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 古 日 记

(五十五)

2007年

 

3月1日  星期四

 中国古玩市场的“博傻 游戏”可休矣

裴光辉

  三年前我曾与一位“身经百战”的古董商贩交谈。他的门面很是堂皇,只是除了由某名家题写的匾额是真的,其店里的货却大多是如真包换的当代赝品。即使是那少得可怜的“旧货”也不外是民国时期的破铜烂铁、粗玉糙瓷。“实在不入您赏眼。”他说在我这个“行家”面前没有必要说假话,“每次买卖都是真货,哪有这么多真货啊?古玩这东西要能像母鸡就好了,能不断下蛋孵小鸡,真货的货源就 有保证了。问题是古玩它不下蛋,真货又一天天少。怎么办?难道没有了真货我这小店的生意就不做了不成? 没有真货就不养家糊口了?”我对其“交心坦言”并不认同,而这样的店居然还能“维持多年”也令我不解,“对你的高论我还得花点时间理解。不过你这种东西会有买主吗?”我指着他架上那一排“元青花”问道。“不瞒您说,小店在古玩城的业绩还算是靠前的呢。这些你看不上眼的元青花我就卖出去不下百件。买的人不少还是行内人。你没听 说有这样的口号吗:傻瓜买,傻瓜卖,还有傻瓜在等待。买了假货不用愁,还有傻瓜在后头。今天走眼不用烦,明天棒槌来 买单。嘿嘿,除非您是全中国眼力最烂的,不然的话总有更笨蛋的下家来向你买单。所以啊,您不用担心我这些货没有买主——我会傻瓜到明知卖不出还去进这种货的程度吗?”这位老兄的经营之道真令我“大开眼界”了,后来我把这些“顺口溜”记录下来,刊在2004年6月1日的《格古日记》上(见《格古日记》第3期),并指出这是对“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传统美德的颠覆,不足为训。

  近来浏览一些西方学人的著作,发现上述“顺口溜”还有“西方版本”,那就是在资本投机市场著名的“博傻理论”,该理论的发明人是英国著名经济学家、被称为是“资本主义的救星”的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1883-1946)。

  何谓“博傻理论”?凯恩斯在其经济学名著《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曾举过这样一个例子: 在报纸的选美比赛中要求从100张照片中选择你认为最漂亮的六张脸蛋,选中有奖。当然最终是由最高得票数来决定哪六张脸蛋入选。你应该怎样投票呢?正确的做法不是选自己内心认为最漂亮的那六张脸蛋,而是猜多数人会选谁就投谁一票,哪怕她们丑不忍睹。这就是说,候选人的美丑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揣测其他多数“选民”的判断。在资本 投机市场上,人们所遵循的也是这个策略。人们之所以完全不管某个东西的真实价值,而愿意花高价购买,是因为他们预期有一个更大的笨蛋,会花更高的价格,从他们那儿把它买走。比如说,你不知道某只股票的真实价值,但为什么你会花30块钱去买呢?因为你预期当你抛出时会有人花50元或更高的价钱来买它。

  这个观点所要揭示的就是投机行为背后的动机,投机行为的关键是判断“有没有比自己更大的笨蛋”,只要自己不是最大的笨蛋,那么自己就一定是赢家,只是赢多赢少的问题。如果再没有一个愿意出更高价格的更大笨蛋来做你的“下家”,那么你就成了最大的笨蛋。因此说,任何一个投机者信奉的都是“最大的笨蛋”理论。马尔基尔 (Burton G.Malkiel)把凯恩斯的这一看法归纳为“最大笨蛋理论”,又有人将其称为“空中楼阁理论”和“博傻理论”。

“博傻理论”在资本投机领域的现实中历来不乏验证的事例,而且只要涉足资本投机,即使神算如理论发明者的凯恩斯本人也难免有充当“最大傻瓜”的时候,虽然 他总是赢的时候多。而睿智如牛顿,也同样未能“免俗”:1720年,英国某人创建了一家莫须有的公司。始终无人知道这是一家什么公司,但认购时近千名投资者争先恐后把大门挤倒。没有多少人相信他真正获利丰厚,而是预期有更大的笨蛋会出现,价格会上涨,自己能赚钱。有意思的是,牛顿参与了这场投机,并且成了最大的笨蛋。他因此感叹:“我能计算出天体运行,但人们的疯狂实在难以估测。” 

“博傻理论”在其他投资领域也不乏验证的事例:1593年,一位维也纳的植物学教授往荷兰的莱顿任教,他带来了在土耳其栽培的一种荷兰人从没有见过的植物——郁金香。没想到荷兰人对它如痴如醉,于是教授认定可以大赚一笔,他的售价高到令荷兰人汪洋兴叹,少有人能问津。一天深夜,一个窃贼偷走了教授带来的全部郁金香球茎,并以比教授的售价低得多的价格很快把球茎卖光了。就这样郁金香被种在了千家万户荷兰人的花园里。其后,郁金香受到花叶病的侵袭,病毒使花瓣 变出一些奇异色彩或“火焰”。病态的郁金香富有戏剧性地成了珍品,以致于一个郁金香球茎越古怪价格越高。于是开始有人囤积病郁金香,又有更多的人出高价从囤积者那儿买入并以更高的价格卖出。一个快速致富的神话开始流传 。贵族、农民、女仆、烟窗清扫工、洗衣老妇等等先后卷了进来,每一个被卷进来的人都相信会有更大的笨蛋愿出更高的价格从他(或她)那儿买走郁金香。1638年最大的笨蛋出现了,持续了多年之久的郁金香狂热迎来了最悲惨的一幕,很快郁金香球茎的价格跌到了只有一只洋葱头的售价。

  同样的情形在中国也不乏其例:远如二十年前的君子兰热,近如这几年的藏獒热、普洱茶热等等,其间上演的喜剧和悲剧也足令人眼花缭乱、目瞪口呆。

  凯恩斯不仅是一位经济学家,还是现代艺术品投资的“先驱”。他的“博傻理论”同样被运用于艺术品投资领域:“你之所以完全不管某件艺术品的真实价值,即使它一文不值也愿意花高价买下,是因为你预期会有更大的笨蛋花更高的价格从你手中买走它。而投资成功的关键就在于能否准确判断究竟有没有比自己更大的笨蛋出现。只要你不是最大的笨蛋,就仅仅是赚多赚少的问题。如果再也找不到愿意出更高价格的更大笨蛋从你手中买走这件艺术品的话,那么,很显然你就是最大的笨蛋了。” 不过,凯恩斯虽然在资本投机市场是个赢家,却没有从炒作艺术品中获得经济利益, 这主要归因于他在艺术品鉴赏方面毕竟只是个业余的“菜鸟”,而在西方文物艺术品市场这个特殊领域,没有专业的见识,近凭“博傻”是少有收藏家和艺术品投资人会买你的账的。这说明在西方求真求实、诚信无欺、追求永恒和终极价值的人文传统下,“博傻理论”在文物艺术品市场是难以“施展拳脚”的,文物艺术品在西方 市场有其自身的价值和价格规律,起码它必须以真实性和艺术性(或学术性)为市场认同的预设前提。纯粹套用资本市场的“博傻理论”未必能灵验。

  然而,“博傻理论”在当今人文精神缺失、道德全面沦丧的中国古玩艺术品市场 却如鱼得水、大行其道。不少古玩商贩和拍卖行正在自觉或自发地实践着“博傻理论”,并且成功获利。“博傻理论”在中国古玩艺术品市场的大行其道, 也有其特殊的国情:近代以来,伴随着农业社会向工商社会的转型,传统道德体系的日渐崩塌,尤其是文革后全民性的信仰危机和缺失,拜金主义盛行,逐利忘义行为成风。在今日礼崩乐坏、人心不古、世风日下的社会背景下,中国古玩艺术品市场欲不“博傻”亦难矣!而目前汹涌于中国古玩艺术品市场的“博傻 浪潮”,又强化了寡廉鲜耻的世风,使中国社会更其畸形,社会良心更其不彰。社会大背景与行业小环境互为因果,循环熏染,大小染缸正不知染黑了多少曾经淳朴的人心!

  “博傻理论”在中国古玩艺术品市场的乱用和滥用,使传统收藏理念面临严重挑战,使古玩艺术品的学术内核逐渐被商业利益和投资动机吞噬和掏空 ,使自宋代以来中国前贤鉴赏实践中形成 的判断标准和审美标准遭受严重颠覆,使众多初机爱好者希望通过收藏文物艺术品感受真善美的良好愿望在“博傻游戏”的戏弄下屡次落空,经济、心理双重受挫。更有些人因此而动摇其求真求善求美的人生信念,甚至转而加入博傻大军为虎作伥,戕害“涉水”更浅之“傻瓜”。 在这场空前的“博傻浪潮”中,某些“专家”也不甘人后,主动与古董商、“收藏家”组成了以“博傻”为游戏规则的利益集团,利用拍卖会、研讨会、鉴赏会、讲座、培训班和网络交流等形式,炒作假冒伪劣品。在其以假为真、以丑为美,以垃圾为珍宝的惊世骇俗的“高见”背后,则包藏着期待“更大傻瓜”出现的祸心。

  “博傻游戏”在中国古玩艺术品市场的盛行对市场本身来说也是一剂毒药,在这种游戏规则下,真品与赝品、珍品和普品、高档品和低档品已经没有区分的必要,谚曰“真假是买出来的”“身份是炒起来的”,就是说只要有人买就是真品,只要有人高价炒作就是身份不低的珍品,否则就是赝品、低档货。在这种市场话语下,真品和赝品、珍品和普品、高档品和低档品处在了同一条市场起跑线,而前者却背着高成本的重负,如何能与后者竞争而操胜券?其后果必定是退出市场,真品市场将最终消失。

  故无论是从维系世道人心考虑,还是从构筑中国古玩艺术品的健康市场考虑,“博傻游戏”都不应该继续下去,它在资本投资市场是一个明规则,周瑜打黄盖,无怨无悔。但在中国古玩艺术品市场,它却演变成了暗规则,变成了一种诈骗的手段,它的性质已经发生了根本改变。如果容忍这种有害的游戏在古玩艺术品市场泛滥,则沦为最大的傻瓜的将不是受害者,而是游戏者本人,还有其言传身教的孩子乃至整个民族。试想,如果一个民族不以制假、售假为耻,反而引以为荣,以为“得计”,那么这个民族还有希望吗?

 



 

3月2日  星期五

“中国”的国号源于“瓷器”吗?

裴光辉

  有一种颇为普遍的说法曰:“明朝的时候,大批的中国瓷器产品就开始输往西方世界。波斯人称中国的瓷器为chini,欧洲商人在波斯购买中国瓷器也同时把一词带回了西方。后来,他们又把cini改为china,并且国因瓷名,把生产china的中国也一并称为China。”

  在景德镇还流行这样一种说法:“china是昌南的音译,而昌南是景德镇在宋真宗景德元年之前的名称。当大量景德镇精美瓷器流入西方,昌南这个瓷器产地因而名声大著,瓷因地名,瓷器便被称为china,然后又国因瓷名,china又用来指称中国。”

  其实,上面两种说法都是错误的。英文china来源于古印度梵文cina,而梵文Cina在汉语佛经中音译为“支那”。Cina原义为“思维”“智巧”用以指称东方古老的华夏国,“文明智慧国”之意隋代慧苑法师《华严经音义》云:“支那,翻为思维。以其国人多所思虑,多所制作,故以为名。”唐释慧琳《一切经音义》卷22震旦国:“或曰支那,亦云真丹,此翻为思惟。以其国人多所思虑,多所计作,故以为名。即今此汉国是也。”宋沙门法云编《翻译名义集》卷七“诸国篇”中有“脂那”这一条,注曰,“一云支那,此云文物国,即赞美此方是衣冠文物之地也。”(裴按:古汉语中的文物一词相当于文明,与今天现代汉语中所讲的文物有别)。

  据近代僧人、梵文学者苏曼殊(1884-1918)考证,“支那”(Cina)一词最早见于三千年前的古印度史诗《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是三千四百年前印度婆罗多王朝时彼邦人士对黄河流域商朝所治国度的美称。

  以“支那”为华夏国名,不限于古印度,如成书于公元前12世纪至公元前2世纪的《旧约》也有“支那”一词,如《旧约·以赛亚书》:“看哪,这些从远方来,这些从北方、从西方来,这些从希尼国来。”(按“希尼”或译为“秦”,实为“支那”之异译。“支那”波斯语为Cini,土耳其语为Chiny,读音皆近于“希尼”。)

“支那”作为华夏国名出现之时间,今以苏曼殊的考证参以《旧约》所载,定为商周之际应大致不谬。 则Cina/china作为外人对华夏国度之称呼比昌南镇地名之出现要早两千年(武德四年后始有昌南之名),比瓷器大量外销之明末,又早两千五百年以上,何待因“昌南”而得名?更何待“瓷器”而得名?倒是应该说瓷器的英文china因国名支那Cina而来,瓷因国名,非国因瓷名也。

  需要指出的是:英文《韦氏大辞典》 释瓷器(china)一词来源于支那(chi-na),《牛津英语辞典》则指出china始见于公元一世纪之梵文。可见西方人其实并不认为china国名源于瓷器。那种认为老外以瓷器或昌南之名来称呼中国的说法看来是“以国人之心度外人之腹”,不足为训也。

 

 

 

3月3日  星期六

清代督窑官奏折选读(三十)        内务府员外郎唐英奏折 

 

 恭报回九江关任事折
 

乾隆二十一年三月十七日

  

  奉宸宛卿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恭报奴才回任日期事。

 

3月4日  星期日

  清代诗人、书法家周于礼咏瓦当砚诗 ,颇有太白韵致,因慨叹古代“诗人博古家”之雅兴实非今日收藏家之徒言“把玩”可比肩也,雅俗之分野,格调之高低,何啻霄壤之差也?惟近代博古家刘浏尚能吟哦,其后无人矣。抄录如下:

 

邱芷房编修赠长生无极瓦砚

周于礼

  瓦当文字录者谁,百十二种形模奇。长生无极乃其一,云是阿房旧宫之所遗。自从铜雀香姜收作砚,鼍矶龙尾名空驰。埏埴况在汉魏上,笔法颇疑丞相斯。编修校士向关陇,轺车来往骊山陲。蕲年兰池访陈迹。但余瓦砾萦荆茨。偶然拾自清渭湄,制为墨沼苍璆姿。匣装毡裹远饷我,重之奚翅十朋龟。我闻羽阳之瓦出荒垄,流传艺苑如韩碑。甘泉一枚夸创获,当年群雅留歌诗。岂意神物兴有时,珠联璧合何累累。纷纶延寿益寿字,郑重亿年万岁辞。秘文吉语为国瑞,何异器车银瓮祥姚姬。我为墨磨双鬓丝,无多来日徒嗟噫。晴窗拂几看砚背,死籍可落应轩眉。冷金细拓侑石鼓,井华新汲研隃糜。老来懒事虫鱼注,持写《黄庭内景》师杨义。


   裴注:周于礼,字绥远,号立崖、亦园,云南峨山双江镇人。生于清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于乾隆十二年举人,十六年进士,授编修累官至大理寺少卿,乾隆四十四年补为光禄寺少卿,同年七月四日卒,终年59岁。性明敏,言持大体,决狱必准情法,多所平反。耽吟咏,尝与诸名士题《画碧桃》、《白头翁》,援笔立成,座客叹服。所居听雨楼,藏宋、元真迹极富。不仅工诗,文亦简质有法度,兼精书法,所著有《敦彝堂集》、 《听雨楼诗草》。曾收集历代书家名作,构摹刻石,作《听雨楼法贴》十卷传世,颇受后人推崇。
 

 

3月5日  星期一

扣玉

  以生铁砂敷于玉器表面,入土埋之。其后经常浇以污水,半年后取出,玉锈斑斑。此曰“扣玉”。七八年前吾曾获和田白玉子冈牌一枚,即此种扣玉也。初全身皆裹铁锈,似生坑出土物,以盐酸浸洗之,则原形毕露。

 

3月6日  星期二

香港古玩行一览

(香港电话代码:852九龙电话代码:8523)

大吉行 尖沙咀香港酒店商场304店
大宝斋 中环荷李活道168号 5403012
大理堂 文咸西街33号西楼A座 5450609
大安古玩 中环东街27号 5441209
大华古玩 中环荷李活道189号 8543973
三多堂 中环摆花街12号地下 8150023
中华艺术馆 皇后大道中217号 5432132
中国古艺廊 中环摆花街2-10号
中港轩 九龙尖沙咀中港城商场73-74号 7307269
中源公司 中环荷李活道92号地下
天宝画廊 皇后大道287-299号 8510536
文物轩 中环荷李活道215号地下 5431718
古城 荷李活道179号 5420789
古雅轩 弥敦348号 3324819
古雅轩古玩工艺 中环摩罗上街3号
古华鉴 中环荷里活道199号
古月轩 中环荷里活道193号
玉弥斋 九龙广东道578号 7811668
玉壶轩 中环荷李活道81号A
兄弟公司 中环荷李活道194号
收藏家画轩 中环德辅道中212-214号 5437766
永宝斋 中环荷李活道68号 5488702
永达行古玩工艺品 中环荷李活道233号
永锡达古玩公司 中环荷李活道233号G3
年丰行 中环荷李活道31号
亚洲艺苑 皇后大道中340号 5414195
昌明行古玩工艺 中环摩罗上街24号 5433828
东来古玩 中环摩罗上街204号
金龙阁 中环荷李活道233号G4 8151337
金丰行 尖沙咀香港酒店商场
欣荣行 尖沙咀香港酒店商场3037店
品珍堂 上环摩罗街26号地下 8153095
品晶阁 中环荷李活道21号地下 8109033
神友贸易公司 德辅道西259-269号 5596377
通隆古玩 中环荷李活道199号
家適公司 中环太子行1F
陈礼古玩木器 中环荷李活道172号
根屋 中环荷李活道87号
御珍阁 中环荷李活道168号
国宝 尖沙咀香港酒店商场3026号
国粹文物雅赏 皇后大道中287-299号
裕宝斋 中环荷李活道132-134号 5404374
裕记古玩 尖沙咀香港酒店商场352店 7302316
景艺堂 九龙弥敦道385号平安大厦20号 7826708
琳瑯阁 九龙弥敦道420号 7705151
集轩 中环荷李活道233号号G20
集古斋 中环都爹利街8-10号 5262388
集艺行 中环荷李活道43号
集雅工艺品 中环荷李活道120号
云峰画苑 九龙尖沙咀梳士巴利道3号 7369623
伟特文玩珠宝公司 尖沙咀广东道3号 3752871
博古斋 中环皇后大道中79号
华夏古玩 中环荷李活道56号地下
华夏古玩行 中环荷李活道56号 8542023
敦煌 中环摆街47号
景顺古玩 中环摩罗上街159-163号
胜大庄 中环德辅道15号 8691810
万玉堂 中环交易广场1座305-307号 5212189
福成行 皇后大道中273号 5432411
福昌公司 中环荷李活道197
荣宝阁 中环永吉街6-12号 8152019
乐古堂 乐古道38号 5438278
绿绮斋 中环皇生大道中233号地下 5419865
精艺堂 观堂晓光街38号 7726106
汉华堂 中华乐古道683号地下
汉祥轩中国美术 中环荷李活道233号G2
嘉宝 中环荷李活道95号 5467623
龙轩工艺文玩 中环荷李活道233号G19 5449892
联斋古玩号 摩罗上街22号地下 5412949
黎氏古玩有限公司 中环太子行138号 中环荷李活道138号 5461964
鸿古楼 中环荷李活道158号
鸿源阁 中环荷李活道233号G8
钱汇工艺 中环荷李活道57-59号
颖川堂 中环荷李活道29号地下
环球艺术 昌德商业大厦1001-2 5457326
艺苑 中环荷李活道42号A 5422098
兰亭阁 中环乐古道38号1F


3月7日  星期三

根据范线鉴定青铜器未必可靠

裴光辉

  三代(夏商周)青铜器由于绝大部分是用陶范法铸造成的,器身一般都留有块范对合的痕迹,即所谓的范线。虽然范线也可以用工具修磨掉,但对于表面纹饰繁复的部位或其它不易修饰的部位(如耳部内侧等),范线无法修饰得很彻底,仍会留下若隐若现的痕迹。而三代以后,随着蜡模法的普及,范线就不易出现了。后世伪造三代青铜器者,出于成本和便利的考虑,往往不用范铸法仿造三代青铜器,而使用失蜡法,因此也无范线可寻。故普遍认为有无范线是鉴定三代青铜器真伪的重要依据。其实不然:1、青铜器的高仿品往往是不惜成本、不惮烦难的,作伪者完全可以使用的范铸法来造假,这样的例子我已经发现不少(这种“古法仿造”的青铜器,其范线甚至很夸张,在碍眼的地方也不肯修饰,反而令人生疑)。目前只有一些普仿品才使用失蜡法。2、失蜡法发展到后期,是在模上贴蜡片,如果所贴蜡片不合缝,铸造成后所显示的痕迹,甚至会使人误认为范线。另一方面,伪造者也可以利用这个情况,使用失蜡法造出有“范线”的青铜器来。3、中国最迟在春秋晚期,失蜡法就出现了(有的学者认为商代就出现失蜡法),虽然三代时此法尚未普及,但毕竟有零星出现。故鉴定青铜器与鉴定瓷器一样,都必须坚持综合考察原则,从材料、造型、工艺、锈色、铭文等等全面观察,庶免失误。

 

3月8日  星期四

提防照相感光法制作内画鼻烟壶赝品

裴光辉

  老的内画鼻烟壶其画片全部是手工绘成,由于制作不易又不可能批量生产,故市场价格十分高昂。近年有采用照相感光法制作水墨画内画鼻烟壶或书法内画鼻烟壶者,则不费吹灰之力且能批量制作。又有使用采用照相感光法过黑白稿,然后手工加彩者,更俱迷惑性。其制作方法大致如下:

  1、将重铬酸钾、明胶、着色剂(墨汁)充分混合制成感光剂。 
  2、将选好的书画作品拍照,存入电脑用制图软件制作单色图像,然后出菲林。
  3、用感光剂均匀地涂在鼻烟壶内壁。 
  4、将菲林固定在鼻烟壶上,然后用强光透射。此时,经光线照射的部分重铬酸钾和明胶发生化学反应,将含有着色剂的颜料固化在鼻烟壶内壁上。 
  5、用水清洗掉没有固化的多余的制剂,留下书法、水墨画或彩画的底稿。 
  6、再在黑白底稿上手工着色直至作品完成。

  怎么鉴别这种采用照相感光法制作的内画鼻烟壶呢?

   1、此种鼻烟壶黑白部分不见笔触,墨色没有浓淡变化,没有过渡色,线条僵硬呆板,缺乏韵味。

  2、用高倍放大镜可见墨色呈颗粒状。但如手工二次描画,则可覆盖颗粒状墨色。

  3、由于鼻烟壶呈立体结构,光线透过菲林底片时并不均匀,边缘线条比较模糊。

  4、如发现数个画面一样的鼻烟壶,其线条之长短、粗细和位置完全一致,则可定为照相版鼻烟壶。因为纯手工绘制的鼻烟壶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形。
 

 

3月9日  星期五

珐琅、料彩、搪瓷辨析

裴光辉

   珐琅、料彩、搪瓷三者使用的釉和彩料是一样的,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因胎质、装饰风格不同而称呼有所不同。

  珐琅有铜胎、银胎、紫砂胎和瓷胎。瓷胎者又叫“瓷胎画珐琅”“珐琅彩”“洋彩”,始于清代康熙朝。

  料彩属于瓷胎画珐琅(珐琅彩)之类,指在瓷胎上仅使用一种珐琅彩料绘饰图案者。通常使用蓝料和红料(胭脂红),分别称“蓝料彩”“红料彩”。料彩始于雍正朝,盛行于乾隆,嘉庆以后仍有少量生产。

  搪瓷名称起源于日语,其实就是金属胎珐琅。过去搪瓷与珐琅通称,并无区别。现代搪瓷一般使用钢胎,常运用于日常器皿。

 

3月10日  星期六

曹雪芹之父曾承办官窑瓷器

裴光辉

  曹頫(1706年6月8日———1774年2月17日),字昂友,号竹居,江宁织造曹寅之弟曹宣第四子,文学名著《红楼梦》作者曹雪芹之父。康熙五十三年,堂兄曹顒(曹寅长子) 在江宁织造任上早逝。五十四年(1715年)二月,在康熙皇帝的直接主持下,曹頫过继为曹寅遗孀李氏嗣子,并补放江宁织造(斯时年仅九岁)。康熙五十九年(1720),曹頫上奏一本,报江南太平无事、米价正常、百姓安乐。在康熙皇帝的朱批中透露了曹頫曾为康熙承办制造磁器珐琅。这有别于通常所知的“部限”“钦限”,乃宫廷用器的另一来源,值得关注。 朱批中还透露了宫廷内官假借皇宫名义向江宁织造等承办宫廷用器机构骗取瓷器的现象。奏折及朱批全文如下: 

曹頫奏请圣安并报雨水粮价摺 

  康熙五十九年二月初二日

  江宁织造奴才曹頫跪奏:恭请万岁圣安。江南太平无事。目下米价照常,每石六钱四、五分至七钱四、五分。百姓安乐。遂将正月分晴雨录,恭呈御览,伏乞圣鉴。
  朱批:近来你家差事甚多,如磁器法琅之类。先还有旨意件数,到京之后,送至御前览完,才烧法琅。今不知骗了多少磁器,朕总不知。已后非上传旨意,尔即当密摺内声名奏闻,倘瞒着不奏,后来事发,恐尔当不起,一体得罪,悔之莫及矣。即有别样差使,亦是如此。

 

台湾古董店一览(一)

台北市

一言堂 仁爱路四段316号 7013309
大都会文物广场 信义路五段16-18号 7585318
九龙阁御坊 文林路182号 8239961
九华堂 长安东路一段22-17号 5716346
九雅堂 仁爱路四段310-3号 7060258
三普古董商场 新生南路一段14号 3940585
三富古董商行 仁爱路四段425号 7047611
三合宝记 忠诚路二段168号之一 8754967
工艺世家 金山北路5号 3968656
大雅斋 百龄五路88号 8328732
大杂院 和平东路一段37号1F 3930605
大卫古董店 中山北路5段711号 8322024
川东冉氏书庐 建国路一段286巷52号 7551475
千山画苑 青田街6号之3 3939068
文渊阁 南京东路一段3之1号2楼 5617816
中华文物艺术研究室 新生南路一段157巷48号 3257945
天人堂 永康街42之1号 3910101
天恩堂 八德路一段29号 3944531
古玉堂 罗斯福路二段75号503室 3661591
古月阁 中山北路六段303号 8364323
古中阁 八德路一段60号 3945083
古观轩 八德路三段12巷51弄3号 7718309  
白石文物公司 中山北路二段91-2号 5515880
老忠记陶艺古玩 南京东路5段293号 7660288,7670576
吉临堂 南京东路4段15号7F 5147478
如意轩艺术中心 和平东路一段83-2号1楼 3410185
多宝阁 新生南路一段16-3 3560119
亦京咸文物馆 士林区我德行东路132巷7弄1号 8323155-6
好望角艺术中心 和平东路99号 3511033
甫园 仁爱路4段414号 7087059
采华堂 建国南路一段301号 7080031
君坊艺术中心 民权东路583号 7139363
攻玉山房 辛亥路一段38号 3633106
官林艺术中心 建国南路二段195号2F 7541856
京华艺术中心 士林区文林路720号地下 8315360
松涛堂 长安东路一段51号之一 5231929
金玉堂 仁爱路四段316号2C 7552227
东宝堂 临沂街25巷14号三楼 3940031
东联艺术中心 复兴南路一段137号3楼 7753509
东湖艺坊 康宁路兴东湖路交叉口 6311843
奇木名瓷精舍 百灵五路350号 8227581
易轩古董文物公司 中山北路七段190巷4弄5号 8752255
耍宝老店 大安路一段106巷12号 7514988
周记古美术 永福街13号 3919000
帝门艺术中心 安和路二段70号 7079560
帝门公司 安和路170号2楼 7072179
思古山房 士林区福林路199号 8366616
故园古玩文物 民权东路246号 5113731
珍艺 忠孝东路三段197号 7516275
晋阳堂 建国南路一段341巷1号 3255706
凌江玉器有限公司 广州乡和平路8巷97号2楼 2821922
悦雅阁 金华街205号 3967877
壶中居 天津街27号 5632028
第一古董公司 中山北路2段81号 5972928,5114633
鹿港小镇御用坊 三民路113巷15号
裕宝轩 复兴北路313巷12号 7133766
淳秋阁 仁爱路四段434号 7024012
国宝珍坊 仁爱路二段89号之一 3932568
盛和堂 仁爱路四段314号2楼 7048822
寒舍 台北市文林北路260号 高雄市中正三路88号 8318551,2510788
胜大庄文物中心 忠孝东路四段230号4楼 7765858
朝代古董 南京东路五段296号2楼 7672996
釉里红古美术公司 富锦街102号 5147996
富祥艺林 复兴北路356号1楼 5011756
集雅斋 中山北路七段7巷154号1楼 8733429
集石轩 光复南路102号华视大楼1楼A室 7217209
集友古玩店 八德路一段82巷9弄18号 3972522
集友文物古玩 中山北路二段93号之一 5230685
万庄古美术 临沂街3巷31号 3567199
汉玉堂 忠孝东路四段216巷19弄5号 7736978
雍雅堂 光复南路102号华视大楼1楼C室 7311892
新圆古董 中山北路四段1号 5929021
甄秀斋 中山路六段431号之4二楼 8751752
瑰宝轩 临沂街6巷1号 3955396
凤盛古董 八德路一段64号 3120130
养和轩 八德路一段37号 3591489
墨言轩 石牌百龄五路138号1-2F 8222431
聚瑞堂 大安路二段55号七楼 7050032
龙翔阁艺术中心 忠孝东路三段197号1号1楼 7110807
璞石园 延吉街140号 7510283,7010021
环球古美术有限公司 承德路四段234号2F 8836829
谢金诚行 中山北路二段59号之2 5410405
谢家艺园 民生东路476号 5041259
藏石阁 民权东路583号君坊文物广场2F 7139363
藏石阁文物中心 忠孝东路二段134巷1号 3956220-1
艺源书坊 光复南路98之5号 7522703
宝雅堂 八德路一段5之3号 3968922
宝玉堂 金龙路13巷15号 7908855
解竹斋 林森北路159号8巷 5514165
兰亭轩 和平东路一段83-2号 3793361
鉴古斋 博爱路25号3楼之2 3712176
观喜堂 民生东路1032-10号 7636296
观雅轩 八德三段154号金生艺术中心二楼 7731977                                                                                                                  光华商行古玩行 八德路一段51号 3934768
 

3月11日  星期日

江宁织造曹玺进物单

江宁织造理事官加四级臣曹玺恭进。

计呈:轿一乘、铁梨案一张、博古围屏一架、满堂红灯二对、宣德翎毛一轴、吕纪九思图一轴、王齐翰高闲图一轴、朱锐关山车马图一轴、赵修禄天闲图一轴、董其昌字一轴、赵伯驹仙山逸趣图一卷、李公麟周游图一卷、沈周山水一卷、归去来图一卷(御书房收)、黄庭坚字一卷(御书房收)、淳化合帖二套、天宝鼎一座(自鸣钟收)、汉垂环尊一座(自鸣钟收)、汉茄袋瓶一座、秦镜一面、珐琅象鼻炉一座(自鸣钟收)、珐琅索耳炉一座(自鸣钟收)、珐琅花觚一座(自鸣钟收)、宋磁菱花瓶一座(自鸣钟收)、窑变葫芦瓶一座、哥窑花插一座、定窑水注一个(自鸣钟收)、窑变水注一个(自鸣钟收)、汉玉笔架一座(自鸣钟收)、英石笔架一座(自鸣钟收)、汉玉镇纸一方(自鸣钟收)、紫檀镶碧玉镇纸一方、竹镇纸一个、竹臂阁一个、竹笔筒一个(自鸣钟收)竹笔二枝、竹香盒一个、雕漆香盒一个、竹匙箸瓶二副、太极图端砚一方、程君房墨四匣(自鸣钟收)、桑林里墨二匣(自鸣钟收)、吴去尘墨二匣、龙葱一座、竹箭杆十根。
[官中.杂件.进贡单]

  裴按:曹玺乃曹雪芹曾祖父。曾任内务府营缮司郎中,康熙二年被康熙任命为江宁织造。此《进物单》未载日期,不知曹玺何时所进。曹玺死于康熙二十三年江宁织造任上,可知曹玺所进之书画文玩的时间不晚于康熙二十三年,应是康熙年间的事情。《进物单》所载书画文玩对研究康熙间宫廷文玩及其名称甚有助益。

 

台湾古董店一览(二)

新竹市

古艺斋 西门街98号 261117
如胜 北大街291号 229836
成家古玩文物 长安街71号 229253
德成古玩民艺 林森路120号 224889


 

3月12日  星期一

台湾古董店一览(三)

台中市

大汉艺术 五权西街69号 3723517
上林园 梅川东路二段12号 2297525
王王孙 美村路一段106号 3215535
古月堂文物 东兴路三段278号 3267351
古道艺术中心 英才路635号3F 3757711
本山兴业有限公司 五权五街49号 3726730
金明艺术中心 林森路194-3号 3750303
金玉满堂 大隆路28号 3291081
金石艺廊 金山路29号 2268667
东坡居艺术中心 忠孝路107号2F 2879988
黄河玉庄 国校巷79号 2362108
爱石园 五权西街31号 3725057
雅博居 林森路222号 3728550
庆大庄古董艺术文教中心 民生一路193号 2410257
椿田贸易有限公司 五权西街43巷9号 3730011
龙泉行古美术 大隆路30号 3290189

 

3月13日  星期二

台湾古董店一览(四)

台南市

大艺斋 南门路162号 2645343
尚陶坊古董店 忠义路二段86号 2216338


3月14日  星期三

台湾古董店一览(五)

高雄市

大竹堂 三民区博爱一路194号 3229360
古艺堂 监埕区富野路5号 5211823
正庄古董文物公司 七贤三路124号 5513598
名人画廊 苓雅区广州街143-1号 7222495
长江堂 三多三路218-5号 3328270
念圣堂 厦门街25号 2272020
春辉堂 五福四路63号 5612014
春秋艺文中心 仁爱二街218号2F 2818208
政和古文物有限公司 七贤三街144-2号 5217700
留耕堂 民族一路75号 3116204
清雅堂 中正三路93号4F 2815269
清雅堂古美术 大丰路157号 3840472
寒舍 新兴区中正三路88号 2510788
颂古斋 福德三路15巷之3号

 

 

3月15日  星期四

 

汉译中国古陶瓷学术名著(一)

 

14世纪青花瓷器:伊斯坦布尔托布卡普宫博物馆所藏一组中国瓷器

(美)约翰·亚历山大·波普  

美国佛利尔艺术馆馆长助理

(附图版44幅)

裴光辉 译

 

(续七)

附录Ⅰ

清单

 

  在此附上另外一份十四世纪瓷器的清单,为进一步研究本组瓷器相关的问题提供参考。这些瓷器的情况既有作者本人第一手了解到的,也有通过出版物或照片了解到的。通过出版物而公布的瓷器将标明该出版物,未公开公布的瓷器的出处也予以了提供。没有亲手接触这些瓷器而贸然对瓷器定性,本人完全认识到这种情况的存在;并且正是鉴于这一点,在此所列出的一些例证都将视作初步的或非决定性的结论。另一方面,这种情况也要求我们关注某些瓷器,对它们进行进一步的研究;我们认为在某些合情合理的地方,提出一种可能性,比忽视这种可能性更重要。那些标有 * 号的指的是本书中讨论的庞大和笨重的瓷器;而那些标有  号则是作者本人亲手接触到的瓷器。其中有许多公布的青花瓷,年代依然难以肯定,其中的一些将被最终证明是十四世纪的瓷器;但是,此清单仅限于那些同本研究界定清楚的本组瓷器有明显联系的瓷器类型。

瓷盘——27

阿德比尔藏品(Ardebil Collection):19  * 

参考书目37,图78193  *

牛津东方艺术博物馆(the Museum of Eastern Art, Oxford(20) 2

格拉斯哥艺术陈列室(the Glasgow Art Gallery(照片)1*

参考书目47pt.2, pl.2, 插图31 *

参考书目4,插图 111*

 

瓷碗——5

   阿德比尔藏品:2 *

   参考书目37 1 件(插图40

   密歇根大学的菲律宾藏品:2

 

梅瓶——8

   阿德比尔藏品:4 *

   参考书目21件(No.11*

   参考书目331件(No.27*

   剑桥菲茨威廉博物馆:2件(照片)*

罐——13

   阿德比尔藏品:3*

   参考书目37 2件 (插图39,左边及右边)

   参考书目152件(图版110119*

   参考书目192件(插图8689*

   参考书目311件(图版22-23*

   参考书目331件(编号13*

   参考书目511件(编号90*

   参考书目471件(pt. 2, 图版1,插图2 *

瓷瓶——6

 参考书目333件(Nos. 1-3

 参考书目181件(插图18

 参考书目311件(图版27

TOCS24: 1件(图版9a。此系33No.1所示中的一对)

带耳花瓶——4

    参考书目183件(插图293294298

    TOCS》:1件(1924-25,图版3

葫芦瓶——3

    阿德比尔藏品:1件(仅下半部分)*

    参考书目31 1件(图版19

    密歇根大学的菲律宾藏品:1

高脚杯——6

   参考书目335件(Nos.4-8

   TOCS 18: 1 (图版7d)

杂类——10

  参考书目333件(No.9 ,带底座小花瓶)

  参考书目37 1件 (插图45,带底座小花瓶) 

参考书目37 1件 (插图36, 银颈小广口瓶)

参考书目33 1件(插图11,带暗花的青花瓷小碟)

牛津东方艺术博物馆(4):1件(一只“高脚碗”) *

阿德比尔藏品: 2件(扁方瓷瓶)*

参考书目17 1件(No. D42, 扁方底瓷瓶)*

瓷片:

东方的许多地区都曾发现过此类型的青花瓷的碎片,其中的一些已经出版公布,例如,《伯林顿杂志》, 1932年九月刊,插图1;《TOCS》,1926-27年,图版5,和《TOCS》,1933-34年,图版27Nos. 1112; 《亚洲腹地》,斯坦因著,图版5157。许多博物馆从富斯塔特(古开罗的一部分)获得了瓷片;其它地方也发现了这些瓷片,包括亚丁(也门人民共和国首都,临亚丁湾),红海的Aidhab和内蒙古的黑水城。1945-1946年,作者本人在北京也得到了一些相关的瓷片。     

以上列出的瓷器总数达82件,其中53件是本研究界定的庞大沉重的瓷器;而瓷片的数量似乎也接近100件。我们希望,通过对本组青花瓷进行鉴别和归类,能够唤起人们的进一步的兴趣,并能够为其它来源的其它瓷器的研究提供帮助。

 

 

附录Ⅱ

产地

研究青花瓷却未涉及瓷器的产地,这一点也许会让人感到奇怪,对于这一点的解释是,就本组瓷器而言,我们无法了解它的产地。

如果依靠冥思玄想,我们的思想也许会马上把我们带往景德镇。十四世纪的景德镇,已经具有了六百年的瓷器历史了,而且即将跨入它最辉煌的时代,成为明清两朝皇家瓷器工场。人们早已对这座著名城镇的历史做过详细的研究,虽然景德镇的地方志对它在明朝时期的发展情况也有详细的叙述,但对元朝时的情况的记录却寥寥无几。当代主要的资料是蒋祁所著的《陶记略》,该书见于1322年出版的《浮梁县志》,后来的县志亦有论及。半个世纪前,Bushell对其进行了研究并在他的著作《东方陶瓷艺术》(教材版,178-183页,纽约,1899)中翻译了一些重要的部分。该书涉及了当时瓷器生产的许多方面和一些规章制度,并且列举了各种类型的瓷器;但是我们不清楚这些大的青花瓷有没有被收录其中;其它中国瓷器的信息同样不能令我们满意,主要涉及那些又薄又小的瓷器,尤其是著名的元代特产枢府瓷,因而也不适合我们的要求。

关于参考文献的匮乏,有两条可能的解释值得注意:首先,官方的记录很大程度上涉及的是向朝廷供奉瓷器的问题;十四世纪体态庞大的青花瓷虽然漂亮,但却很可能不是御用瓷。【注69:这种假设是基于这样的一个事实:中国文献中没有发现对这一类瓷器的详细论述;而且故宫博物馆也没有保存任何例证。当然,这一点值得进行仔细的考究,以求证实;但是如果这种瓷器在元代成为御用瓷器,中国人如果没有在早些时候,那至少在最近几十年在对这一问题的研究中应该会注意到这一事实,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从附录Ⅰ中可以看到,本人没有注意到中国任何地方发现了这种瓷器,虽然可以肯定在某些地方一定存在这种瓷器。我们只能这样设想,青花瓷并不迎合蒙古人的品位,因此这一时期生产的大部分瓷器都仅供出口之用。】第二点,元朝是一个热衷于征服的朝代;瓷器是在如同我们今天所谓的“在占领状态下”生产的。中国的文献对这一时期的记录一笔带过,也就不让人奇怪了。

但是,可以肯定这些瓷器是在江西东北的窑场生产的。我们无法精确地预计这一生产区究竟有多大;但是这种坚硬、漂亮的白色胎土几乎不可能源于距离长达几百年的时间里为景德镇供给高岭土和白墩子的地质层很远的任何地区。中国人传统上过分关注皇家工场,这一点也常常左右了西方的瓷器研究者的注意力,以致忽略了附近其它的陶瓷中心。【注701951年夏天,本人有幸研究了Rudolph Hommel收藏的一组约320余件的陶瓷残片。其中的大部分来自于江西鄱阳湖地区,还有离此遥远的浙江的龙泉(Lung-ch’üan) 和大窑(Ta-yao)。发现的匣钵、垫具和次品废弃物都表明当地曾是规模巨大的陶瓷产区,这些一直没有得到人们的普遍关注,并且其中的一些的村落,位于景德镇周围,常常因为太小而在现在的地图上找不到名字。鄱阳湖西边也发现了其他的制瓷地点,迄今也没有人提及。这一点也并不让人奇怪,但是在此它应该让我们意识到这样的一点:当时整个中国有不计其数的城镇都在忙于陶瓷生产,而这些城镇的名称却从未载入正规的陶瓷著作中。】

我们不得不提到最后一处参考资料,即可追溯到1351年的一对花瓶给我们带来的文献资料。铭文上提到了三处地点:信州路玉山县顺城乡;这是一位名叫张文进的男子的住址,这些花瓶和一个香炉都是从他那儿得来的。至于这三件瓷器是何处生产的,却没有提到。正如霍布森(Hobson)指出的那样,信州当时称为广信(参考书目18,第163页),位于景德镇东南仅70英里处。因此,我们不能排除这位张先生从景德镇购买了他的瓷器的可能性。原先的信州,或者广信,现称为上饶(至少在V.K.Ting 1934年出版的《地图集》作如此称谓),而当地的地方志并没有提到陶瓷在那儿生产(参考书目3046),邻县玉山和弋陽对于这一问题的简短记录,过于笼统而让人难以信服。就目前来说,这一问题的研究暂时处于停滞状态。中国所有的著名产瓷区均没有发现这种青花瓷的碎片;文献资料也没有给我们提供多少有益的帮助。

 

附录Ⅲ

齐默尔曼的归类

齐默尔曼的目录(参考书目56)中的80幅图版提供了可供我们研究的托布卡普宫博物馆藏品的最完整的图示概览,而且可以肯定它们在将来还具有研究价值。虽然,我们不宜于在此细述他的文献的许多有趣精彩的地方,但是有一点我们必须要提及,因为它同本研究有着特殊的关系。伟大的土耳其藏品有一个不足之处,即没有十四和十五世纪的青花瓷,尤其是中国人评价极高的宣德和成化时期的瓷器。齐默尔曼在对这一事实表示遗憾之余,他却以令人钦佩的笔调描绘了一组瓷器,其中就包括了这些瓷器(参考书目56,第17页),并且指出其中的某些瓷器具有同中国人宣称在一座宋墓中发现的瓷器神奇的相似之处,甚至同一件可以肯定地追溯到元代的花瓶也很相似,让人惊叹(!)。当然,他指的是1351年花瓶中的一件。然而,他又认为这些瓷器的共同点是表面的,而不予考虑。 他说,这些瓷器在形态、釉料、青色色泽和做工上差别巨大,而宣称它们可能不属于同一个时代(参考书目56,第18页)。 正是在这里,齐默尔曼判断失误了;如果不是由于他所讨论的这一组瓷器包括了现在认为至少是四种不同的类型:十四世纪瓷器、十五世纪早期瓷器、十五世纪晚期瓷器和十六世纪早期瓷器,否则,人们也许会对他的武断表示疑惑。他把所有这些瓷器混在一起,并不加区别地将其归于我们今天在他的目录里看到的十六世纪上半期的条目下。

纵观青瓷之后(当然这又涉及到另一个独立的话题),本人对图示的这些瓷器进行了必要的重新修改界定,现列出如下清单:

 

齐默尔曼图版号(参考书目56          重新界定及注释

22                                    十四世纪(见我们的图版43

23                                    十四世纪(见我们的图版33

24                                    十四世纪(见我们的图版35

25                                  十五世纪(晚期;或成化年代)

26                                   十四世纪(见我们的图版27

27                                   十四世纪(见我们的图版29

28                                   十五世纪(早期)

29                                   十五世纪(早期)

30                                   十四世纪(见我们的图版7a

31                                   十四世纪(见我们的图版7b

32                                   十四世纪(见我们的图版3

33                                   不详?约1400年?71.此瓷盘的边缘和弧形内壁以十四世纪的手法装饰,最初的绘制质量甚高,但是由于烘制时,蓝色杂染了釉料,使最后的效果显得十分的混乱而不清晰。蜿蜒状波涛画法拙劣,中央的缠枝牡丹纹的排列比十五世纪早期所见到的显得更工整。】

34                                  十四世纪(见我们的图版1819

35                                 (两件瓷器)  十五世纪(早期)

36                                  十五世纪(早期或中期?)

37                                  十五世纪(早期或中期?

38                                  十五世纪(早期)

39                                  十四世纪(见我们的图版32

40                                  十五世纪 (早期)

 

   除了图版65顶部所示的白瓷碗外,图版4180所展示的瓷器在图例方面归类恰当。以上所说的图版65的白瓷碗是十五世纪早期颇有名气的一种类型。

 

 

 

大宅门

 鉴品欣赏

文物鉴定服务条款

格古日记

首页

文物鉴定证书式样

文物鉴定流程

文物鉴定案例

文物鉴定人简介

鉴定人文物著作浏览

文物赝品图库

裴光辉的博客

重要公告    《格古日记》迁址公告

《格古日记》检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