:蛮值钱。煞:很、非常。直:同“值”。

  5、认真:认定为真品。

 

点评:“新窑,修内司自烧者。自后伪者皆是龙泉烧造者。”此句如何理解颇费推敲。所谓“新窑”,到底是汝窑新窑还是官窑新窑?“伪者”到底是伪汝瓷还是伪官窑瓷?“高庙在日煞直钱,今时押眼看价例”句说明:汝瓷在宋代就已经流入民间市场。这也印证了宋代周煇所云云“汝窑……唯供御拣退,方许出卖”( 《清波杂志》)的说法。

 

9月4日  星期四

裴说五大名窑:《汝瓷》(20)

周煇1《清波杂志》

  汝窑宫中禁烧,内有玛瑙末为釉,唯供御拣退,方许出卖,近尤难得。

 

  裴注:

  1、周煇:字昭礼,泰州人, 生于宋钦宗靖康元年十二月初一(一 一二七年一月十五日)。著《清波杂志》《清波别志》《北辕录》。

  点评:

  “宫中禁烧”何意?是“宫中禁止民窑烧制”还是“禁止在宫中烧制”?若是前者,则不见其它文献有类似记载,且又与后句“唯供御拣退,方许出卖”的民窑作为相矛盾。若是后者,则 实为赘言,本来就没有在宫中烧瓷的做法,何须禁止?

  或谓“宫中禁烧”乃手民之误,原本应为“宫禁中烧”也。如作是解,则此句实乃作为不谙瓷业之南宋文人对北宋“故都”征用汝贡瓷的一种臆测。这种臆测显然是不正确的。因为即使在窑炉大为进步的明清时代也须在远离京城千里之遥的景德镇设置御窑厂,在北宋时,汝瓷如何能置于“宫禁中”烧制 ,岂不造成宫中之空气污染?因此“汝窑宫中禁烧”一句实际情形如何,应作何解,当俟善本解决之,不可强作解人。

  但“唯供御拣退,方许出卖,近尤难得”一句倒是反映了当时的实际,说明汝贡瓷在宋代即已流入民间市场,而如今某些专家之所谓“汝官窑不合格的一律打破深埋”的说法却不知有何文献根据。

 

9月5日  星期五

裴说五大名窑:《汝瓷》(21)

田艺蘅1《留青日杂》

  汝窑:宋以定州白磁器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窑器,河北唐、邓、耀州悉有之,而汝为冠。今河南汝州色如哥而深,微带黄。

  ……窑有柴、汝、官、哥、定,又彭、建、龙、钧之类。柴不可得矣。今宣窑2兴而与汝争价,亦足观也。

 

裴注:

1、田艺蘅:字子艺,明浙江钱塘人。以贡生为徽州训导,罢归。博学能文,作诗有才调,善为小令。性放旷不羁,好酒任侠,至老愈豪放。有《大明同文集》、《煮泉小品》、《留青日札》、《老子直玄》及《田子艺集》。

2、宣窑:明代宣德官窑。

 

点评:“今河南汝州色如哥而深,惟带黄。”披露明代汝州仍在烧造“青窑器”(民用汝瓷?),但这种“色如哥而深,微带黄”的汝瓷与北宋鼎盛期的雨过天青瓷 已不可同日语矣。但又云“今宣窑兴而与汝争价”,则似乎明代的汝瓷尚有可观者,否则何能与宣窑“争价”?非也。须注意后文所提及的“汝”,是与“五大名窑”并列的(“窑有柴、汝、官、哥、定”),所指乃“宋汝”,与前文“今河南汝州色如哥而深,微带黄”之“明汝”非同时物也。正因为所指乃宋汝瓷,故方能与宣德官窑器“争价”。

 

9月6日  星期六

裴说五大名窑:《 汝瓷》(22)

董其昌《骨董十三说》1

  世称柴、汝、官、哥、定五窑,此其著焉者2。更有董窑、象窑、吉州窑、古定窑、古建窑、古龙泉、古磁器、古饶器、霍器、彭器,与外国大食、高丽二窑,皆有佳者,俱不及五窑。

 

  裴注:

  1、董其昌:(1555——1636),字玄宰,号思白、香光居士。明万历十七年进士。累官南京礼部尚书。工书画,均为一代大家。有《容台文集》、《画旨》、《画禅室随笔》等。

  2、此其著焉者:这是名气大的。

  点评:此“五大名窑”的提法,有人以为始于近代,其实不然。早在明代万历年间文人笔记中即屡有提及,此亦为其中之一。但以古龙泉、古饶器等“俱不及五窑”则未必然。该诸窑佳者作者或未及见焉。

 

9月7日  星期日

裴说五大名窑:《 汝瓷》(23)

冯可宾1《岕茶笺》

  茶壶,窑器2为上,锡次之。茶杯,汝、官、哥、定,如未可多得,则适意者为佳耳。

 

  裴注:

  1、冯可宾:字正卿。明末山东益都人。明天启二年进士,官湖州司理。入清隐居不仕。有《岕茶笺》、《广百川学海》等。

  2、窑器:陶瓷器。

  点评:茶壶窑器为上,为其能聚香也。宋窑茶杯,传世少,能收集成套的不易,故曰“如未可多得,则适意者为佳耳。”。哥窑茶壶、茶杯迄今未见传世物。

 

9月8日  星期一

裴说五大名窑:《 汝瓷》(24)

世懋1《二委酋谭》

  宋时窑器以汝州第一,而京师自置官窑次之。

 

  裴注:

  1、王世懋:(1536——1588)字敬美,号麟洲,明苏州府太仓人,王世贞弟。嘉靖三十八年进士,累官江西参议、陕西、福建提学副使、南京太常少卿等。善诗文,名亚其兄,人称“小美”。有《艺圃撷馀》、《窥天外乘》、《三郡图说》、《二委酋谭》、《王奉常集》等。

  点评:汝瓷是民窑贡瓷,宋时评价在官窑之上。则“民胜官”非明清时有,宋时已有。则民国寂园刘浏关于客货胜官窑的言论亦非首发也。“京师自置窑次之”表明作者亦认为汝窑非“京师自置”者,则其为民窑之客货明代人已有认识者。

 

9月9日  星期二

裴说五大名窑:《 汝瓷》 (25)

文震亨1《长物志》

  官、哥、汝窑,以粉青色为上,淡白次之,油灰最下。

 

  裴注:

  1、文震亨:(1585——1645),字启美,明苏州府长洲人。天启五年恩贡。崇祯元年官中书舍人,给事武英殿。诗、书、画、琴均善,承其家风。(祖为文彭)明亡,绝世以终。有《长物志》。

 

  点评:此言“官、哥、汝窑,以粉青色为上”,说明汝瓷有“粉青”一色,非我妄称,明人早已指出矣,并以之为汝瓷诸色之上。然其对官、哥、汝三窑器釉色之评价采用“一刀切”之做法,吾甚不以为然。官、哥以粉青为上,宜是。然汝瓷有天青一色,乃汝瓷诸色之冠,允为汝瓷之代表色,应该居粉青之上乃是。

 

9月10日  星期三

裴说五大名窑:《 汝瓷》(26)

徐树丕1《识小录》

  画当重宋,而迩来2忽重元人;窑器当重哥、汝,而迩来 忽重宣德、成化,以至嘉靖亦价增十倍。

 

  裴注:

  1、徐树丕:字武子,号墙东居士。明末清初江南长洲人,明诸生。工诗,善隶书。明亡隐居不出。卒于康熙间。有《识小录》、《中兴纲目》、《杜诗注》、《埋庵集》。

  2、迩来:近来。

 

  点评:此则表明作者好古尚古之倾向,“窑器当重哥、汝”,以其年代久远也。但品评窑器可以仅凭其年代久远与否而忽略其艺术水准之高下否?余谓当以艺术为第一,其次方可论及年代久远与否。元人画(此应指元代文人画)固高于宋画,此画坛定论也,然作者居然惑焉,此以年代定高低所致之偏颇也。若以作者之标尺,则亦可谓史前画高于宋画,可乎?故于窑器之评价亦不可纯以年代定高低也。

 

9月11日  星期四

裴说五大名窑:《 汝瓷》(27)

曹昭1《格古要论》

  汝窑器,出北地。宋时烧者,淡青色,有蟹爪纹2者真,无纹者尤好,土脉滋媚,薄甚亦难得。

 

  裴注:

  1、曹昭:字明仲,明松江府人。有《格古要论》。

  2、蟹爪纹:釉面开片纹的一种形态,状如蟹爪,故云。

 

  点评:

“宋时烧者,淡青色(即天青色)”点明宋代汝瓷的代表釉色。

“有蟹爪纹者真,无纹者尤好”常为汝瓷论者所引用,但语意在逻辑上甚不通:既云“有蟹爪纹者真”,那么“无纹者”当为假才对,何以又说“尤好”? 梁同书已发现其不通,《古铜瓷器考》云“说似互异”(说法似乎相互矛盾)。估计此句有脱文,完整句当为“有蟹爪纹及无纹者真,无纹者尤好”。

“薄甚亦难得”疑为“薄甚尤难得”之误。瓷器以薄胎为难,此制瓷之常识也,故柴窑有“薄如纸”之誉。现观汝贡瓷与民用汝瓷之别,除器型、釉色之别,胎之厚薄亦为辨别之要,几乎所有汝贡瓷之器胎均薄于民用汝瓷。

 

 

9月12日  星期五

裴说五大名窑:《 汝瓷》(28)

高濂1《燕闲清赏笺》

  高子2曰:论窑器必曰柴、汝、官、哥,然柴则余未之见,且论制不一。……汝窑,余尝见之,其色卵白,汁水3莹厚如堆脂,然汁中棕眼隐若蟹爪,底有芝麻花细小挣钉4。余藏一蒲芦5大壶,圆底,光若僧首。圆处密排细挣钉数十6,上如吹埙7收起,嘴若笔帽,仅二寸,直塑向天,壶口径四寸许,上 加罩盖,腹大径尺,制亦奇矣。又见碟子大小数枚,圆浅瓮腹,磬口8,釉足9,底有细钉。 以官窑较之,质制滋润。

 

裴注:

  1、高濂:明代学者。著《遵生八笺》刊于公元1591年。二十卷。全书分《清修妙论笺》、《四时调摄笺》、《却病延年笺》、《起居安乐笺》、《饮馔服食笺》、《灵秘丹药笺》、《燕闲清赏笺》、《尘外遐举笺》等八笺。是一部广博又不乏实用的养生专著,是中国古代养生学的重要文献之一。现有清嘉庆十五年(1810)弦雪居重订本等。近年有巴蜀书社排印本出版。美·德贞(J·Dudgeon)曾在1895年将此书译成英文,在国外广为流传。

  2、高子:高濂自称。

  3、汁水:釉水、釉层。

  4、挣钉:此处指支钉烧留下的钉痕。

  5、蒲芦:即葫芦。

  6、圆处密排细挣钉数十:(葫芦瓶)外底留有密排的细小支钉痕数十处。

  7、吹埙:古吹奏乐器。以陶土烧制,状如鸭梨,中空,顶端有吹口,前四孔后二空。

  8、罄口:外折口沿。磬:折。

  9、釉足:足端裹釉。

 

  点评:“其色卵白”是作者对所见汝瓷釉色之描述,此与曹昭所言“淡青”、文震亨所言“粉青”者有异,可见汝瓷非单一釉色也。“卵白”者,如元代枢府瓷之色也,白中带青,非纯白也。故也可归入“卵青”之属(可视为“卵青”偏白者)。故我在汝瓷三色(天青、粉青、卵青)中,不再另立“卵白”一种,实包括在“卵青”中也。“汁中棕眼隐若蟹爪”殊不可解:“棕眼”乃釉面之缩釉点及釉泡破裂形成之“针眼”,乃圆点状,怎么会是“隐若蟹爪”?“蟹爪”者,开片纹也,非棕眼之状也。估计此处有误,或应为“汁中有棕眼,纹如蟹爪”。

 

9月13日  星期六

裴说五大名窑:《汝瓷》(29)

梁同书1《古铜瓷器考》

   汝窑:宋时以定州白瓷器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建青瓷窑。屑玛瑙为釉,如哥而深,微带黄,有似卵白,真所谓淡青色也。汁水莹厚如堆脂。《格古要论》云“汁中棕眼隐若蟹爪者真”又云“无纹者尤好”说似互异2。此如端溪石子鸜鹆眼,眼本石病,得此可验水坑也,故曰“无纹者尤好”。底有芝麻花细小挣钉,土脉质制较官窑尤滋润。薄者难得。时唐、邓、耀州悉有窑,而以汝为冠。

  ……古窑柴、汝最重。柴周之外,次及官、定。盖定、汝、官、哥皆宋器也。然柴、汝之器传世绝少,而官、定犹有存者……今流传者,惟哥窑稍易得,盖缘质厚耐藏。官、定体薄,难于完璧故也。宋时宫中所有,率以铜钤其口,以是损价。而今之求定、汝者,即以铜钤口为真,骨董家之论古,往往如此。

 

  裴注:

  1、梁同书:(1723——1815),字元颖,晚号山舟。梁诗正子,清浙江钱塘人。乾隆十二年举人,十七年特赐进士,授编修,累官侍讲,以忧归,不复仕。工书法。有《频罗庵遗集》、《集杜》、《直语补正》。

  2、说似互异:说法似乎相互矛盾。

 

  点评:“而今之求定、汝者,即以铜钤口为真,骨董家之论古,往往如此”如今市场铜钤口的“汝瓷”“官窑瓷”“定瓷”亦复不少,今之古董家仍以铜钤口为真, 则梁山舟“往往如此”之讥,尚未过时也。

 

9月14日  星期日

裴说五大名窑:《汝瓷》(30)

1《陶说》

     时以定州白瓷器有芒,命汝州建青器窑,屑玛瑙为油。

  《留青日札》:唐、邓、耀悉有之,而汝为冠。色如哥而深,微带黄。

  《格古要论》:宋时烧者,淡青色,有蟹爪纹者真,无纹者尤好,土脉滋润,薄甚亦难得。

  《博物要览》:汝窑色卵白,汁水甚厚,如堆脂,然汁中棕眼隐若蟹爪,底有芝麻花细小挣钉。

  《清秘藏》:汝窑,较官窑质制尤滋润。

    按汝本青器窑,《留青日札》云“色微带黄”,《博物要览》云“色卵白”,似立异论,然合之可得淡青色也。

 

裴注:

  1、朱琰:字桐川,号笠亭,海盐人。乾隆丙戌科进士,曾任直隶富平知县,后为江西巡抚吴绍诗幕僚。著述甚丰,有《笠亭诗选》、《唐诗律笺》、《明人诗钞》、《学诗津逮》、《词林合璧》等。《陶说》是朱琰写的中国第一部陶瓷专著,首刊于乾隆三十九年。分《说古》《说今》《说器》等六卷,为清代研究中国古代瓷器制作和历史的重要著作。

 

点评:

  宋人叶寘曰“遂命汝州造青窑器”,而此直云“命汝州建青器窑”,“造青窑器”与“建青器窑”非一事也。后出之书往往差以毫厘失之千里。“色微带黄”与“色卵白”合之当为“黄白色”,如何“合之可得淡青色也”?不解。且汝瓷实际釉色如何,岂得根据文献的不同记载“合成”而得之?故其“淡青色”之结论固然没错,但其方法实属不类。《陶说》一书虽影响不小,但其问题亦复多多,读之不可不慎也。

 

9月15日  星期一

裴说五大名窑:《汝瓷》(31)

蓝浦1《 景德镇陶录》

     汝窑:汝亦汴京所辖,宋以定州白器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建青器窑。土细润如铜,体有厚薄,色近雨过天青。汁水莹厚若堆脂,有铜骨无纹、铜骨鱼子纹2二种。《格古要论》云:汁中棕眼隐若蟹爪者尤佳。《辍耕录》云:河北唐、邓、耀州悉效之,而汝窑为魁。底有芝麻花细小挣钉,当时珍尚。唐氏《肆考》云:汝器土脉质制较官窑尤滋润,薄者为贵。屑玛瑙为油,如哥而深,微似卵白,真所谓淡青色也,然无纹者尤好。

  ……同一青瓷也,而柴窑、汝窑云“青”,其青则近浅蓝色。官窑、内窑3、哥窑、东窑、湘窑4等云“青”,其青则近碧色。越窑、岳窑云“青”则近缥色。古人说陶5,但通称青色耳。

  ……汝窑瓷色,镇厂6所仿者,色青而淡,带蓝光,非近碧色之粉青也。《肆考》谓汝窑瓷色如哥而深,则误认青为近碧解矣。不知汝瓷所谓淡青色,实今之好月蓝色。镇厂盖内发真汝器7所仿,俗亦呼为“雨过天青”。

 

裴注:

  1、蓝浦:字耕余,又字滨南。清代景德镇人。乾隆末年撰《景德镇陶录》,为古陶瓷重要著作。

  2、鱼子纹:瓷器釉层开片纹之一种,片纹细小如鱼籽故名。但汝瓷似未见有鱼子纹者,此前文献亦未见提及。

  3、内窑:即南宋修内司官窑。叶寘《坦斋笔衡》:“中兴渡江,有邵成章提举后苑,号邵局。袭故京遗制,置窑于修内司,造青器,名内窑。”

  4、湘窑:即湘阴窑。窑址在今湖南湘阴。

  5、说陶:论说瓷器。陶:此处指瓷器。

  6、镇厂:景德镇御窑厂。

  7、盖内发真汝器:从宫禁中拿出汝瓷真品。

 

点评:

  此谓汝瓷“有铜骨无纹、铜骨鱼子纹二种”,今观察存世汝瓷,并无鱼子纹开片者。又谓其胎骨为“铜骨”亦未真切。“铜骨”实胎骨氧化层也,可视为天然之陶衣(非人为之陶衣)也,此铜色之氧化层可透过薄釉之处(如口沿)见之,亦为汝瓷特征之一,然非真正胎骨之色。真正胎色乃“香灰色”也,此胎色于破损处方能窥见一斑。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