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古 日 记

(五十八)

2008年

 

7月1日  星期二

如此“战国和田玉国宝”

裴光辉

“惊现”一词在文物界和收藏界、在报道文物事件的新闻里是个早已被用滥的词儿,以至民国“八大山人肥皂盒”“青花双喜大药罐”都要被记者拿到报刊上“惊现”一番。而这些铺天盖地的“惊现”,其实一点也“惊”不了专家,甚至也“惊”不了收藏的爱好者,很多时候,都是记者自己在那里“自惊自咋”(自己“惊”得不浅,再自己“咋呼”一番)而已。这就像笨拙的人编笑话,讲出来后自己先笑个半死,可是听众却一个 笑的都没有。所以我碰到凡有“惊现”标题的文章,鼻孔里总要条件反射似地亨亨两声,然后就想瞌睡。这当然是个很不好的习惯,因为难保一千篇的“惊现”中,还真的有那么一篇“惊现”确实是值得我“惊”的。昨天在网上又看见的一篇“惊现”,题曰《国宝玉器惊现京城》,这篇“惊现”还真“惊”倒了我。这倒不是标题那“惊现”一词的功效——已经说过对这个词儿早已麻木了。倒是“战国和田玉”这个“国宝”的名称。“战国”居然可以和“和田玉”搭配组合成一种“国宝”的名称,然道不足以“惊人”吗?

  昨日新浪财经《收藏》栏目披露两件“和田玉国宝”,它们是“战国和田玉武士俑”和“战国和田玉剑”。(见图601、图602)介绍这两件“国宝”的文章——《国宝玉器惊现京城》云:这两件“和田玉国宝”都经过了北京市文物局副研究员,从事瓷器、玉器研究与鉴定工作42年,《鉴宝》栏目特邀专家的史润梅女士鉴定,2008年10月份这两件“海外回流文物”将在北京中嘉国际拍卖公司公开拍卖。史专家还对这两件“国宝”作如是点评:“这两件战国玉器,用料为新疆和田籽玉,温润洁白,如羊脂,工艺水平非常高超,用现代工具都达不到,玉俑面部轮廓细腻、发丝清晰,衣纹铠甲,飘逸整齐。玉剑形式规整,做工精致。为难得一见的精品玉器。”

(《国宝玉器惊现京城》:http://finance.sina.com.cn/money/collection/fcys/20080630/11005037045.shtml)

  我觉得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了,不妨在这里就几点疑惑请教下史专家:

  1、战国时代西域未通,哪来的和田玉?张骞通西域在汉武帝时期,而在此之前华夏各地制作玉器使用的玉料均为陕西、河南等地的蓝田玉、岫玉、南阳玉等,均是就地取材。而战国周室或各诸侯国更何能提前获得八百年以后才流入华夏的和田玉?

  2、“战国和田玉武士俑”的形象,一眼就是秦武士俑(“兵马俑”)的形象(尽管仿得十分拙劣),这种形象只有秦始皇陵专有,即时同时代其它的秦代墓葬,也不能僭越,这种秦武士俑的特有形象怎么会出现在战国?

  3、古代制作用于殉葬的俑都是使用经济易得的材料,金玉名贵之材非其选也,这是常识。用和田美玉来制作武士俑,岂不作践了天物?

  4、既然是如秦武士俑的造型,那么其制作数量必定是成建制的规模,少说也有成百上千吧?而以史专家的点评,此武士俑“用料为新疆和田籽玉”,则制作一批和田玉武士俑,在战国时代存在可能性吗?如此大的用料,即使是后来乃至今天,即使倾尽国力怕也难于上青天。“和田籽玉”和秦兵马俑使用的泥土可不是一回事啊。

  5、《国宝玉器惊现京城》云“俑身下部带有朱砂红沁、衣甲边延有非常珍贵的只有和田籽玉才有的枣皮红。”,即说它既“朱砂沁”又带“枣皮红”——此处的“枣皮红”是说的的“皮色”,非说其“沁色”,所以前面还特地加一定语“只有和田籽玉才有的”。由于现代国内出现青海玉、俄罗斯玉等“类和田玉”品种,为了证实真和田玉的“身份”,玉匠常有“留皮”的做法,因为各种各样的“皮色”是真和田玉独有的。后来“皮色”竟也成了和田玉的一个欣赏项目。而此“战国和田玉武士俑”所带的“枣皮色”所为何来?难道战国时代就知道“留皮”了?

  6、那把“战国和田玉剑”长达49.8厘米,将近50公分的玉剑竟然不用拼接,整体由“新疆和田籽料琢制”,不但这把剑的原料可谓吓人,且古代有这样的造剑法式吗?

  7、从“战国和田玉剑”的外观细看,其与各种战国剑的形象差别明显,完全是想当然的、不符古制的“拟古剑”,而上述介绍文章居然煞有其事地说它“是典型战国中、晚期风格,为战国时楚国的形制。”,信口开河到这种程度,真不知其不顾历史事实的“底气”从何而来?

 

图601 战国和田玉武士俑?

 

图602 战国和田玉剑?


 

裴说五大名窑:《定瓷》(1)

定  瓷

裴光辉

  《定瓷》2002年12月由福建美术出版社出版,现稍作修订后发布。2008年7月1日 作者谨识。

 

一、白瓷的产生

  中国白瓷的出现远远后于青瓷,这主要是技术方面的制约使然。有人认为白瓷的远祖是新石器时代的原始白陶或商代的成熟白陶,其实不然。白瓷实由青瓷发展而来。

  要知白瓷为何能“白”,先得了解青瓷为何能“青”。青瓷的“青”并不纯是制瓷原料天然的呈色,其实它也是人为追求的结果。其方法就是在青瓷的胎釉原料中加入含有铁分子的物质,并在还原气氛中烧成。固然在天然原料中也含有一定量的氧化铁,但若非对原料进行二次加工,则不能烧出符合理想的漂亮青瓷来。

  明白了青瓷 的呈色机制,我们就知道了白瓷何以能白的原因——即它的白也是人为追求的结果,也就是在制瓷当中剔除青瓷胎釉原料中的铁分子及其其它呈色元素后烧成。

 

图603 定窑白瓷刻莲瓣纹盖罐(五代)  上海博物馆藏

 

7月2日  星期三

裴说五大名窑:《定瓷》(2)

  或许要问:早在新石器时代,中国就出现了白陶,到了商代,白陶的烧制更其精美,达到了高峰,并且已经出现了高温透明釉。那么,为什么不能由白陶直接发展出白瓷?这主要是缘于“陶”和“瓷”的物质构成之不同。固然中国在商代中期已经具备了生产“白釉陶”的条件,但白釉陶的性质仍然是陶,其胎质仍是陶土而非瓷土。物质属性的不同决定了白陶或白釉陶不可能通过技术手段的进步而产生“质的飞跃”演变发展成为白瓷。

  而青瓷的胎土和白瓷的胎土在物质属性上是一样的,只是在原料的呈色元素上有所加减而已。中国青瓷产生于中国所有瓷器品种之先,乃“瓷器之祖”,白瓷作为瓷器百花园中的一个品种实乃青瓷发展衍进的结果。

 

图604 定窑白瓷小碗(五代)  故宫博物院藏

 

 

7月3日  星期四

裴说五大名窑:《定瓷》(3)

二、成熟的白瓷最迟出现于北齐

  目前发现最早的成熟的白瓷是在河南安阳洪河屯北齐武平六年(575年)范粹墓出土的一批白瓷。因为是在有明确纪年的墓中出土的,所以中国白瓷的出现就有了一个明确的下限——即迟至北朝,中国即已出现了成熟的白瓷。

  这批北齐白瓷之所以被认为是“成熟的白瓷”,我认为是因为它达到了三个主要指标:一、其器胎是瓷胎,而不是陶胎;二、其外观(釉表)已达到一定的白度(一般需达到白度70以上才被认定为白瓷);三、瓷胎不上白色化妆土(这一点尤其是对“成熟”一词的“达标要求”)。只有同时具备了上述三个指标才称得上“成熟的白瓷”。

 

7月4日  星期五

裴说五大名窑:《定瓷》(4)

  关于第三点还需进一步说明一下,因为这还是笔者个人的私见。所谓“不上化妆土”,这不单纯只是一个“工艺流程”的问题。只有在制泥水准达到一定的高度(即能将胎土中的氧化铁等影响致白的呈色元素减少到2%以下),才有可能在不上白色化妆土的情况下烧出白瓷来。因为我们都知道,这种情况下烧出的白瓷其呈色主要是胎骨的呈色,而釉层本色不呈白色,它是透明的。当然,自从“成熟的白瓷”出现后,在白瓷坯件上施化妆土的做法并没有摒弃不用而从此消失。事实上它还延用了很长的时间,但此后的延用已经是一个“工艺流程”的问题或是“装饰手法”的问题(如要达到“失透”的效果)了,而不再是技术问题了。我们说范粹墓出土的白瓷是成熟的白瓷乃是缘于其胎体洁白,釉面滋润,釉下没有化妆土。而河北内丘邢窑遗址曾出土过一些北朝“白瓷”,胎釉之间却显见一层化妆土,有人也认定其为白瓷,我认为这是值得思考的。

  白瓷的出现在中国瓷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因为它为以后的彩瓷的产生和发展提供了物质和技术前提。没有白瓷的烧成,就不可能出现元明清的青花、釉里红、五彩、粉彩、斗彩、珐琅彩等等各种釉上、釉下彩瓷异彩纷呈、争奇斗妍的局面。

 

图605 定窑白瓷划花水波纹海螺(宋代)  1969年河北定州静志寺塔基地宫出土  定州市博物馆藏

7月5日  星期六

裴说五大名窑:《定瓷》(5)

三、 定窑是历史上最负盛名的白瓷名窑,它在宋代取代邢窑而成为白瓷宗主是制瓷工艺进步的必然

  自白瓷在中国瓷艺百花园崭露头角后,烧制白瓷的名窑层出不穷:唐、五代有邢窑、大邑窑、曲阳窑、巩县窑等;宋代有定窑、介休窑、景德镇窑、白舍窑(南丰窑)、彭县窑等;元代有景德镇枢府官窑;明清有景德镇窑、德化窑等;近代有醴陵窑(与景德镇窑、德化窑并称天下三大白瓷窑)等。其中邢窑为见诸著录且已发现的中国最早的白瓷名窑;定窑为最负盛名的白瓷名窑;德化窑为质量最上乘的白瓷名窑。

  定窑是宋代“五大名窑”中唯一的一个白瓷名窑。它的“名气”在宋以后超越了曾经显赫一时的白瓷名窑——邢窑。

  邢窑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白瓷名窑,它在唐代和五代非常有名气。唐代诗人皮日休有《茶瓯》一诗,将邢窑器与越窑器相提并论,说若能得此茶瓯(茶杯)“松下时一看,支公亦如此”。(支公即支道林,是东晋时的名和尚。此句意为如能得此一瓯饮茶,即便像支公那样的“神仙”生活也不外如此。)元和中的翰林学士李肇在其《唐国史补》中则称“内丘白瓷瓯、端溪紫石砚,天下无贵贱通用之。”(内丘窑即邢窑)说明邢窑器不但名贵而且影响广大。

  但毕竟“长江后浪推前浪”,进入宋代,邢窑渐趋衰落,其领袖天下的地位终被定窑取代,并且很快即告熄火。

  定窑取代邢窑不排除当时日用工艺品市场和统治者“喜新厌旧”的时尚和心态,但主要还是定窑在产品的质量和装饰工艺上都略胜一筹。

 

图606 定窑白瓷五足熏炉(宋代) 1969年河北定州静志寺塔基地宫出土  定州市博物馆藏

 

7月6日  星期日

裴说五大名窑:《定瓷》(6)

四、 定窑的生产历史、产品特点和工艺成就

 

1、“曲阳窑阶段”的定窑

  定窑窑址在河北曲阳县的涧滋村和东、西燕山村。它的前身即是唐代的曲阳窑。因曲阳县属定州管辖,入宋以后即以“定窑”称之。所以定窑的烧瓷历史应从唐代的曲阳窑算起,即创烧于唐而终于元,烧瓷历史长达六七百年之久。

  在唐代,定窑(曲阳窑)产品的质量、工艺水平和影响还远不及大名鼎鼎的邢窑。唐代初期的定窑还十分粗糙,品种也比较单调,产品以盘、碗为主。碗内及器内施白釉,碗外施黄绿釉,上有化妆土,内底留有三岔支烧痕。由此可见此时的定窑还不是以烧白瓷为主的瓷窑,而是处于由青瓷向白瓷过渡的阶段。早期定窑的这一烧瓷特点也说明了白瓷实由青瓷发展而来的事实。

  到了唐代后期,定窑发展为以烧制白瓷为主的瓷窑。此时的定窑白瓷已相当精致。胎质洁白细腻,具有一定的透光性,瓷化程度相当高,釉色纯白或白中闪青,工艺精细,造型优美。器形有碗、盘、托盏、执壶等。碗的底足由初唐的平底内凹变为玉璧形底或宽圈足。外卷厚唇口是此时定窑器器口的普遍特征。其工艺是在做器口时将口沿由里向外翻卷过来粘合于外壁。

 

 

图607 定窑白瓷莲花口盘(五代)  1956年连云港市玉带河畔吴太和五年墓出土  南京博物院藏

 

7月7日  星期一

裴说五大名窑:《定瓷》(6)

  五代时定窑器的器壁比唐代还轻薄,品种和造型开始丰富起来:有碗、盘、碟、盒、灯、罐、执壶、枕和各种玩具。碗的造型有近十种之多。器口流行花瓣口,器壁也常作瓜棱形,圈足变窄,制作比唐代更为精致。这时的定器已开始出现较简单的划花装饰。

  刻划花装饰和印花装饰是定窑特别擅长的瓷器装饰手法,是定窑最重要的工艺特色,也是它能在宋代最终取代邢窑而在白瓷窑中独领风骚的关键。 邢窑很少有刻划花装饰而纯以釉色取胜。如唐代陆羽在《茶经》中称邢瓷“类银”“类雪”,而宋代苏轼的《定州花瓷》诗则称定瓷“定州花瓷琢红玉”。刘祁(金元之际文人)《归潜志》中亦言:“定州花瓷瓯,颜色天下白。”(按数引之“定州花瓷”是指有刻划花或印花装饰的定窑白瓷。)进入北宋时,定窑器的胎釉质量已不让邢窑,邢窑在釉色方面已无优势可言,不得不悄然退出历史舞台。

 

图608 定窑白瓷人像壶(宋代)  1963年北京顺义县辽静光塔出土  首都博物馆藏

 

7月8日  星期二

裴说五大名窑:《定瓷》(7)

  当然定窑之所以在北宋时名声鹊起,闻名遐迩,也不仅仅是装饰上的优势,在瓷质(胎釉质量)和造型等方面也是有出类拔萃的表现的。

  北宋是定窑完全成熟并走向鼎盛的时期。坊间一直胜称的“北定”并不仅仅是个地域(窑场)概念,同时还是个时间概念——所谓“五大名窑”中的定窑器指的只是北宋时期曲阳中心窑场的作品,而不包括此前(“曲阳窑阶段”)和此后(金元时期)的一般民用产品。因为此前产品大多粗陋,少见精品,甚至不少产品还残留青瓷的历史痕迹,与正宗白瓷尚有距离;此后的产品则随着战乱和政治中心的南移而急趋式微,乏善可陈。尽管坊间这种约定俗成的概念并不符合古陶瓷学科对窑口和产品的规范界定(对于其它名窑的界定,传统的做法亦然:即以其鼎盛期的作品来描述该窑口及产品),但从某种实践的角度看,自有其可取之处。

 

图609 定窑白瓷印花莲塘鸳鸯双鱼盘(宋代)  南京博物院藏

 

7月9日  星期三

裴说五大名窑:《定瓷》(8)

2、北宋定窑

  根据北宋定窑的产品特征,可将其分为前后两期。

(1)北定前期

  以河北定县静志塔和净众塔出土的150余件定窑瓷器最具代表性。本期定窑器器形除了盘、碗、碟、杯、托子、盒、瓶、罐等日常生活用具外,尚有熏炉、净瓶、海螺等宗教供器,造型较五代时更为丰富。装饰以刻花、划花为主,还有模印贴花、镂雕、浮雕等。瓶类琢器常饰以仰覆莲瓣纹,莲瓣多呈尖头重瓣式,丰满凸起,立体感很强,这样的装饰显然受到了五代宋初越窑的影响。刻划花乃北宋南北各大窑场的流行装饰,定窑刻划花纹样有花果、禽鸟、云龙等,常在刻划花纹饰轮廓线的一侧划以较细复线,此为其与众不同处。另外本期定窑还盛行刻花与篦划纹相结合的装饰,即先刻划纹样的轮廓,再在轮廓内以篦状工具划出多重平行复线纹以表示动物羽毛和植物脉络、纹理等。

 

图610 定窑白瓷孩儿枕(宋代)  故宫博物院藏

 

7月10日  星期四

裴说五大名窑:《定瓷》(9)

  本期定窑器的釉色一改唐、五代纯白或白中闪青的呈色而为白中闪黄的“象牙白”色,这种呈色成为“北定”的典型色。

  为什么“曲阳窑阶段”的定器呈色多为白中闪青而入宋以后定器的白中闪青呈色却成为“象牙白”?这种不同主要与烧窑气氛有关。通过对唐、五代和北宋定窑白瓷标本分别进行分光反射率与透光度计检测证明:唐末五代的定窑器是用还原焰烧成,北宋的白瓷则是用氧化焰烧成,故白瓷呈色有明显差别。具体地说,白瓷胎釉中剔除未尽的微量铁分子在还原焰中导致“闪青”之偏色;在氧化焰中导致“闪黄”之偏色。

  本期定窑器还有一个重要特征是开始采用覆烧工艺。覆烧是瓷器装烧工艺之一,就是把盘、碗一类圆器反扣在窑具上装窑入烧的方法。在此之前,定窑烧瓷都用传统的匣钵正烧法装烧瓷器。一件匣钵只能装烧一件瓷器,瓷器在匣钵里均是正置的(即器口朝上)称“仰烧”(或“正烧”)匣钵,而此期定窑开始改用覆烧工艺,即将盘碗等圆器倒扣于支圈上,多个盘碗通过支圈的间隔叠成一摞,置于筒形匣钵装窑入烧。

  覆烧工艺的采用可以最大限度减少瓷器的变形,同时可以增加瓷器装烧密度(最多时有叠置30多个者),增加窑室的装烧量,从而节省成本,提高产量。但是也有局限:就是出窑瓷器都是“芒口”(即装烧前,为防止器口之釉与窑具粘连而将器口内外之釉镟去一圈,故出窑后产品的口部都露胎无釉,称“芒口”。),这样既不利于实用,也影响美观。所以又选择一些烧成完好上乘者,用金、银、铜等金属薄片包镶器口,称“金扣”“银扣”“铜扣”等。这样反而产生另一种富丽堂皇的美感,遂获宫廷青睐而成为贡品。

 

图611 定窑白瓷龙首流净瓶(宋代)  1969年河北定州静志寺塔基地宫出土  定州市博物馆藏

 

  匣钵覆烧是定窑首创的装烧工艺

  有人笼统地主张覆烧工艺是北宋定窑首创。这样说并不准确。 应该说“匣钵覆烧”工艺才是北宋定窑的首创。单说“覆烧”则中国至迟在南朝就有了。有所不同的是,北宋以前的覆烧均是无匣覆烧,即用垫圈将反扣的盘碗叠至数层后直接置于支烧台 上,而没有再加匣钵。这样瓷器裸露于窑火之中,表面常有落碴,质量受到影响。还有一点不同是北宋前的覆烧是“釉口覆烧”,而非“芒口覆烧”,即盘碗与窑具的接触点不在器口,而在内底或内壁,故口沿仍有釉。唐代山西平定窑、浑源窑,五代至金代河北磁县观台窑都曾采用过这种“无匣覆烧”工艺。所以不能笼统地说“覆烧工艺是北宋定窑首创。”

 

7月11日  星期五

裴说五大名窑:《定瓷》(10)

  另外,定窑创用匣钵覆烧工艺,实际上有两个发展阶段:套烧和支圈覆烧。前一阶段的套烧不用支圈,匣钵也与传统无异,只是将同一造型,大小规格不同的盘碗套扣于垫具上装匣入烧。后一阶段才发明支圈覆烧。这种支圈可将大小规格相同的盘碗叠至数十层,大大增加了利用空间。从定县二塔出土的圆器看,本期的覆烧工艺大概还处于第一阶段即套烧阶段。因为有的圆器还是釉口,显然是正烧或釉口覆烧产品,说明此期定窑正处于由正烧(或釉口覆烧)向芒口覆烧的过渡期,所以才有两种装烧工艺并存共用的现象。

  一般认为定窑采用匣钵覆烧法始于北宋中期。如《定窑及定窑系诸窑》一文说:“定窑覆烧方法一般认为始于北宋,河北定县两座塔基出土一百多见北宋早期白瓷,盘碗却是用普通匣钵装烧,覆烧还未出现……定窑创用覆烧的时间似在北宋的中期。”《中国陶瓷》一书中也说:“(北宋)早期定窑均用匣钵装烧,不见有芒口碗,可知尚未采用覆烧工艺。”《中国名瓷欣赏与收藏》一书也认为“唐、五代的定窑器一般多用垫饼或沙粒垫烧,这种烧造工艺一直延续到北宋中期。北宋中期以后开始采用一种新工艺——覆烧……”但我认为定窑采用覆烧应始于北宋早期。证据还是在1969年河北定县二塔出土的定窑器中。

  其中 北宋太平兴国二年(977)施入塔基的静志寺塔基地宫的定窑器中有三件是芒口器:其一为刻花莲瓣纹敞口碗(足内刻有“官”字款);其二为划花蝉纹六出花瓣口碗(外底也刻有行书“官”字款,上还有墨书“太平兴国二年五月二十二日施主男弟子吴成训更施叁十文足陌供养舍利”三十二字);其三为高足花瓣口盏托(底刻一行书“官”字)。以上三件定瓷都是“芒口毛足”。

  太平兴国二年距宋开国即建隆元年(960)只有17年。应该说,这还只是定窑出现覆烧芒口瓷的下限,实际出现芒口瓷的时间还可以往上推,但这已说明,迟至北宋开国不久的太平兴国二年,定窑已经采用了覆烧工艺。

 

图612 定窑白瓷印花云龙纹盘(宋代)  上海博物馆藏

 

7月12日  星期六

裴说五大名窑:《定瓷》(11)

 

  在上述静志寺塔基出土的三件定窑器上都刻有“官”字款,它表示什么意思呢?有不少人认为这是官窑器的标志,但我认为不是。我认为这“官”字是表示“官样”的意思。即仿照官用瓷的样式而烧制的意思。定窑器中还有刻“新官”字样者,则表示“新款的官样瓷”之意,其性质均是民窑产品。刻写“官”字款具有促销之意,带有广告色彩,倘若是真正的官窑器反而没有必要多此一举了。这类款识主要流行于唐末五代到宋初,此后少见。

  那么存世的定窑器中到底有没有“官窑器”(或曰“官定窑”器)?回答是否定的。因为定窑的性质为民窑,当时也没有明清时期“官搭民烧”的制度,何能有定窑的“官窑器”生产?当然将来如有一天发现了“定官窑”,则自当别论。不过北宋时期定窑确实为朝廷和官府提供大量瓷器,但这些瓷器只能称之为贡瓷或“官府定烧瓷”。当然,这些贡瓷和官定民烧瓷的质量代表了定窑的最高水准。

  那么在存世尚多的定窑瓷器中如何去识别、认定这些贡瓷和定烧瓷呢?主要依据其款识。在出土和传世的定窑器中都有不少标示宫廷用瓷或官府定烧瓷的款识。这些款识可分为两种:一种是烧前刻写,如“尚食局”“尚药局”(宋宣徽院下设六局有此二局)、“五王府”、“会稽”等;一种是贡入后由宫廷玉匠刻写,如“德寿”“慈福”(即“德寿宫”“慈福宫”)“奉化”“聚秀”“禁苑”等,多与宫殿建筑有关。

  目前已知的定窑瓷器带款识的大约有15种,这些款识有广告用语款(如“官”“新官”款),有定制官府机构款(如“尚食局”“尚药局”等)。从这些带款瓷器的特征看,有的属于北宋定窑前期作品(多为带广告用语款“官”“新官”者),有的属于北宋定窑后期作品(多为带定制官府款者)。这种情况向我们透露了定窑器成为贡瓷和官府用瓷的具体时间——即北宋定窑后期。(按:不是“北宋后期”。“北定前期”和“北定后期”是笔者依定窑自身发展而划分的工艺演进之阶段概念。)

 

图613 定窑白瓷铜扣刻花盘(宋代)  故宫博物院藏

 

7月13日  星期日

裴说五大名窑:《定瓷》(12)

(2)北定后期

  印花工艺的出现及其普遍使用是划分北定前期和北定后期的主要标志。

  北宋定窑后期是整个定窑发展史的最高峰,它的艺术成就主要体现在印花工艺上。北宋定窑后期瓷器可以1948年涧磁村法兴寺遗址出土的10件印花云龙纹盘为代表。

  本期定窑器刻划花装饰渐少,普遍流行印花装饰。印花纹饰多在盘碗等圆器的里部。线条优美清晰,布局严谨,茂密而有序,层次分明。纹饰题材可分为花卉、禽鸟、云龙、水波游鱼和婴戏等几类。以花卉最为多见,婴戏纹相对少些。

  花卉纹以牡丹、莲花较多见,菊花次之。布局采用缠枝、转枝、折枝等形式,讲究对称,装饰性强。

  禽鸟纹主要有孔雀、凤凰、鹭鸶、雁、鸭等,多与花卉构成组合图案。如孔雀多与牡丹组合,鹭鸶、鸳鸯多与莲花组合。

  最为精彩和珍稀的当为云龙纹和婴戏纹。

  云龙纹盘完整器共出土10件。其中六件流散到国外,4件藏于故宫博物院和上海博物馆。流散海外的一件底部刻划“尚食局”铭文,可知这批盘子乃北宋宫廷用瓷。这批白釉印花龙纹盘胎壁甚薄,器形却十分规整。盘内底饰一张牙舞爪、首尾相望的矫龙,四周则满饰层层叠叠 的祥云。纹样典雅庄重,布局严谨,满密而井然有序。尤其是其纹饰之精工、清晰、毫发毕现更令人惊叹,说明当时印花瓷的雕模、脱模技艺已到了炉火纯青、出神入化的 境界。

  定窑瓷的这种印花工艺可以说在历史上是空前绝后的。虽然印花技术不是定窑首创,也并非其独擅(如与之同时期的耀州窑也擅印花装饰),但将其运用发挥到登峰造极地步的,则惟有定窑。

  婴戏纹则是定窑民用瓷中最为生动的一种印花纹样。有婴戏莲花、婴戏牡丹、婴戏三果和婴戏莲塘赶鸭纹等。其中婴戏三果为其它瓷窑所未见,属定窑独创,存世也更少。三果是寿桃、石榴和枇杷,三婴和三果间隔排列,缠枝布局。三婴手拽树枝,一骑枝上,一坐枝上,一站枝上,均赤身裸体,丰满可爱。

  随着南宋政权中心的南移,定窑遂沦为金人治下的一个以烧粗白瓷为主的瓷窑,日渐走下坡,到了元代终告熄烟。故金元定窑总体上乏善可述。

 

7月14日  星期一

裴说五大名窑:《定瓷》(13)

五、“紫定”“黑定”“绿定”和“金装定器”

  中国历史上的瓷窑几乎没有仅烧单一种釉色而不兼烧一点“杂色”瓷的。清一色烧某色瓷的瓷窑在古代日用工艺品市场也是很难以生存的,即便像越窑、龙泉窑这类其主打产品在海内外市场占据绝对优势,且烧造青瓷达千年之久的名窑,也不能不兼烧褐彩、黄釉等品种以满足市场的多样化需求和求新求变的时尚趋势,这是任何一个以民间市场为主要生产目标的瓷窑生存和发展的必然选择。

  定窑也不例外,虽主烧“白定”,但也兼烧柿色釉(紫金釉)瓷、黑釉瓷、绿釉瓷、金彩瓷(分别俗称“紫定”“黑定”“绿定”和“金装定器”)及其它特色瓷。

  “黑定”和“紫定”可视为定窑的特色产品,前人甚至认为其价值高于“白定”。如明代曹昭在《格古要论》中就说“有紫定色紫,有黑定色黑如漆,土俱白,其价高于白定。”

  紫定的釉色为紫金色(即带美丽光泽的酱色),其器有里白(器内壁上白釉)外紫和全紫两种;黑定所施为乌光之釉,其黑似漆,也有里白外黑和全黑两种。紫定和黑定的胎土均十分洁白细润,与深色之釉相衬,十分醒目。在这两种定器上还偶见施金彩者,称“金装紫定”和“金装黑定”,更为珍贵。另有“金装白定”,故宫博物院有定窑白釉描金云龙纹盘三件,为宫廷用瓷。上述三种釉色的金彩绘饰定窑器统称“金装定器”,存世 极其稀少。此外,还有见于出土,但未见于著录和见于著录,但未见于出土的定窑稀有品种各一。

  前者即为“绿定”。1957年在涧磁村窑址曾发现两片绿釉定窑器标本,胎色洁白,其中一片有云龙纹,当是为宫廷所烧贡瓷。

  后者见于宋代邵伯温《闻见录》中,称“定州红瓷器”。该书云:“仁宗一日幸张贵妃阁,见定州红瓷器。帝坚问曰:‘安得此物?’妃以王拱辰所献为对。帝怒曰:‘尝戒汝勿通臣僚馈遗,不听何也?’因以所持柱斧碎之。妃愧谢,久之乃已。”另外苏东坡《试院煎茶》诗中有“定州花瓷琢红玉”句。对此,我的理解是“定窑红釉印花瓷(盏)”,如此方可与“琢红玉”的比喻相符。至于这种“定窑红釉”是铁红釉还是铜红釉,我想以当时的技术条件推测,应为铁红釉(即矾红釉)。而成熟的铜红釉则是元代以后才出现的。此一推测亦有佐证:上海博物馆藏有两件碗内书写“长寿酒”红款的定窑小盏。款字以铁红料书写,说明宋定窑已有施用矾红彩的装饰,而由施矾红彩发展为整器施矾红釉则是顺理成章的事了。所以我认为所谓“定州红瓷”就是“定州矾红釉瓷”。这种矾红釉瓷除素面者外,还有施以刻划花和印花的,其视觉效果正如雕琢的红玉器,这当为苏东坡“定州花瓷琢红玉”的意思。

 

图614 紫定瓜钮盖缸(宋代)  首都博物馆藏

 

7月15日  星期二

裴说五大名窑:《定瓷》(14)

六、“北定”“南定”“土定”和“新定”

  由于定窑名声甚隆,故自古以来效尤者纷纷,于是民间古董行业中便有“北定”“南定”“土定”“新定”之称谓,以辨白之。

  这便涉及到“定窑系”这个概念来。如上所述,定窑产品自宋代以来便被南北许多瓷窑竞相仿效,乃形成了一个以曲阳定窑为中心的白瓷瓷窑体系——定窑系。构成这个定窑系产品基本特色的主要是其独特的印花装饰和匣钵覆烧工艺。

  定窑系的窑口,除中心窑口曲阳定窑(即“北定”,亦称“真定”),还有山西的平定窑、阳城窑、介休窑、霍窑、孟县窑,四川的彭县窑,河南的鹤壁窑,江西的景德镇窑、福建的泉州窑等。除中心窑口外的北方定窑系诸窑口产品,因质量不及“北定”而被成为“土定”;南方定窑系诸窑口产品则被成为“南定”,而元代名匠彭均宝仿制者则被成为“新定”。

  北定产品虽然为众多窑场竞相模仿,但其间的区别还是明显存在的。如北方土定一般只仿北定的形制和装饰风格,较少采用覆烧工艺;南定虽亦采用覆烧,但其装饰纹样在继承北定的基础上又有自己的面貌。“土定”胎土不及真定 细结,胎壁较厚,釉色偏黄(牙黄色),有的还有纹片;南定烧结温度比真定高,釉色透亮,釉色白中闪青(用还原焰烧成)。所有仿定产品均无真定特有的三大基本特征:即象牙白釉 、“泪釉”、“竹丝刷痕”。这是鉴定真定和仿定的关键。

  所谓象牙白釉,即指真定的釉面呈白中微闪黄色调,且釉水莹润,犹如优质的象牙。“泪釉”指真定釉面留有垂釉痕迹。瓷器入烧时,釉汁因流动性过大而向下垂流,在器物下部聚成玻璃状凸起,俗称“泪釉”或“泪痕”。“竹丝刷痕”即镟坯时留下的痕迹,由于北定釉层较薄,能透过釉层看到细密的镟削痕,俗称“竹丝刷痕”。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